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英伦圈

“比疫情更可怕的,是恐慌”

来源 英伦圈/分类 英国/发布于 2020-03-13 20:02/留言 0
118
0

近日,欧洲新冠感染数量每天都在飞速增长,诸如 “欧洲沦陷”、口罩断货、 “超市被搬空”、医院不堪重负、轻症需自行隔离等令人焦虑的报道被频频转发,各类谣言也不绝于耳。
不仅如此,面对法国政府“不紧不慢”的“佛系抗疫”措施,一些在法华人还得安抚要求他们 “先回国避避”的家人。
在欧时2月街访中,除了放出“人类的愚蠢是世界性”的金句来抨击歧视行为,巴黎路人们谈及疫情威胁时还是“一笑而过”。

时隔一个月,我们再次将镜头对准巴黎路人:不过在3月4日的巴黎市中心,还是没什么人戴口罩。

在近4小时的街访中,圈哥试图找寻戴口罩的采访对象,但总共只看到5人——

其中3名是中国游客,一位是不久前从日本回来的法国小哥。

部分受访者似乎仍生活在与报道截然不同的平行世界里:

他们强调个人自由、反对媒体信息轰炸、还回顾了过往艰难时刻:“在家里屯一堆意面也无济于事”、“我们经历过恐袭等更可怕的事”、“病毒是生活的一部分”、“恐慌比疫情更可怕”……

这种 “以不变应万变”的乐观与“固执”,究竟是 “无知无畏”、“嘴硬”,还是冷静?

与此同时,当然也有直言“日本比法国安全得多”、吐槽因戴口罩而心累(“像外星人”)的法国小哥……来听听他们的抗疫心声吧!

“保持冷静,继续前进”


最先同意接受采访是2位来自伦敦的年轻妹子(皆化名Rosie)。开朗的Rosie们爽快地解释道,由于自我定位“不算易感人群”,她们还是按预防流感的方式去应对——三个字,“勤洗手”。


虽然身处火车等封闭空间时有顾虑,也遭遇过清洁用品限购断货的问题,但她们并不焦虑:“个人认为,恐慌比疫情本身还可怕……我们要注意多洗手,不要把病毒传染给别人”。

被问及是否戴口罩时,Rosie略微迟疑了一下,称其作用似乎有限:“我的理解是,普通口罩主要是避免近距离的飞沫喷溅,对吗?所以,除非对方打喷嚏时喷到你脸上(笑)……”。


她随即正色道,戴口罩完全是个人选择,人们有权根据自身健康情况进行防护:“如果这能让你更安心,那(戴不戴)你自己说了算……我对此完全不介意!”

她们举例道,一位香港朋友从疫区去伦敦后自行隔离了一周半,外出时也注意佩戴口罩,以防传染给他人。


同理,囤货与否也是根据自身需求:“我一个朋友有基础性疾病,因此疫情期间囤货是无可厚非的……”

那么,如何看待疫情期间法国人仍上街示威的举动呢?Rosie耸耸肩,仍把这归于“基于自身情况的个人选择”:


“如果你因为状况不佳或担心疫情而不参加,这很正常……毕竟理论上人群聚集处感染几率肯定更高……与此同时,世界仍继续运转、很多选举还在进行,如果你确实有相关诉求、并下定了决心,那么就继续做吧”。

最后,她笑着总结道:“在英国,我们总习惯说‘保持冷静,继续前进’(KEEP CALM AND CARRY ON)……大概就是这样!”


“病毒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起初差点“拦截”失败的路人Jean-Baptiste实则非常健谈,一旦打开话匣便源源不绝地从多角度分享了自己的想法。


由于不少大型活动纷纷暂停,他的公司也 “封印”了所有国际日程、并建议从风险地区度假回来的员工自行隔离:“不止亚洲,我的南非、巴塞罗那、迪拜出差计划都被取消了”。

虽然有关注时事的习惯,但媒体一拥而上的做法也让Jean-Baptiste“心好累”。


例如,他有点无奈地把“61%法国人感到担忧”归功于“媒体报道方式”的产物:在他看来,不了解新病毒、没疫苗当然都是恐惧的原因(不过“大家都清楚每年那么多人死于流感,照样有人不打疫苗” ),但媒体“求关注之战”也加强了人们的焦虑:


“造成超市空架的,不是物资短缺、而是恐慌”……


“例如,不久前金·卡戴珊夫妇只不过是在巴黎一家肯德基门店用自助点餐机点了餐,便被争相报道……这种热点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过刚批评完,Jean-Baptiste又反思媒体紧追不舍的根源在于社会:“现代社会已经不允许有什么犯错的余地……


比如,哪怕是地震,也要找出相关责任人来……我想媒体的过度曝光也是出于在未知事物前保持警惕、锁定负责人的动机……只不过他们请来的专家有时各执一词,让人们有点摸不清状况”。

他表示会更留意日常清洁、更改贴面礼等习惯(说着用手抹了一下鼻子),但并不会“因此而停止正常生活”:


“巴黎经历过严重得多的威胁,而世界上一些国家现在还遭受着非常可怕的事情”。


相比之下,“巴黎还好啦”,而且“病毒也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说完,他自嘲地笑了下(“我是不是有点上升到哲学高度了”)。

由于常和亚洲公司合作,Jean-Baptiste对戴口罩这种“文化习惯”已见多不怪(“这也是为了避免感染他人”)。


他不无骄傲地将巴黎称作无奇不有的“自由城市”:“这是在巴黎,你想怎么穿都没问题……来自全世界的人都可能在这座城市发生交集”。

“我觉得自己像外星人”

戴口罩的小哥Gabriel不久前刚从日本回来。口罩是入关时发的?“不不,在日本买的”。和其他“心大”的受访者不同,Gabriel直言“在日本比在法国要安全得多”、“日本的确采取了有效措施来阻止疫情蔓延”:


“日本机场有测温等防疫措施,法国机场啥都没有”……


“日本几乎每个街头都有洗手的地方”。他还皱眉吐槽了“既然疫情已在法蔓延、从风险区返回者无需再隔离”的规定:“老实说,这实在令我不解……这完全反常啊”。

简单说来,他觉得法国对待从风险区返回者的检疫方法“过于简单”、且隔离措施有待加强:“对风险区返回者应实施真正的隔离措施、并加强检测力度(看看意大利的情况)……比如我本应该呆在家里,但现在照样出门了……”。

另外,虽然出门戴上口罩是“为了保护他人”,但不论是出于心理暗示、还是确有其事,Gabriel在公共交通里感受到了他人的异样眼光:“我觉得自己像外星人……


有很多人还不了解,戴口罩也是为了避免传染给别人”。

话说回来,虽然觉得法国政府应该“更走心”,但Gabriel还是表示自己目前没有太担心,并呼吁囤货的民众冷静看待疫情:


“我们经历过了SARS等多次疫情……并且仍与非常多的疾病共存,因此不管是媒体报道、还是民众,大家都应更理智些……


在疫情面前,我们各自都负起责任、遵循政府的规定,除此之外,我们也没什么能做的”。


“对法国医疗体制有信心”

一对动作轻快、笑容和蔼的老夫妇堪称此次街访中“最淡定”的受访者,多次说道 “不不,我们不担心”:


“我们还是继续生活……拥抱、握手(笑)”。


和其他尊重戴口罩自由、理解“口罩文化”的受访者不同的是,他们笑着表示自己并不赞同:“老实说,我觉得是有点夸张了”。

这种“无忧无虑”的力量也许来源于过往:“大家就像恐袭时期一样照常生活……不应当生活在恐惧中”。


政府的措施是否足够有力?他们耸了耸肩:“法国已经做了该做的”,另外“我们对法国医疗体制有信心……人们会像过往那样最终控制住新疫情,正如中国目前已逐步控制住了”。

最后,受访女士还贡献了一个金句,在被问及疫情期间是否要暂停游行时,她答道:


“宪法49-3条款比新冠病毒更可怕。为维护应有的权利,应该继续示威抗争!”她的先生在旁不住露出“说得好”的赞同表情。


“尽快回中国”

我们偶遇的另外3位戴口罩人士是来法工作的中国人:身为摄影师的他们上月24日自费来法参与街舞比赛Juste Debout工作(“很多航班已经停掉了”):


“入境前法方会让我们摘掉口罩测温、之后给我们每人发了4-5个口罩……除了中国来的航班乘客有口罩外,机场其他旅客都不戴”。


比赛一度反复陷入“取消还是不取消”的局面,最终在原定日期前一天被取消。


他们在口罩问题上感受到了“和国内观念的差别”:“大部分人其实还好,他们也是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看我们。但有些人还是会嘲笑我们,或者对着我们做一些咳嗽的动作……


在街上,一些迎面而来的路人会刻意离我们远一些”。


不仅如此,他们在巴黎不得不依赖步行,因为觉得乘坐地铁不安全,而打车也难上加难:“2个司机看到我们戴口罩,直接开走”。


“可以戴口罩去游行”

堪称此次街访“表情帝”的大学生Marvin介绍道,学校只张贴了提醒海报、也没有出现亚裔学生因疫情受歧视的情况(“幸好我不是在那种会因疫情歧视人的学校读书”),不过自己每天会注意洗好几次手,坐地铁时也尽量避免触碰扶手。


此外,他在教堂做弥撒时注意到,一些步骤被临时省去、以免传播疾病。


对这个年轻的学生来说,此次疫情“类似流感”。在感叹新病毒是滋养“妄想”恐慌情绪的好机会时,他忍不住翻了几次白眼:


“面对类似流感的疫情,像‘世界末日要降临’一般去囤积食物?这是‘妄想症’……不仅如此,仅仅因为自己害怕就到商店去抢购,从而造成短缺的做法‘是自私的’……


我还看到有人戴防毒面具,可我们现在面对的是疫情、不是战争”。

另外,因此停止游行“是不是有点过了”:“因为这个原因而停止游行?”(叹气,沉默)他随即补充道,实在不行游行时可戴上口罩、并跟人保持一定距离:“但为什么非要限制游行呢?”

同为学生的Liesse表示,自己过去已经有生病戴口罩的习惯。如果今后疫情加重,他外出时会考虑戴口罩。


另外,他已通过报道了解疑似病例的详细处理流程,并随身带着消毒液用来洗手。

最后,简单划个重点:

首先,十多名受访者大多对口罩持肯定态度:“每个人都有权出于自我保护的原因戴口罩”,“对没生病的人来说,这也是种保护”,“戴口罩者无端被远离,这很伤人”;

其次,囤货大多被视作无必要的:“像世界末日要降临”一般地囤货是“可笑的”,媒体也不幸背锅,成为加深不必要恐慌的“幕后黑手”;

再者,被疫情激发的种族歧视是“恶心的”、是“人类的愚蠢表现”,不该因为病毒在亚洲爆发就将矛头指向亚洲人,因为“其他疫情也有可能在德国、从意大利爆发”等;

最后,人们对“是否继续游行?”这个问题倒是观点不一:有些无奈表示即便不游行、每天乘地铁已够挤,一些谨慎地表示会暂时“偃旗息鼓”,而另一些则认为没必要过于紧张,或提出了“戴口罩游行”的折衷方案。


听完这些路人的反应,圈哥不免也短暂地被“洗脑”了:虽然一直担忧法国政府的佛系应对是“走一步看一步” 、“心有余力不足”,但除了勤洗手、尽量避免去人群聚集地外,我们目前能做的非常有限,只能期待法国最终能按照(自己的逻辑)科学的方案控制住疫情。

(英伦圈推荐,刊载自圈哥的小伙伴“欧时大参oushi1983”,由欧洲时报靖树采访报道,视频:梁家铭、潘越平,编辑:豆,转载请注明。)


原文

版权归英伦圈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