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德欧华商

[原创]【悦读德国】重庆“巨无霸”震撼德国记者,我要留在这里“太好吃了”!

来源 德欧华商/分类 德国/发布于 2020-01-24 04:07/留言 0
150
0

杨悦 

德国华商报专栏作者

往期精彩:

【悦读德国】旅德美女作家的育儿故事:女儿汉语终有成

……

我看德国记者笔下的重庆

前不久,德国最大的时事生活杂志《亮点》副刊登载了有关重庆的文章,勾起我的好奇,赶紧买本存起来。德国记者眼里的重庆什么样,都去了哪些地方,采访了谁,对重庆人的总体印象如何,去大足石刻了吗?

德国《亮点》杂志副刊(Stern/JWD) 201912月期封面,右边第三排小字:“巨无霸大都市重庆无人知晓的世界最大城市”。
 
度假归来,迫不及待地翻开杂志,一口气读完。

重庆是我的故乡啊!离开她整整三十年了。

杂志封面赫然印着“巨无霸大都市重庆——无人知晓的世界最大城市”。重庆近年来成为中国的网红城市,在德国却鲜为人知,这是事实。

《亮点》文字记者Bettina Sengling与摄影记者Tamina-Florentine Zuch在2019年九月去重庆实地采访八天后,用文字和照片给德国读者呈现了一个独家版本的重庆印象。

普通重庆市民的生活像画卷一样慢慢展开,她们一共挑选了四位具有代表性的重庆人进行访谈,第一个关键词是“拆迁”。

退休女工W

退休女工W和丈夫至今居住在两层筒子楼的底楼。天晴时,他们把饭桌藤椅摆在坝子里择菜、吃饭。厨房厕所浴室仍是共用的。眼睁睁看着四周拔地而起的高楼,却与自己毫不相干,愈发对比出老房子的简陋寒碜。

W以前工作的自来水厂关门了,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连同员工宿舍,一起被保留下来,不能拆迁,作为旧时代的印记,供人参观凭吊。

日复一日,整个重庆更新换代,日新月异, W无数次安慰自己:“很快就该我们了。”但他们始终未能挪窝,每次使用屋外转角处的公共浴室,这位日渐老去的退休女工都忍不住唉声叹气:“什么时候才轮到我们呀?什么时候才能住进新房子啊?恐怕到时候我早就归西了哦。”

筒子楼前的居民。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绝大多数重庆市民的住宿条件今非昔比,拥有独门独户的高层公寓或私家别墅,拥挤肮脏的共用厨房厕所和公共澡堂成为不堪回首的过去。

而仍旧居住在筒子楼里的人们,感觉自己好像住在陈腐落后的博物馆。这个城市的进步与繁华,竟与自己相干无几,他们迈向共用设施的步履益发沉重疲惫,心境可想而知。

“重庆真把自己看作世界最大的城市”,如果仅重庆主城及市郊而言,其人口数量一千五百万,并不比巴黎莫斯科多。但依照上世纪90年代末重庆行政区域改革后的管辖范围来看,重庆的确是世界第一大都市。

记者采用德国人熟悉的国家来比拟,直辖后的重庆相当于奥地利国土面积那么大,人口总数更是超过三千万,是奥地利人口的四倍,远比奥地利、瑞士和匈牙利三个国家的人口总和还多。难怪《亮点》杂志会在封面和内页采用Monster-Metropole和 Grössenwahnsinnige这样的词汇来形容重庆,一座庞大到诡异,疯狂到不可思议的大都会。

德国记者使用一连串数字来描绘重庆的突飞猛进。人口数量每天新增1300人,楼层面积每天向空中扩展13.7万平方米,相当于每天建一座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近年来采取优惠的税收政策,吸引了2000多家企业在重庆周边安家落户。

据称,世界四分之一的手提电脑产自重庆。这里也是中国的汽车生产中心,而中国所产汽车数量早就超过了美国与日本的总和。

德国记者颇花了一番功夫做功课,在文中引用“高峡出平湖”的诗句,把重庆近年来的高速发展归结于三峡大坝的落成与政策导向。重庆位于中国最长河流和最重要水路运输动脉长江的上游,八年前开通了前往欧洲的货运列车,逐步成为西部内陆城市的经济龙头。

夜幕中的“长江索道”与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

站立在“长江索道”边的年轻人。


D先生

“没人愿意回忆旧重庆,又穷又丑,”受访者D先生告诉记者。他家曾与另外七家住户合用一间拥挤嘈杂的厨房,洗澡只能去街上脏乱的公共浴室。如今,这位成功的生意人居住在三层花园别墅里,露天池塘里游弋着他亲手挑选的日本锦鲤。

闹中取静的别墅。


“每天早上我都在鸟儿的叫声中醒来,”D心满意足地说。在三千万人口的大都会,最大的奢侈莫过于在繁华闹市区拥有和享受一隅空旷与宁静,仿佛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

九月的重庆依旧闷热潮湿。经过门岗,轿车驶入小区,仿佛进入了另外一片天地。道路一尘不染,别墅气势恢宏,道旁的树荫送来阵阵清凉。在D家类似英式乡间别墅的圆形凉亭里,保姆递上主人去南非打高尔夫球时带回的路易波士茶。他们在市郊拥有自己的农场,几乎所有的食物都来自那里,不再信赖市场上的食品。

D是位不好吹嘘自己的谦谦君子,却对自己的房子、城市和国家充满了深深的自豪感。“我们觉得有奔头,”他说的“我们”泛指中国人,“我们没日没夜地工作,不怕吃苦遭罪。”他说喜欢欧洲,对欧洲的历史感兴趣,听起来颇像外交辞令。他去欧洲只是偶尔为之,就像去海边散步或去山中徒步,他的未来在中国。

重庆的飞速发展让像D先生这样的房地产商人富了起来。记者了解到,在山城重庆,到处坡坡坎坎,四周山脉连绵,建房子实属不易。高楼之间有人行天桥连接,有的运动场甚至建在商业中心顶层。轻轨二号线从居民楼穿梭而过,站台设在第8层。当时轻轨与商铺住宅无意间定址同一处,建筑师就此设计出 “轻轨穿楼”,如今成为重庆的网红打卡地。

网红打卡地“轻轨穿楼”。
 
有限的八天时间里,两位记者与随行翻译多在人头攒动、热闹喧哗的主城区度过,体验普通市民的日常生活,与受访者攀谈,品尝重庆小吃,拍摄具有重庆特色的市井烟火,最后浓缩成两页文字,甄选出十帧照片。

琳琅满目又杂乱无章的夜市,趿拉着拖鞋的行人;长江岸边浑浊的江水,蹙眉吸烟的男人;斑斓夜色中穿越林立高楼的长江索道,仰望星空的年轻人;一家新开张的人气书店;奇贵无比、声光夺人的夜间俱乐部;嘉陵江畔撑着雨伞匆匆行走的男女,对面是江北嘴商区的耀眼霓虹灯……

去年才开张的超大书店。

嘉陵江畔江北嘴的耀眼霓虹灯。


声光夺人的俱乐部。

H先生

第三位受访者是私营发电机厂厂长H先生,他跟记者抱怨,现在雇人不容易了,年轻人常常连一个星期都干不到就跑了,怕吵,怕累,嫌臭,嫌工资低……这些新生代,哪像他们的父辈,完全没有牺牲精神。

在H看来,他身边的人几乎都比十年前要过得好,证明中国走的路没错。这位重庆人觉得没有什么比懒惰和好逸恶劳更可怕了。他常去国外出差,看不惯墨西哥人在大白天午睡,见不得巴西人在展会上游手好闲。对来访重庆的个别外国商人,H更是不屑一顾,这些人整天就想被好吃好喝地伺候着,想被巴结讨好,奢望最好的酒店、美食、美酒,还有高档礼物,H对他们统统嗤之以鼻,他看重的是纪律。

驾车绕城而行,一小时的车程,几乎全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穿行,见不到森林原野,只有无边无际、灰扑扑的楼房,高高低低,错落有致。

解放碑小街夜市一角。
 

把城市推向云端

作为最大的都市,据说重庆拥有250万个监控摄像头,每百名居民分摊17个摄像头,重庆由此成为安装摄像头最多的“世界之最”城市。

两位记者还踩点了重庆来福士广场,并借用以色列建筑设计师摩西·萨夫迪Moshe Safdie的话来形容重庆的寸土寸金:“在像重庆这般拥挤的大都市,我们没有位子来建设公共空间,只好把它们推向云端。”于是横跨4座塔楼的“水晶连廊”,成为世界最高的空中桥梁。廊桥上可凌空俯瞰重庆的山景江景,一处新的人气景观呼之欲出。

记者感叹,重庆时而给人骄傲和自信爆棚的感觉。这个国家的发展如此迅猛,一切肆无忌惮地生长、膨胀,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没有什么不可能。

“被德国给毁了”的R先生

记者煞有介事地写道:“根据政府的计划,中国足球队将在2050年夺取世界杯冠军。几乎所有人都深信不疑。”同时列举了一个重庆人的例子,足球教练R先生。
R身材结实,待人友好,在重庆办了一所足球学校,专门教小孩子踢足球。他的教练们在各个小学校教球,据说为了实现“世界冠军计划”,足球被列为必修课。
尽管如此,足球学校却常常遭遇资金拮据、无钱开课的窘境。加上重庆足球场短缺,害得R先生不得不想办法在购物中心顶层改造足球场。

R本来的主业是政府部门的公务员,虽然辛苦,但旱涝保收。为了搞好青少年足球,向欧洲各国足球俱乐部取经,R先生从重庆来到欧洲,前往阿姆斯特丹、汉诺威、多特蒙德等俱乐部实地考察。

看见那些利用业余时间无偿训练自己孩子球队的外国爸爸们,他感动了;看见那些真正喜欢踢球,在球场上拥有无比快乐的孩子们,他感动了。回来后他要求教练们不要太严格了,而严格在中国是司空见惯的。

最后他去了德国斯图加特,去寻找克林斯曼父母的面包店,因为克林斯曼曾经是他的偶像。他找啊找,没有找到,累得一屁股坐在教堂前的广场,打量来来往往的人们。他们是那么不急不躁,从容悠闲的模样渐渐感染了他,他也想这样生活,于是当场决定:过轻松的、没有压力的日子。

回到重庆,他辞掉了公务员的工作。可他早就肠子悔青了,并且得出结论:这样的慢生活,在中国是行不通的,尤其是在重庆,绝对不行。他半调侃地说:“德国把我给毁了。”

两位德国记者在采访期间忙里偷闲,品尝了地道的重庆火锅,大呼:Köstlich! ( 太好吃啦!)

德国记者Zuch (左二)Sengling (左三) 与翻译 (右一) 和美食博主共进晚餐“重庆火锅”。
 
所有配图来自德国《亮点》杂志副刊 (Stern/JWD)摄影:Tamina-Florentine Zuch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欧华商”。

听说转发文章

会给你带来好运

你点的每个赞,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原文

版权归德欧华商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