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新欧洲

安娜·卡里娜,和最爱的人拍最好的电影,却无法走到最后……

来源 新欧洲/分类 法国/发布于 2019-12-22 22:00/留言 0
54
0



作者:皮皮虾

上个周六,法国女演员安娜·卡里娜(Anna Karina)因癌症去世,享年79岁。

法国文化部长Franck Riester在推特上动情地说:“今日,法国电影成了孤儿,它失去了一位传奇。

相信很多年轻的小伙伴看到安娜可能会一脸懵逼,这是谁呀?

今天欧洲菌就来介绍一下这位传奇女演员。

对于安娜的第一印象,首先来自于她美丽,一对湛蓝色的明眸牢牢吸引人的视线。

她有一点婴儿肥,眼神清澈,整个人很明艳,但不带有攻击性,笑起来的时候,亲和力满分。

她也深知自己的优势,化妆的时候用深眼线和假睫毛强调眼部,其他部分的妆容都很淡。

因为美丽的面庞,年轻的安娜深得广告商的喜爱,众多大牌广告的邀请络绎不绝,比如可口可乐,Pepsodent,Palmolive等等。

香奈儿女士很喜欢这个小姑娘,请她拍广告的同时,还帮她取了艺名Anna Karina,她的原名叫Hanne Karin Bayer。

虽然被提及次数不多,如今的时尚圈,安娜的影响依然不小。

英国时尚博主钟小姐曾说,对她打扮影响最深的电影之一,就是安娜饰演的《女人就是女人》。

抛开这本电影,波波头、狗啃刘海,这些都是安娜曾经玩剩下的……

条纹衫、格子外套,这些最近又翻红的复古元素,也是安娜当时的必备行头。

大胆的红蓝撞色搭配,算是六十年代,安娜带起来的一股风潮。

如今时尚圈里,不少博主依然也喜欢这种强烈但不失和谐的搭配,比如法国博主Jeanne Damas。

当然,作为法国新浪潮代表女神,安娜本人可不止于好看的皮囊。

看她的表演是一种享受。仅仅一个眼神,就能传递出凶狠、悲伤等人物内心丰富的情感,可不是一般花瓶女演员可以比的。

而这种表演上的深刻,和她早年“疼痛型”的个人经历是分不开的。

安娜出生在丹麦,家庭并不富裕。妈妈是个裙子店的小老板,爸爸在她出生后不久,就离开了他们。

三岁以前,安娜被交给外婆抚养,四岁之后,甚至一度被交给寄养家庭。

回首往事,安娜说她小时候“极度渴望被爱”。

这种爱而不得,让年轻的安娜很痛苦。17岁时,安娜和母亲大吵一架,背井离乡,南下来到了巴黎。

本以为巴黎这场盛宴总有自己的一个位置,然而到了巴黎后,她才发现生活并不容易。

由于根本不会说法语,最初安娜难以在这座城市,找到一份足以立足的体面工作,只能流落街头。

但是可能上天也觉得,埋没她的美丽实在是太过分,于是工作从天而降。

一天,她坐在双叟咖啡馆,星探被她的容颜吸引,忍不住向她要了几张照片。

靠着几张照片,她获得了模特这份工作,开始为Elle,Marie Claire等知名杂志工作,后来还认识了Pierre Cardin等时尚圈大咖。

模特的工作没做多久,她再一次因为美丽的面容交了好运。

这次年轻的导演让-吕克·戈达尔(Jean-Luc Godard)看中了她在肥皂广告中的表演,希望她饰演自己电影中的一个小角色。

由于电影中需要裸露扮演,安娜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戈达尔询问时,还回怼:“你疯了吗?我当时在拍摄时穿了泳衣的。只是在你想象中,我是裸着的。

戈达尔也不恼,三个月后,再一次找上了安娜。这次要她拍摄一部电影,特别强调,没有裸露镜头,是个政治题材片。

在很多年后,安娜的讲述下,完全就是霸道总裁和小白兔的故事

他开门见山地说:“你被雇佣了,明天来签合同吧

安娜说:“我还未成年,我不能签

最终,为了让安娜签字,戈达尔付了她妈妈的机票,让她来巴黎给安娜签字。

很多年后,谈起这段往事,安娜讲述时还会嘴角含笑,时不时有点害羞,仿佛还是少女,记忆还是昨天发生的那样鲜活。


这本电影就是后来的《小兵》,之后她又参演了戈达尔的《女人就是女人》、《法外之徒》、《狂人皮埃尔》等7本电影。

戈尔达的拍摄手法很是不同,音乐的使用、剪辑的方式等都很有创新性。

没经过专业训练的安娜很快适应了这种拍摄方式。她说,戈尔达作为一个有着导演和演员双重身份的导演,很会操控演员,能让情感看起来很自然。


这7本电影,每本都很经典,戈达尔和安娜相互成就。

戈达尔多年后被誉为新浪潮运动的奠基人之一,安娜也成为新浪潮电影的代表演员。

71届戛纳电影节海报制作时,用的元素还是当时安娜饰演的电影《狂人皮埃尔》的剧照。


他们的电影影响深远,之后很多大导演也爱致敬他们拍摄的电影,比如昆汀《低俗小说》中的舞蹈,就是致敬《法外之徒》中的这个桥段↓

因为电影上的合作,生活中戈达尔和安娜很快在一起了。

在1961年拍摄完《小兵》之后,两人喜结连理。郎才女貌的搭配被法媒《独立报》誉为:“1960年代最登对的一对情侣。

虽然外人看似登对,但是这段婚姻背后却并不和谐。

安娜常常生病,戈尔达常常一声不吭地就闪人,结婚仅仅5年,两人就离婚了。

离婚后,安娜和戈尔达再也不来往了。

后来采访的时候,安娜说:“我们的确有个伟大的爱情故事,但是我们是如此不同。他比我大了10岁,他很怪,会突然离开,然后三周后回来。当时我是个年轻的女孩,甚至未满21岁,我知道他不是想要伤害我,但是这的确伤害了我。他把我逼得有点疯了。

虽然这样,但是在老年的安娜口中,她没有恨意,她说和戈尔达的合作让她快乐,这些电影中的角色是如此不同,这是我喜欢的原因

在离开戈尔达后,安娜也参演了一些其他导演的电影,甚至出版了一些歌曲,但是成就始终没有超过在和戈尔达在一起的时候。

她又嫁了几次人,离了几次婚,最终和第四任丈夫走到了最后。

回顾安娜的一生,对于外人来说,离开戈尔达之后的一切都无足道矣。

最会铭记的是她和戈尔达的相遇。

他们两个就像彗星一样,彼此都是那么灿烂,碰撞的一刻,迸发出了巨大的能量,照亮了新浪潮电影,照亮了法国的60年代。

然而相遇总是短暂,两颗同样敏感、细腻的心灵,在一起久了就是容易受伤,分开是最无奈,也是最正确的选择。

不过,他们曾经的爱情,曾经的电影成果会永远被世人铭记。



新欧洲专稿,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原文

版权归新欧洲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