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德欧华商

[原创]在柏林电影节上吓倒众生的杀人魔头究竟是谁?

来源 德欧华商/分类 德国/发布于 2020-01-12 20:00/留言 0
8
0
解析《金手套》的电影语言——
一起被汉堡消防队员侦破的连环变态凶杀案
黄雨欣
2019年柏林国际电影节上,争议最大的当属惊悚变态犯罪片《金手套》了,这是德国著名的新生代导演法拉提.阿金在荣获多个世界电影节大奖之后的又一力作。

《金手套》海报

法拉提·阿金1973年出生在德国汉堡的一个土耳其裔的移民家庭里,两种文化背景下的成长经历和故土情怀,是他以往电影作品中着重展现的主题,土耳其的民族文化和他的生长地德国文化,在他的影片中经常互相撕扯着纠缠着碰撞着,两种不同的文化最终在主人公身上水乳交融难解难分。

比如我在2004年的柏林电影节上观赏过的《勇往直前》,法拉提.阿金也凭借着这部影片一举擒获当届的金熊奖和第17届欧洲电影最佳导演奖以及第19届欧洲最佳电影奖。此后,他接连拍出的《心灵厨房》、《在人生的另一边》、《凭空而来》等上乘佳作,更是在国际上获奖无数,一举奠定了德国新生代导演一哥的地位。

2004年柏林电影节金熊奖最佳影片《勇往直前》导演和剧组人员


《金手套》这部影片是法拉提.阿金改编自德国作家海因茨.施特龙克(Heinz Stunk)的小说《金手套》,这个故事取材于1970年-1975年之间在德国汉堡红灯区发生的真实连环暴力杀人案。作家通过对“金手套”酒吧里那些社会边缘人物细致入微的观察,塑造了酗酒客、妓女、失意者、狂躁暴徒等一个个鲜明挣扎在社会底层的人物形象,并通过文字重现了历史原貌,而导演法拉提.阿金又通过视觉艺术,逼真地还原了那令人毛骨悚然不忍目睹的一幕幕惨剧。
      
影片一开始,昏暗窄僻的阁楼上,杂乱无章地贴满了色情图片,镜头所及,一个男人正背对着观众,在床上气喘吁吁地忙乎着,他的身下,是一个身着肮脏的睡裙,看上去已无生命体征的臃肿女人……在这样场景中显现的人物,给观众的第一观感是:那躯体根本就不应该属于人类,而是稍具人形的困兽。
      
当男人猫着腰,拖着重物从昏暗的阁楼挪蹭到同样昏暗的走廊里,突然,灯亮了,男人惊恐地抬起头,借着走廊的灯光,当观众终于看清了男人这张脸孔的时候,惊恐的程度绝不亚于昏暗中的男人突然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这是怎样一副残缺不全、鼻歪眼斜的丑陋嘴脸啊!导演通过男人那双惊惧中透着凶恶的眼神,无异于在告诫观众:此非善类,看不下去,快闪人吧!
      
打开走廊灯的是住在阁楼下希腊邻居家的小女孩,此时,那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正打量着眼前诡异的一切,男人像个保卫领地的野兽一样冲小女孩发出一声凶狠低吼,女孩被吓得立刻关上了房门。
      
这时,镜头回到了阁楼上,这显然是在回放那个奇丑的男人下楼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他费尽力气地把床上的那副臃肿的躯体拖到地板上,急吼吼地除掉她身上乌七八糟的衣物,在她身下还垫了一层深灰色的塑料布……看到这里,观众肯定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了。

果然,丑男人从抽屉里掏出一把半长不短的锯子,眨眼之间就架在了地上那具裸露之躯的脖子上……随着影院里的阵阵惊呼,观众下意识地蒙上了眼睛……这就是2019年2月,在第69届柏林电影节上,《金手套》这部影片的首映式现场的情景。

当时,柏林的大街小巷都贴着这部电影的宣传海报,海报上那醒目的腥红背景下,就是这个面目可憎的男人。如果单凭海报,相信很多人都会绕路避开,观众们是冲着导演的知名度和这个案件在德国的影响力走进影院的。然而,开场几个镜头,被银幕放大无数倍的血腥暴力情景的重现,实实在在地挑战了观众的感官极限,它所引起强烈的生理不适,让一部分心理承受力有限的观众纷纷逃出影院。我本人对这部分观众的想法非常理解。

《金手套》剧照

现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所面临的形形色色的困扰足够多了,大家花钱花时间进影院,就是为逃避无奈的现实,来享受这片刻的轻松和愉悦的,如果遇到一部气氛很压抑的影片已经感觉不值得,再让人经受2个小时的变态精神折磨,如果入戏过深的话人,走出影院就离半疯不远了。想想拍完《异度空间》就跳楼的张国荣,就不难理解了。
      
对于这部能够引起相当一部分观众心理反感的超大尺度的电影,我之所以能够坚持看完,还敢在头脑中不断回放细节撰写影评,除了得益于年轻时有学医的底子壮胆之外,更得益于参加了二十多年的柏林电影节养成的职业习惯,越是有争议的影片,越想要细究其争议究竟在哪里。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导演法拉提·阿金在《金手套》这部影片中,其独特的电影语言所产生的奇妙魅力还是颇值得探讨的。法拉提·阿金善于运用强烈夸张的对比来铺展他的电影画面,大美与大丑、大善与大恶、大贫与大富等等不一枚举。对比越强烈越夸张,留给观众的感官印象就越深刻。

比如影片中无论从外貌还是心理都丑到极点的变态杀人魔,他的性幻想对象竟然是路上遇见的具有天使般容颜的高中生佩特拉,而天使本应居住在如梦如幻的仙境里,然而,在杀人魔梦中的画面,天使佩特拉却是衣衫褴褛地被包围在肉食品中间大嚼着生肉……
      
强烈对比的另一个作用就是适时地情绪转移。比如,影片开头的恐怖情节,导演阿金有意识地把观众的神经绷得紧紧的,杀人魔那一锯如果真的在地上那俱躯体的脖子上招呼下去,观众的神经肯定就会绷断了弦。此时,阿金的手段高就高在,他让第一次杀人的男主弗里茨·洪卡的心理和观众一样脆弱,观众看不下眼的情节,洪卡也不是那么轻易做得出来的。

这时的他,仅是酒后癫狂,失手杀了对方,稍有清醒,他也下不去手。就在他恶狠狠地手持利锯,手起锯落的千钧一发之际,却见洪卡骤然停下了动作,他拎着锯子,站起身,哆哆嗦嗦地给自己倒了杯烈酒压压惊,就在观众以为避免了血腥的镜头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酒精上头的洪卡兽性大发,他忽然起身,疯狂地扑向他的“猎物”,只听得“咔咔”几下砍剁物体的钝响,紧接着是血流如注的声音刺激着耳膜……此时,昏暗压抑的阁楼里发生了什么,可想而知,恐怖吧?

当然恐怖!可是,此时,展现在观众眼前的“猎物”只露出了下半身,洪卡施暴的上半身被阿金导演在洪卡上窜下跳地翻酒喝的时候,借机巧妙地用门板遮住了。阿金不动声色地如此一处理,恐怖的就只是虐杀案件本身和听觉带给观众丰富的想象力了。随着听觉的冲击带来对恐怖的夸大了的想象,视觉的冲击也随后跟了上来,腥红的血液在露出的大半截躯体下蔓延出来……

就在神经脆弱的观众又一次产生了离场的冲动时,变态杀人魔洪卡又一次先于观众的生理反应适时地产生了恐惧,只见他气喘吁吁地走向留声机,用沾满鲜血的双手颤抖着将指针放在旋转的音盘上。顷刻间,舒缓的旋律冲淡了阁楼的阴森气氛,深情的歌声里,刚刚发生的那桩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切被美妙的音符转化成了一场梦,当然是噩梦……

“泪水在旅途中飘散

在旅途中落到了我的身上

当阴云的时候随风飘到这里

我知道这是你的泪水

……”

镜头重现了1970年的报纸印刷厂,各大报纸纷纷刊登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案件:汉堡的某个院子里发现了尸块,缺失了右腿和躯干,受害人盖陶德·B·是汉堡圣保利城区的一名妓女,她最后出现的地方是“金手套”酒吧。
      
这时,片头《金手套》才慢慢浮上银幕。如果被影片最初十分钟里那场恐怖镜头吓跑的胆小观众,连影片开头都没机会看到就出局了。
     
《金手套》的影片真正开始是从1974年的汉堡,也就是说,从1970年洪森的第一次行凶,期间有四年时间警方没有破案,洪森也没再杀人。既然影片一开始就给出了1974这个年代,就预示着这一年,汉堡红灯区“金手套”酒吧里,又有不寻常的故事要发生了。
      
性感的高中留级生佩特拉,美丽得像个天使,喜欢她的同校男生威利出于好奇,邀请佩特拉去圣保利红灯区看西洋景,恶魔和天使就这样在圣保利街头相遇了。从此,恶魔洪卡念念不忘佩特拉金黄头发散发出的香气,他在“金手套”酒吧里自我陶醉地自言自语的时候,酒吧老板在用酒瓶盖狠狠地砸向喝醉酒昏睡的客人。

他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他说,有个家伙在厕所里坐了两天,发现时都已经死了。伙计们是倒班工作的,没有人注意到,直到尸体被老鼠啃才被发现。
     
“金手套”里的客人有被炸弹震聋耳朵只剩一只眼睛的党卫队幸存者,有年轻时在纳粹集中营里被迫卖淫自杀未遂的老妓女,还有喝醉酒后一言不和就群殴的水手们……

整整一晚上,洪卡不停地请各种各样的女人喝酒,无论这些女人有多老有多丑,有的甚至豁着牙,但一看到他,都毫不犹豫地拒绝他的邀请。最后,他请一个弓腰驼背蜷缩在角落里名叫歌达的老妓女喝一杯的时候,她不但没拒绝,还给了菲特一个谦卑的微笑……

《金手套》剧照

显然,这是一个落魄失意的人自我麻醉的地方,酒吧里播放着年代感强烈的背景歌曲:


“请你不要哭泣

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开你

哦,不要想太多

因为我还在这里陪着你……”


当歌声唱道“请你不要哭泣”的时候,那些年老色衰的妓女们已经相拥着哭作一团。
      
当天晚上,洪卡就把歌达领回了住处。恋酒贪杯的歌达已是无家可归,只要有口酒喝,有地方睡觉就该知足的人,竟然也嫌洪卡的住处味道难以忍受,洪卡把罪过一股脑地推到楼下的希腊邻居头上。他抱怨他们是该死的移民工人,整天烧难闻的食物,不只用羊肉、大蒜,甚至连鬼都不知道的东西都能用上……一杯杯烈性酒被他们像喝水一样灌进肚里,歌达已是人事不省,这时,洪卡又打开了留声机,还是那首悠扬的旋律飘荡在这间乌糟糟的阁楼里:


“泪水在旅途中飘散

在旅途中落到了我的身上

当阴云的时候随风飘到这里

我知道这是你的泪水

……”

这首歌已是第二次在影片中唱起,让人不由得想起影片刚开始,1970年的那场噩梦。当时,随着这首歌的飘出,阁楼的地上还横陈着一个受害女性的身体……歌达几次惨遭毒手,是她久不联系的女儿无意中救下了她。


当洪卡欲置她死地的时候,听说她有个性感漂亮的女儿,一直对天使佩特拉念念不忘的恶魔洪卡,此时情不自禁地把歌达的女儿臆想成了街头偶遇的天使佩特拉。在酒精的作用下,几度与佩特拉漫游太虚,欲仙欲死……为了有机会结识幻想中的佩特拉,歌达在菲特的刀下得以幸存,并在“金手套”酒吧里趁菲特包扎被碎酒杯扎破的手掌时,得以脱身。

      

菲特四处寻不见歌达,气急败坏地把留在“金手套”酒吧里继续买醉的三个老妓女领回了住处,这时,阁楼上第三次飘出那个忧伤的旋律:


“泪水在旅途中飘散

在旅途中落到了我的身上

当阴云的时候随风飘到这里

我知道这是你的泪水

……”

我不知道这首歌的来历,导演阿金在拍这部影片时,却把这首催人泪下的歌曲当作一个重要的道具,它可谓是阿金有意刺激感官、颠覆审美、试探观众心理承受极限的秘密武器。

阿金试图用乾坤大挪移的法术,借用优美的旋律转移观众对血腥场景反感和抵触,再用唯美的听觉转移丑到极致的视觉冲击。至此,这首旋律对我来说已不再悦耳动听,反倒听得人心头发毛,这哪里是乐曲?简直就跟催命符一般,因为,只要这首歌响起,恶魔就要行凶了。
      
恶人不是生来就恶的,恶人更不是以恶为本能的,当洪卡作恶之后,心神不定地走在马路上,突然被一辆面包车撞飞。大难不死、脖子上架着石膏的他,痛定思痛,也会向主耶稣发誓:“我找到新工作的时候,要重新开始,不再喝酒,什么酒都不喝了,我再也不来这了,再不来圣保利,再不喝杜松子酒,再也不光顾‘金手套’了!”为了兑现誓言,洪卡把家里的酒全部倒进了下水道,酒瘾犯了的时候就搂着被子整宿哀嚎。
      
戒了酒的洪卡还真的找到了一份夜班保安的工作,也正是这份工作,让只过了了几天人的日子的洪卡,又重新跌入了万劫不复的魔鬼深渊……
      
影片的结尾,就是当年真实事件的还原:
      
1975年盛夏的一天,住在洪卡楼下的希腊邻居正开烧烤派对,从天花板上接连落下来不明生物蠢蠢欲动,在女儿的尖叫声中,希腊邻居一家人惊惶失措地逃到室外,慌乱中忘记关掉烧烤的炉火引起了火灾,消防队及时赶来将熊熊燃烧的大火扑灭了。

一名女消防队员在做最后的验收时,随着她一声惊叫,立刻跑出去狂呕,原来她在验收时发现了隐藏在阁楼坚壁墙里的尸体,消防队员们一拥而上,将正吵吵嚷嚷要回家的菲尔茨·洪卡抓了个现行,立刻押解到了警察局,使这起警察5年没侦破的连环变态凶杀案终于水落石出。正应了那句中国古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金手套》这部影片中丑陋至极穷凶极恶的变态男主洪卡,和当年案件真实版的凶手神形兼似,走出影院,观众们纷纷质疑:怎么会那么像?哪里找来的那么丑陋的演员?谁也没想到,神还原变态杀人魔的竟然是90后小帅哥乔纳斯.达斯勒(Jonas.Dassler)!

阳光帅气的主演乔纳斯

生于1996年的乔纳斯绝对称得上是德国的流量小生,他主演的另一部影片《寂静的教室》是2018年柏林电影节的大热门,在那部影片里,他向观众展现了青春逼人、阳光正义的另一面。除了化妆师出神入化不露痕迹的化妆技巧外,阳光帅气的乔纳斯为了角色不惜牺牲外表的敬业精神,彰显了德国演员的专业素质,值得靠颜值混迹于江湖的流量小生们深思。

乔纳斯主演《寂静的教室》和伙伴们在柏林电影节上

乔纳斯《寂静的教室》剧照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欧华商”。

听说转发文章

会给你带来好运

你点的每个赞,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原文

版权归德欧华商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