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荷乐网GoGoDutch

[原创]荷兰​”抗疫先锋”原来又是一个只会打嘴炮的政客?点燃狂热就能获得选票,右翼抬头此刻需要理智!

来源 荷乐网GoGoDutch/分类 荷兰/发布于 2020-03-20 22:51/留言 0
88
0


斗斗说

引言:最近因为疫情严峻,一位主张激进防疫的荷兰政客经常出现在新闻中,他就是Geert Wilders,身边的华人朋友也常引用他的言论指责荷兰现任政府防疫不利。

可当斗斗和身边荷兰朋友谈及此事,荷兰朋友却回了句:“我爷爷二战时被纳粹关进过集中营,他们给右党洗白我看不惯!” 纳粹?右党?

很多华人朋友和斗斗一样,对荷兰政治是半窍也不通,于是今天我们请来一位特约作者,为我们介绍荷兰民众/媒体/政界,对这位“抗疫先锋”到底怎么看?

正文

上学时期,每当周二没有课程之时,我一定会拉上自己的好朋友一起去荷兰的国会下议院,也就是De Tweede kamer观看国会辩论,不但因为学校离国会实在是太近,而且作为政治学学生,大家事实上也都很感兴趣,其实谁没有一点小自信,毕业后先在其他岗位工作积累经验,然后总有一天自己也会站在那个麦克风前为自己所信仰的政治立场“大杀四方”呢?就算当增加自己考完试在酒吧桌子旁的谈资也好,君主立宪制下的奥兰治女亲王前段时间也来观看二院辩论,也被媒体聪明的抓拍了下来。

(照片来源:nu.nl)
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在荷兰高校持续关门到四月六日的情况下,我们也没有放弃,而且最近因为新冠肺炎这件事情,辩论也越来越激烈,大家如同嗜糖的蚂蚁一样,目不转睛的盯着每一场发布会、辩论会等等。

同时我转头看向朋友圈,竟然发现原来这么多华人也有在关注荷兰政坛,这是一件好事情,尤其是从上次的歧视歌曲事件之后,大家貌似都越来越关注自己的权利了,这是很好的开始,但渐渐地,画风变得有点奇怪,有些我连用膝盖都想不到会有华人支持的政客,最近却被人封为拯救荷兰的大伟人,既然这样,那让我们今天聊聊荷兰政坛?
 
荷兰下议会的坐席有一百五十位,正常情况下根据每四年一次的国家大选投票分配给每个政党。大选之夜有人哭有人笑,但无论是庆祝后的宿醉还是彻夜辗转反侧睡不着觉,第二天还是要打起精神为进入内阁做准备,我们当下所处的内阁被称作“吕特三世”,在大选之后的225天终于成功组建了内阁。

在荷兰,有执政党,就有反对党,无论市省还是国家议会都一样。当下国会的反对党有从来没有进入过内阁的社会党SP,也有在“吕特二世”的盟友工党PvdA,也有在“吕特一世”时给当时执政党提供过支持的“自由党”PVV,今天就让我们好好聊聊自由党PVV的前世今生和它的领导人——Geert Wilders先生。

(照片来源:sevendays.nl)
GeertWilders,几乎是除了我们的首相之外大家最熟悉的荷兰政治家了,金色的大背头,丰富的肢体语言,强烈的排外情绪以及多次被荷兰法院传呼让他非常出名

在现如今56岁的他已经在荷兰的国会活跃7814天之久,也是在国会时间第二长的议员。1998年刚开始进入荷兰国会的他还是荷兰自由民主党的议员,曾几何时他也是自由民主党在国会的对外关系事务发言人,2004年的时候因为反对自由民主党的党内政策而决定退党,但同时他也带走了自由民主党的一个国会坐席,并成立了Wilders组织,之后成立了“自由党”。
笔者为什么会在这个自由党上面打上双引号呢?因为Wilders成立的“自由党”至今为止仍不能算作一个党派,它的最核心就是Geert Wilders先生本身,他没有党派大会,也没有青少年组织,更没有全体党员聚在一起讨论竞选方针这样的党派模式集会,而是Wilders先生自己一个人决定党派发展路线

所以笔者一直都很疑惑,按照常理来说,建立党派会收取党费,然后用这些钱进行日常运作和支撑大选期间的竞选活动,如果PVV不是一个党的话,那么他们的党费全靠个人资助?竞选资金从何处流来?

在“吕特一世”内阁时期,自民党和基民盟成立了少数派内阁,并和自由党订约了支持条例,可惜自由党在2012年的时候并没有继续自己的诺言,导致“吕特一世”内阁倒台,荷兰提前进入大选。
 

1

封禁《古兰经》解禁《我的奋斗》?

为什么Wilders会这么排斥少数裔群体呢?各种社会学家做过很多调查,有的人说是因为他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给当时的自由民主党领导人Frits Bolkestein做过助理,Frits Bolkestein一直以批评少数裔为出名,他的政治理念很有可能影响到了年轻的Wilders先生,也有的人说是因为Wilders先生在年轻的时候频繁去往以色列,并在以色列用打工的钱周游了阿拉伯各国,而导致对伊斯兰教产生了如此大的批评和反感。也有人研究Wilders先生的出生地Venlo,在比荷兰其他城市地区更为保守的南部林堡省出生长大的Wilders潜移默化下受到了很排外思想的冲击。
 
Wilders先生对伊斯兰教的仇恨和针对体现在很多方面,他在2007年下半旬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提到他认为古兰经是一本法西斯书籍,应该被禁止在荷兰出售和使用,这之后引起了非常多的宗教学家,社会学家的严厉抵抗,并且要求Wilders先生对他的言论道歉。
但是Wilders并没有理会这些学者的批评,反而是在一个2017年2月12日的WNL电视采访中说道:“我知道信息飞速发展的时代,你是没有办法把古兰经彻底封闭的,因为左派封禁了《我的奋斗》,所以我们也要封禁《古兰经》,这是一个象征性的行为。” 

笔者看到这个电视采访的时候表示非常惊讶,因为Wilders先生是几乎不接收电视采访和电视辩论的,所以这应该是他表述自己方针的最好机会,但是反而出现了“象征性行为”这种词汇。其次政坛不是儿戏,当你拿到选票进入国会的时候,你不能和小孩子一样说别人拿到了玩具,我也要拿到玩具,别人吃了一个雪糕,我也要吃一个雪糕,国会议员的四年任期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同时笔者也要提到,在2007年9月13日人民日报的新闻报道中,PvdA工党文化部部长Ronald Plasterk表示了愿意把《我的奋斗》重新解禁,但是国会大多数政党提出了反对意见并且投了反对票,其中有CDA基民盟,SP社会党,CU基督联盟,SGP政治改革党,以及——Wilders先生领导的PVV自由党
 

2

半张A4纸的竞选方针

抛开他的个人思想不谈,既然作为一个政客,如果自己作为领袖的党派没有党派大会来撰写竞选方针的话,那么党派领导人应该可以胜任此项工作吧,毕竟Wilders先生要带领荷兰上百万选民的信任坐在国会里面为他们争取权利的。

但是在2016年8月16日,自由党公开自己2017年竞选方针的时候,整个荷兰都惊讶了,因为自由党的竞选方针只有大半张A4纸
 

抛开他政党关于少数群体的政策不谈,我们看一下他这个竞选方针的第五条,Huren omlaag的意思就是减少房租,给出的预算是减少十亿欧,但是这十亿欧给谁?怎么算来的十亿欧?十亿欧是直接发送到租房人士手里,还是在年初报税的时候扣除?这笔钱是所有人都可以领取还是有一定年龄,居留限制?这些可惜Wilders先生都没有给出答案。

(斗斗忍不住插嘴:这种出尔反尔张嘴就来的作风和某帝的某普好像)

3

合理质疑可以分裂民众不行

读到这里,大多数的读者可能会觉得笔者一直在翻旧账,但是我们来谈论一下这些天Wilders先生在二院的表现,在二院中提出对执政党的质疑,这是Wilders先生的权利和他作为在野党的责任。尤其是明知道现在荷兰群众都在看着国会&内阁的一举一动时,他更应该提出合理的质疑,让大家更多了解现有内阁和卫生部是如何来抵抗疫情的。
但是Wilders先生和FVD民主论坛的Baudet先生并没有这样做,他们只是一味的指责内阁抗疫政策太慢,但是他们又无法拿出/根本不想拿出一个经过深思熟虑并且绝大多数医疗专家都同意并认可的方案。

这样反而是建立了一种民众之间的对抗,社交媒体上面的争论吵架。这种行为让我们在最需要站在一起抵抗病毒的时候,把社会人群分成了碎块。
 
如果放任民粹主义,而不是去提出疑问和质疑的话,荷兰的民主制度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这种影响是不可逆的,参见下图Wilders先生的自由党在2012年的方针,然后大家可以再回到上方看2017年的方针作对比:

从2012年的不再修建新的清真寺,到2017年的所有清真寺都要关门
从2012年的减少公众媒体得到的国家补助,到2017年的完全取消公众媒体的国家补助……

因为没有人去提问,也没有人去质疑,只是去点燃狂热的气息就能获得自己想要的选票。(斗斗看到这又眼熟了,最近各国政治家撞型严重啊)
 
当然,在和笔者往常的科普贴一样,笔者还是要说大家都有投任意荷兰政党的权利,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神圣也不能容忍被侵犯。

大家也有可能会觉得,Wilders先生只是在攻击伊斯兰教教徒和中东世界,和我们无关,但是这是错误的想法,歧视行为会包裹着各种各样的外衣蒙骗我们的眼睛,然后逐步侵蚀我们的社会。

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对你的歧视就会浮出水面,就比如这次的因为新冠整个亚裔社群被歧视的例子。
 

4

非常时期互相关照

笔者昨天还接受到了几位朋友发来的微信和邮件,问哪些荷兰医院缺少口罩和医疗用品,他们想要捐献,Facebook上面也显示了很多互助小组,有很多的学生在没有上课的这段时间愿意帮老人家买日用品和食物,帮忙遛狗,在这种危机下,我们把人性中最好的东西展现了出来,这就是大家都在互相关照

生活在极端右派逐渐抬头的荷兰,每个读者或多或少的都会感受到身边的歧视行为,但是我们身边也有非常多和蔼有爱的人们,无论是任何种族任何宗教任何肤色,我们都应该抱着对事不对人的态度来共同解决问题,我们也要和其他少数裔群体站在一起,互相包容,互相理解,我们要有打破沉默和捍卫自己与他人的勇气。这样我们才能克服不同的困难,逐渐给大家的下一代创建更美好更适宜居住的社会。

最后结尾,
笔者想用自己喜欢的一个连续剧的结尾语结束:
 要提防那些小丑,虚伪的政客,和讲笑话的人。
  
信息来源:(https://www.parlement.com/, volkskrant, https://pvv.nl/ Etc)

作者简介

Vincent叶,现居Eindhoven, 华裔荷兰籍,荷兰公共行政管理专业及政治学就读,现任PvdA工党多元化部门秘书,Eindhoven市青年大使,致力于拉近荷兰政治与华人的距离。

— THE END —

点击图片| 查看精彩内容















点“在看”给我一朵小黄花

原文

版权归荷乐网GoGoDutch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