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英伦圈

英媒看中国 | 线上时装周能不能行?

来源 英伦圈/分类 英国/发布于 2020-04-11 05:58/留言 0
153
0

  上海时装周“云走秀” 线上时装周是未来趋势?

欧洲时报记者陈斯睿编译报道


3月24日至30日,受疫情影响,上海时装周从线下搬到线上,通过电子商务应用程序天猫及淘宝进行直播,以“云走秀+云直播”的形式呈现在观众面前。

这种线上走秀的新颖形式吸引了《金融时报》时尚编辑劳伦·英德维克(Lauren Indvik)的注意,她报道并分析线上时装周形式的可行性与延续性。


文中提到,3月26日,伦敦设计师精品买手店Browns的采购总监艾达·彼得森(Ida Peterson)在采购团队一名中国助手的帮助下,通过手机登录了淘宝上的时装周版块,板块中列出了上海时装周2020秋冬季的时间表。


本应为期八天的线下时装周转战线上,进行为期7天、包括151个品牌的“云走秀”。


得知时装周将在线上进行,设计师们迅速采取行动,准备了他们的走秀视频。在经过数月的社交距离和供应链中断,有些设计师仍在尽最大努力完成他们的作品。

我不得不自己剪裁所有布料,这是我很久没有做的了,(感觉)有点像做我的毕业作品。”驻上海的SHUSHU/TONG设计师蒋雨彤说。

劳伦表示,这次上海时装周的展示方式像典型的时装周一样,设计师按被分配到的时间来展示自己的产品系列。不同的是,一些人利用他们的时间进行直播聊天,向大众介绍他们的品牌,并展示他们的秋冬系列


另一些人做得像网络购物频道,推销一些已经上线的春季系列。时尚媒体公司BoF时装商业评论中文网站编辑总监杨忆非对直播的形式表示赞赏,她以品牌Shuting Qiu的时装秀举例,设计师裘淑婷和她的丈夫在直播中坦率地谈论了公司的历史和宗旨


劳伦介绍,有一些设计师则不利用直播,而使用预先录制的短视频来“复制”时装秀的观感。


在SHUSHU/TONG的视频中,一组1960年代风格的秘书坐在打字机上,衣着少女的荷叶边连衣裙或甜美的格子印花大衣, 固定好妆容,拿起手提包,一个个地走过旋转门。


劳伦认为,作为时装秀,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概念,但是过于重复,无法提高观众的参与度


而更有效果的,是设计师Angel Chen的五分钟秀,其中快速移动的摄影机镜头和虚拟的伪末日场景的快速转换,模特在黑夜中穿过角斗场,或走过一团被闪电照亮的石雕雕像,为观众提供了动态的视频体验


根据天猫的数据,在时装秀开始后的前三个小时内就吸引了250万观众,素然(ZUCZUG)等品牌的视频销售转化率高达13%

拥有大量粉丝的较大商业品牌拥有大部分观众,而名气较小的设计师,也吸引了2万至4万的受众。蒋雨彤很高兴,因为她平时的直播观众通常仅有350人。


图:BoF


文中谈到,对于设计师、买家和时尚编辑来说,数字化时装周还不能完全取代线下


虽然这种形式令人印象深刻,但上海时装周的直播充满了技术故障,即使是预先录制好的视频,也因为分辨率也太低,无法让人感觉到面料的质感和走秀设计的质量

除了技术,还有人为因素要考虑。时装周不仅与时装秀有关。走秀之外的互动也同样重要


设计师和时尚编辑之间的对话,会详细讨论设计概念和构造;展厅和买手之间的私人预约通常会带来订单,并常有年轻的设计师在这过程中被发掘。

劳伦透露,在上海时装周期间,伦敦设计师精品买手店Browns的采购总 监艾达·彼得森安排和中国品牌的线上会议,但是由于无法亲自出席,她错过了找寻新人才的机会。

另外,数字化上海时装周并没有考虑工厂和国际观众相反,它被塑造成一次面向公众的活动,旨在提高品牌知名度,并推动解封后中国的购买力。


紧随上海的潮流之后,其他时装周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莫斯科的“俄罗斯时装周”于4月4日至5日举行,在电子商务网站Aizel.ru以及《时尚芭莎》和《Vogue》播放提前录制好的30多个品牌(平时时装周参与品牌数量的一半)的走秀视频。

俄罗斯时装委员会主席亚历山大·舒姆斯基(Alexander Shumsky)说,所有费用都由俄罗斯时装委员会承担,设计师免费参与。

原定于六月举行的巴黎、伦敦和米兰男装时装周已被取消或推迟至九月。英国和意大利时尚委员会都在探索时装秀和指定品牌展厅的线上替代方案。

而这些都是相对规模较小的时装周。劳伦认为,9月的下一轮女装时装周恢复正常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图:vogue


对于像古驰(Gucci)和巴宝莉(Burberry)等价值数十亿英镑的品牌 来说,数字化时装秀能够简单地吸引大量观众。对于缺少名气和财力来吸引受众并推动销售的小型设计师而言,要困难得多


他们将需要当地时尚委员会的支持以提供推销和技术支持彼得森说,买家将需要更好、更具交互性的软件平台来查看设计产品


彼得森不相信时装周可以完全复制到线上,但她对自疫情爆发以来品牌在虚拟展厅中看到的进步充满信心。


她为了能够看到设计作品,一年需要花费10个月时间在各个国家“穿梭”,如果可以的话,她更愿意有更多的虚拟展厅来减少她的碳足迹


人们需要空间。这不仅适用于夫妻之间——这适用于所有人。
上海中衢律师事务所的离婚律师李士骏

——彭博社援引中国民政局的数据显示,自2003年离婚法放开以来,中国的离婚率在15年中持续上升,并于2018年达到峰值450万。而今年疫情期间实施了数周的居家隔离,更加速了这一趋势。澎湃新闻的海外刊物《第六声》显示,今年2月,湖北省扬子江沿岸的一个县就接到了162份家庭暴力报告,是去年同期数量的三倍多。非政府组织“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一直关注性别暴力,其联合创始人冯媛表示,长期居家引发了潜在的暴力倾向,封城也让求救变得更加困难。她说:“警察忙于执行隔离令,有时无法接听受害者的电话,而遭受暴力的女性无法离家,能够发布保护令的法院也关闭了。”


欧洲时报实习记者李悦欣编译报道

(英伦圈原创,原文刊载自《欧洲时报》英国版,转载请注明。)

原文

版权归英伦圈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