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英伦圈

今天中国接回约180名在英留学生!一文带你看懂限航背后的真正原因

来源 英伦圈/分类 英国/发布于 2020-04-03 20:01/留言 0
58
0

刚刚,圈哥收到群友发来的两张图——接小留学生回国(伦敦—济南)的包机,东航MU7072,今天(4月2日)出发!

以上2图由当事小留学生供图,4图均已获网友授权使用

相信也有很多小伙伴看到图,也觉得,孩子能回去太好了…

群聊天记录已获网友授权使用


就在今早(4月2日),国务院新闻办就疫情期间中国海外留学人员安全问题举行发布会。

图:www.gov.cn 中国网 董宁 摄


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在会上表示,国内正在考虑对疫情严重国家一些确有困难、急需回国的留学人员,采取逐步、有序的方式作出相应安排
今天安排的一架飞赴伦敦的临时包机已于9时30分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将接回约180名在英留学生(关于回国路上要注意哪些风险,请戳这里回顾)

图为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中国网 董宁 摄
据教育部门统计,海外留学人员总人数160万人,目前尚在国外的大约140万人

美国约有41万,加拿大约23万,英国约22万,德国、法国约11万,澳大利亚、新西兰约28万,日韩约18万,分布很广。


此外,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还表示,3月份全球疫情加速扩散后,中国已经安排包机9架次,从伊朗、意大利等国接回包括留学人员在内的中国公民1457人。

顺便插播一下今日英国的疫情快讯——


0401

英国疫情快讯

今日(4月2日)英国新增病例4244例,累计33718,新增死亡569,累计死亡2921。死亡率达8.66%。


治愈数因采用了新的计数法,暂时仍为135。如果跟着约翰·霍普金斯的数据的话,目前治愈数是179。


查看英国各个地区和你周边的病例数可戳阅读原文或复制https://covid19uk.live/到浏览器查看


今晚的发布会上,英格兰NHS的医学总监Stephen Powis称,英国的死亡数暂时几周内不会下降,可能要在几周后才能看到社交隔离产生的效果。


他补充说,尽管病例在增加,但英格兰的住院人数并没有急剧增加。“有迹象表明,我们可能会看到死亡病例减少。”


钟南山院士获首届

爱丁堡大学“爱丁堡人”校友奖

今天,爱丁堡大学宣布钟南山院士成为首位“爱丁堡人”校友奖(Being Edinburgh Award)获奖者

该奖项由爱丁堡大学设立,由超90%的学生、教职员工和校友投票选出,旨在通过最能体现爱丁堡精神的获奖校友,分享其在专业领域中的贡献,以激励和鼓舞更多人。

图:爱丁堡大学官网

今年共同提名的候选人还有社会正义活动家和作家芭芭拉·贝内尔(Barbara Becnel)以及音乐研究员和民族志专家汤姆·韦斯特(Tom Western)。

钟南山院士曾于1979-1981年在爱丁堡大学做访问学者,并于2007年获得爱丁堡大学(荣誉)医学博士学位,现奋战在抗击新冠肺炎的第一线

爱丁堡大学此次校友奖评选高度赞扬了钟南山院士于2003年抗击非典疫情时,主动领导团队接诊急重症非典患者,并为中国全国防疫提供了有效防治措施。

当今新冠肺炎肆虐全球,钟南山院士在战斗疫情第一线的奉献也受到爱丁堡大学的高度肯定。

此外,爱丁堡大学还表示,钟南山院士长期以来对呼吸病学做出的贡献也至关重要。

刘强东夫妇

向英国华人社会和留学生

捐赠大量医疗物资

首批物资将于4月7日运抵英国

今日,刘强东、章泽天夫妇和京东集团宣布,向欧洲疫情严重且华人华侨和留学生人数众多的英国捐赠500万只口罩、50台有创呼吸机及60余万件防护服、护目镜、医用手套等医疗物资,首批物资将于4月7日运抵英国


本次捐赠由中华慈善总会进行协调安排,并得到多个机构的支持。这些物资将在中国驻英国大使馆、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英国中华总商会、伦敦华人社区中心的协助下,送往英国。


章泽天资料图,京东供图

在英华侨及留学生可在英国时间4月10日上午10:00-4月12日中午12:00,通过京东APP(或https://global.jd.com/)免费领取口罩。

以下大部分内容经授权刊载自:留学生中文报

ID:LXSZWB

原作者弈星

在之前的文章中,圈哥曾给大家说过,自疫情发生以来,身处海外的留学生正面临着N难的境地(戳这里复习)——住房困难、延期毕业、物资紧缺等种种问题都亟待解决:

不少国外高校由于校园的防疫压力,强制要求学生在指定时间内搬离。这对于居住在宿舍、且学期只剩两个月的留学生来说,回国是不得不做出的刚需选择


而随着民航局“一航一国一周一班”新政的实施,不少留学生手中的机票接二连三地被取消,在海外没地方住,回国又遥遥无期,实在是令人忧心。

在此之前,中国是否要组织包机接留学生回国的问题引起人们的争论,也有一些评论文章在朋友圈疯狂转载……

 

很多人作为留学生,看完文章后都心潮起伏。

 

首先,站在留学生的立场上,想说:年纪轻轻孤身一人闯荡海外的艰辛,大家都了解。

 

包括圈哥和其他留学生和海归,也曾经历过有苦难言、有家难回、不得不滞留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国家的无奈和恐惧,年龄更小的留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如今所面临的现状,会比咱们所遇到过的更严重。

 

疫情当头,如果此时一切都有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它会是所有人都期待的结果。

 

但是,站在更加理性的角度,疫情之所以是世界性危机,就是因为它永远不存在一个对所有人都“完美”的解决方案。

运送数量巨大的海外人员归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性工程,更别提现在运送的不是普通的海外人员,而是疫区海外人员。

今天借此机会,想和大家聊聊国家限制航班背后的真正原因(以下内容经授权刊载自”留学生中文报”)。


圈哥也相信,国家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留学生,也希望大家可以不要着急,在海外保护好自己。

 

01

机组人员

飞机需要人来驾驶,飞机上需要有空乘进行安全保障、提供服务,机场需要地勤和维修人员负责装卸行李、维护飞机

 

然而,由于无症状感染者的存在以及飞机的高度密封性,一个服务了国际航线的机组具有很高的感染风险。

 

为了防止他们对后续航线的乘客造成交叉感染,出台的新政策是:只要飞过一次国际航线的机组,下了飞机需要就地隔离,十四天内不能再飞任何航班。

也就是说,每一班航班都需要准备14组机组人员进行保障,并且这14组人落地后都要航空公司出钱进行隔离14天。

在大多数航班都已经取消或减班的情况下,微利运营的航空公司极难在不减少班次的前提下,遵守这样的“一次性机组”政策太久。

可能有人觉得集中隔离14天已经是苦不堪言,而机组人员这样飞一班——隔离十四天——再飞一班——再隔离十四天的轮回,恐怕绝难有机会和亲友团聚。


何况他们还要在无防护服加身的情况下服务,每一次航线都要冒巨大的感染风险。

 

02

海关检疫

航班落地,真正的危险才刚刚开始。

摩肩接踵的汹涌人潮拥挤在并不是为检疫而设计的航站楼中等待数个小时,本身就具有巨大的交叉感染风险。


如果一个人确诊,那么他前三排后三排的乘客都要被送去医院观察。

图片:机场排队等待检疫的人流

海外确诊陡增,入境海关检疫压力是突然增大的。

各个机场根本来不及反应、增派人手,就已经被汹涌而来的回国入境人潮所淹没。


很多配合检疫的青年志愿者都是临时抽调自各个国企、事业单位的党员,每天至少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十几个小时,24个小时里只有五个小时可以休息,甚至只能无奈的睡倒在地板上。

图源:微博

我们常说,医疗体系被击穿的结果就是哀鸿遍野,但现在如果是仓促应战、疲于奔命的海关被入境人潮击穿,那么其后果如何?


一旦中国的防疫体系崩溃,受到威胁的就不仅仅是我们的留学生,还有他们可能年事已高的亲人。


如果国内再次迎来疫情,留学生们还能回到哪里去呢?

国家不是放弃了海外留学生,让他们“自生自灭”。


在海外疫情快速增长的几周里,国家一直在人手不足、资源不够的恶劣环境下冒着巨大的风险,为留学生归国勉强撑开着入境的口岸


就算航班锐减,也并未完全断绝留学生归国之路。

03

国内民生

从1月23武汉封城,打响“战疫”第一枪到现在,全国处于经济休克状态已经两月有余。

我家楼下的一排本来窗明几净的小餐厅,都已经蒙上了厚厚的灰尘,不知道等能解禁那天还有几家能真的开张迎客。


很多中小企业无法支撑、大量百姓没有收入,服务行业遭受重创,这些已经都是老生常谈的常识了。

体量如西贝莜面村,账上现金也只够撑三个月

然而,正当连续许多天无新增,大家庆幸终于可以摘下口罩回复正常工作的时候,境外输入病例出现了。

一例境外输入,就意味着一座城要重新戴上口罩,意味着确诊病人所在的小区全体隔离,意味着急需工资糊口的家庭口袋继续空空十四天,意味着急需开学的中小学生继续在家封闭两周。

我们似乎认定回国就有强大的保障,却忘了在经历了这样一场硬仗的中国,尚虚弱不已。

04

“战疫兵工厂”

二战爆发后,美国本土(除夏威夷外)虽没有直接受到战火蹂躏,却依靠其强大的工业能力,承担起同盟国武器生产的重担,罗斯福自称美国是“民主国家的兵工厂”。

 

这个民主兵工厂对二战的走向影响巨大,在整个战争期间,美国生产了29.7万架飞机、19.3万门火炮和8.6万辆坦克,承担了同盟国三分之二的武器生产工作,以无与伦比的强大工业能力碾碎了轴心国的战争机器。

 

无独有偶,在这一次世界范围内的“战疫”中,中国拥有世界一半以上的防护物资产能,并且依然在增加中。

只有保障了中国能够心无旁骛的复工复产,才能发动国家机器大批扩张产能。


从最小的口罩熔喷布材料、口罩夹鼻子的铁丝,到防护服、护目镜,再到呼吸机,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拥有中国这样的产能。

 

仅仅二月份一个月,尚在隔离和管制中的中国企业就生产出了1.5万台呼吸机。


马斯克也跑来中国进货,一进就是一千多台。俄罗斯也准备下单,五千多台的订单的主要承接人,也是中国。

与此同时,在西班牙,65岁以上的老年人被迫摘下他们的呼吸机,用镇静药物缓解他们的痛苦,静候死亡的降临,因为为数不多的呼吸机,只能留给更加年轻的人们。

可以说,中国这个“战疫”大后方的稳定,决定了世界上其他国家很多医护人员和感染者的生死。

 

更高级的人道主义是全民一心、能够不受干扰的全力投入到医疗设备的生产中去,保住“战疫”兵工厂,稳住人类对抗病毒的后方,为自己,也为世界。

 

在这个节骨眼上,全人类都不能承担中国重新“失陷”的后果。

 

05

我们都是战士

疫情是一场灾难。

 

灾难一旦征服我们,我们必将失去我们所珍爱的一切,所以,为了对抗灾难,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成为战士。

 

战士有不同的分工:

 

在大街上巡逻,维护治安秩序的武警和公安干警,自然是战士;

在小区和村镇入口戴上红袖标测量体温和登记的大妈也一样,是战士;

从机场一个一个把境外回国的人员点对点地送到家的志愿者司机,是战士;

十天修建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民工兄弟们,同样是战士;

在前线日夜不辍,置生死于度外的医务人员,当然是战士中的战士。

但更多的战士,是默默无闻的群众,是政府一声倡议,就满城皆空、居家不出的人民。


没有他们的沉默和牺牲,就没有中国今天在疫情中的成绩。

 

特别是武汉人民。

 

上周做线上直播的武汉同济医院急诊内科副主任医师严丽的一席话感动了好多网友


当时的武汉,感染率要比现在的美意西高的多,但是武汉人民留在了武汉。


其中也有一些外地的大学生,多数也是刚成年或未成年,本来应该回家和家人团聚的他们,却因疫情滞留在漩涡中心。


我们是不是也应该问:家长能放心吗?国家就忍心吗?决策者就没有孩子吗?

 

他们以决绝的坚守告诉了我们,他们不再是孩子,他们承担起了一名战士应当承担的一切。

 

为什么当武汉人为了保护全国其他地区的人民,可以留在武汉?、


而当同样的挑战落到了留学生身上的时候,就变成了“无法体现国家对公民的担当和关怀”了呢?

 

这是否暗示了:有的人认为,留学生并不是与武汉人平等的人,而是应当高人一等的精英?

 

06

外国撤侨?

之前一篇评论文章指出,武汉疫情升级后,多国“在第一时间呼唤公民回国,并尽力提供便利”


并且以德国为例:“德国联合多家旅行社和汉莎航空,计划将滞留海外的12万德国公民接回国内,预计每天有1万名德国人返回。”

 

我们确实应当赞赏:德国对于其公民的撤侨行为展现了一个发达国家的担当,但是我们也不能忽略如下事实:

 

第一,德国本身已经是疫区国家,而它撤侨的地区大部分疫情并没有德国严重

撤侨,并不会改变德国目前对抗疫情的局势、策略,并不需要让已经在德国的公民做出更多牺牲;而中国大规模增加境外输入,会影响太多人的生活。

 

第二,德国在“佛系”抗疫很久以后,刚刚启动全面动员,社会转入停滞不久,还没有拖入“持久战”,人员充裕,人心稳定;


而中国在经过长达两个月的全面动员以后,已经是强弩之末,撇开已经异常疲惫的医疗系统和基层干部不提,就算是普通百姓也很难再承受新的一轮“战时管制”了。

 

第三,需要撤侨的人员数量级的巨大差异。

德国缓步撤回的是海外的12万公民,每天一万人可以分散到法兰克福、慕尼黑、柏林等全国近20个吞吐量达百万人以上的机场,每个机场每天只需要处理500入境旅客;


而决定降低航班数量前,北京和上海一个机场每天就需要承受一万人入境,相当于德国二十个机场承担的总和。

 

而人员增长带来的复杂度增长,不是线性的,是指数级的

 

至于武汉疫情爆发后发达国家的集体包机撤侨,也仅仅是一国最多撤走百余人的数量而已。如果中国在美国英国的留学生是这个数量级,撤侨早就已经完成了。

 

毕竟从意大利和美国撤侨,和从也门撤侨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从疫情地区撤侨,和从战乱地区撤侨也不是一个概念。

 

07

给资源整合以时间

给国家以信心

境外输入案例的突然增长,并没有留给国家行政系统太多的时间。

 

任何有过管理经验的人都应当理解并承认:所有人员调动、资源调配,都是无比复杂的,并且同撤侨数量一样,复杂度随需要调配的人员和资源的增多成指数增长。

 

仓促上马的国门防卫,可以说是漏洞百出,很多非重点国家的航班只能略过不查,尽管航班上的乘客很可能是从疫区转机来的;很多人只能让他居家自觉隔离,尽管我们都知道不要考验人性。

 

要相信,国家做出减少航班的决定是痛苦的,而原因只有一个——


压力实在太大,要撑不住了!


资源需要统筹和调配,人力需要休整和动员,而这些都需要时间,它不是简单的加减法,不是“德国可以日均七万次检测”,所以我们也可以。

 

检测盒不能瞬间传送,在德国分布在一百个城市的日均七万检测,和中国在一个城市进行日均一万检测所需要的资源天差地别。

 

如果我们能在各个入境机场周围建起方舱医院,如果我们能抽调出更多人手,能够为集中隔离的入境者提供更好的后勤保障,我不相信这个哪怕为了控制住疫情而自断经济命脉也要拯救更多生命的国家,会冒天下之大不韪阻止留学生回国。

 

让我们疲惫的战士们得到一些休整吧,给资源的整合留一些更多的时间吧。


当所有的基础设施建设完备后,我相信中国会再次张开她的臂膀——


能检测一千,就开放一千入境;能检测十万,就放十万入境。

 

中国没有放弃武汉,中国也不会放弃海外的游子。



最后,再说近期被大家频繁提及的“爱国”。

 

爱国是守护,是赤子之心,是共同的理想,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爱国是逆行者一往无前的背影,是护士脸上口罩勒出的血痕,是中年妇女手中的额温枪,是志愿者身上的防护服,是农民工手里的铁锤电焊,是生产线上日夜不息的传送带,是武汉封城之夜,楼宇间透出的万家灯火……


在这段等待的日子里,希望在海外的同学们囤好物资、做好自我隔离,可以看一看平时没空看的书,刷一刷平时没时间刷的剧,相信不会太久的。


不论从最近的米兰-温州包机,还是从昨天宣布增加英国航班来看,这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祝愿所有海外的游子们,健康平安。

(英伦圈综编,编辑:颗粒,参考:英国卫生部,爱丁堡大学官网,“留学生中文报LXSZWB”,本文图片除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转载请注明。)


原文

版权归英伦圈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