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德欧华商

[原创]【德国内外】​基民盟支持率大跌 默克尔“女王储”接班难

来源 德欧华商/分类 德国/发布于 2019-11-09 20:00/留言 0
76
0

袁杰 博士 

德国华商报专栏作者

往期精彩:

【德国内外】德国“英雄母亲”成为欧盟管家婆,“三把火”怎么放?第一炮能打响?

……

默克尔“女王储”接班难

德国基民盟主席、国防部长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曾被视为默克尔的“女王储”。但自执掌基民盟以来,她在民调中的支持率持续低迷,至今难有起色。这部分也因她的一些不当言行所致。在未来的联盟党总理候选人争夺战中,克兰普-卡伦鲍尔将面临强有力的挑战者。而她现今急于通过提出诸如在叙利亚北部设置国际安全区那样的建议来提升自己的支持率,可能会造成适得其反的结果。从目前来看,克兰普卡伦鲍尔问鼎总理的前景不容乐观。

德国基民盟主席、国防部长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

 

支持率难有起色

根据2019年9月25日至30日对1061名民众的调查结果,国际咨询公司凯度(Kantar)为《明镜》周刊按民众满意度对政治人物进行了排名。其中,被视为默克尔“女王储”的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的民众满意度为29%,在榜单中处于中下位。而去年12月她刚当选为基民盟主席时,满意度则为58%。现在的数值刚巧是当时的一半,被腰斩。

在上述民调中,凯度还列出了5位可能的总理候选人,并向受访者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即:“您相信下列政界人士将会成为一位称职的女总理或总理吗?”所得出的调查结果如下:


政界可能的总理候选人
否定                 肯定
55%  绿党的罗伯特·哈贝克  33%

(Robert Habeck)
57%  社民党的奥拉夫·朔尔茨 33%
(Olaf Scholz)
62%  基民盟的阿明·拉舍特  21%
(Amin Laschet)
67% 基社盟的马库斯·索德尔 24%
(Markus Söder)
74%      基民盟的     18%
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

 

从中可以看出以下三点:

其一,这五位可能的总理候选人都没有获得超过一半受访者的肯定答复;

其二,克兰普卡伦鲍尔在这个问题上的民调结果最差,近四分之三的受访者都不相信她会成为一个称职的女总理;

其三,在联盟党的三位候选人中,北威州州长阿明·拉舍特并未被人十分看好,而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却得到了最多受访者的肯定答复。


此外,与联盟党的候选人相比,社民党的朔尔茨和绿党的哈贝克在这个问题上的民调结果要好得多,两人的支持率都比基社盟的索德尔高出9个百分点。另外,据《明镜》周刊称,朔尔茨在社民党选民中所获得的支持率为57%,而哈贝克在自身阵营中甚至获得了70%的支持率,人气很旺。面对这样的支持率,克兰普卡伦鲍尔很可能不得不自叹不如。

绿党双主席之一的Robert Habeck,支持率居高不下

 

而这位基民盟主席的支持率之所以持续低迷不振,是因为她接任以来的一系列言行引发了广泛争议。在今年的一次狂欢节搞笑演讲时,克兰普卡伦鲍尔曾对为变性人设置的厕所进行过讥讽。在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发出对欧盟进行根本性改革的呼吁时,她又在德国媒体上撰文作复,其中部分内容不仅激怒了巴黎,而且还使欧盟感到焦虑。在这次欧盟选举后,克兰普卡伦鲍尔又因基民盟在选战期间受到视频网站的攻击而就言论自由问题发表了易被误解的看法。


今年8月,这位基民盟主席还曾提议对前联邦宪法保卫局局长汉斯格奥尔格·马森(Hans-Georg Maaßen)展开开除其基民盟党籍的程序,从而引发了基民盟内保守派的强烈反弹。9月下旬,默克尔和克兰普卡伦鲍尔几乎同时要去美国东海岸,默克尔并是去纽约参加联合国气候峰会,却分乘两架飞机前往目的地,从而又惹起激烈争议。此后,克兰普卡伦鲍尔视察看望驻扎在马里的联邦国防军战士一事又造成轰动,这是因为据说她给外界造成了这样的印象,似乎这位德国女防长要禁止自己的内阁同事、卫生部长延斯·施博恩(Jens Spahn)访问士兵。

虽则克兰普卡伦鲍尔不得不一再为自己的上述及类似言行作出解释,但还是给自己造成了难以挽回的负面影响。


此间还有媒体分析认为,克兰普卡伦鲍尔与施博恩之间发生龃龉,实际上就反映出去年12月前者以微弱多数当选基民盟主席后留下的创伤至今未能痊愈。基民盟仍处于分裂状态。

 

挑战者紧追不舍

据此间媒体报道,在今年基民盟/基社盟议会党团成立70周年的庆典上,德国联邦议会议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曾回忆起德国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朔伊布勒在发言中声称,科尔深信,不具备议会党团运作方面的知识,就不能担任总理。这位联邦议会议长并转向坐在第一排的女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发问道:“默克尔女士,我猜想,您不会反对他吧。”据告,默克尔点头表示同意。此间媒体分析,朔伊布勒的上述做法颇为刻薄,因为克兰普-卡伦鲍尔此时隔开两个位子就坐在默克尔边上,而克兰普卡伦鲍尔只是在199831日至同年1026日短短数月内担任过联邦议会议员。朔伊布勒的这番话几乎就否定了这位基民盟主席及国防部长担任总理的能力。


此外,在这场庆典的录像中还可以看到,在朔伊布勒讲完这番话后,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是如何注视着与他隔着两个位子端坐在那里的内阁同事、卫生部长施博恩的。施博恩不仅是克兰普卡伦鲍尔去年12月竞争基民盟主席时的对手,而且现在还成了她在总理候选人争夺战中不得不严肃认真对待的挑战者。朔伊布勒对克兰普卡伦鲍尔的上述看法在基民盟内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在去年基民盟主席争夺战中,他曾力挺自己的朋友弗里德里希·默尔茨(Friedrich Merz)。一些接近朔伊布勒的人现在声称,这位德国议会议长现今则把希望寄托在施博恩身上。据称,他们俩人经常会面,并讨论策略问题。


当然,在基民盟内,克兰普卡伦鲍尔还有两位上面已提到的对手,那就是弗里德里希·默尔茨和阿明·拉舍特。在这次联盟党青年联盟召开的代表大会上,默尔茨和拉舍特都应邀出席了会议。据此间媒体报道,默尔茨在会上几乎如同“救星”那样受到联盟党青年联盟成员的追捧。据报道,他在会上发言时,仍对克兰普-卡伦鲍尔采取了较为有好的态度。默尔茨在发言中声称,在去年12月党主席选举后,他曾“出于坚定和强烈的信念”向克兰普-卡伦鲍尔允诺,在她“履行艰难任务时帮助和支持”她。“我将不折不扣地地信守这一承诺。”


但在发言的最后,默尔茨则明确表示,人们仍可寄希望于他。而所涉及的则是基民盟和基社盟为德国的未来承担起责任的问题。“我们将不得不围绕这一点来展开政治上的争论。如果你们要求我参与的话,我将会加入。”据称,全场为此而感到欢欣鼓舞。不知克兰普-卡伦鲍尔看到这一场景会作何感想?


此外,不仅在基民盟内,而且在兄弟党基社盟内,克兰普卡伦鲍尔也将会遇到强劲挑战者。如上所述,在国际咨询公司凯度9月下旬所作的民调中,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在联盟党三位可能的总理候选人中,所获得的支持率最高。在基社盟10月中旬举行的一次党代会上,索德尔并以91.3%的得票率再次当选为该党主席。一位与会者竟然声称:“这位党主席曾是最佳的,现在是最佳的,并将永远是最佳的。”索德尔本人则大言不惭地强调:“我们在全民党中位居第一,并要继续保持下去。


笔者在《德国新的“权力三角”》一文中就曾强调,在联盟党推选该党总理候选人问题上,“人们不能低估基社盟主席索德尔的政治能量”。在基民盟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今年年初作为客人列席基社盟特别党代会时,索德尔就向克兰普卡伦鲍尔明确表示:“按照我的看法,基民盟和基社盟两位党主席拥有提出总理候选人名的权利,这是相当清楚的。”这里他强调的是“两位党主席”。索德尔并声称:“最终将共同作出决定。”“这曾一贯如此。”

巴伐利亚州长Markus Söder:已在南天称霸,将要问鼎首都

 

当然,在联盟党的历史上,基社盟也的确两次推出过总理候选人:第一次是1980年的弗朗茨·约瑟夫·施特劳斯(Franz Josef Strauß),第二次是2002年的埃德蒙德·斯托伊贝(Edmund Stoiber)。但两次均以失败告终,前者败在社民党人赫尔穆特·施密特(Helmut Schmidt)手下,后者则不敌社民党人格哈德·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问鼎总理心切的索德尔究竟能否如愿以偿,现在还不得而知。

 

女王储”接班不易

从目前来看,克兰普卡伦鲍尔这位基民盟主席要接默克尔的班,即使在党内高层她也得不到强有力的支持。比如,面对党内现状,基民盟副主席、农业部长尤利娅·克勒克纳(Julia Klöckner)也仅仅只是向媒体表示:“我说不出为何在眼下这个时刻会在总理候选人问题上发生争论。”另一位副主席托马斯·斯特罗布尔(Thomas Strobl)则是从另一个角度不主张征询基层党员的意见。他表示:“基层选举总会导致数周甚或数月只忙着干自己的事。”“而人们当然并不希望各政党过多或者只关注自己的事情。”


遗憾的是,克兰普卡伦鲍尔本人作为基民盟主席却不能让这场争论平息下去。日前,这位女防长又呼吁在叙利亚北部设置国际安全区,并引起了广泛争议。但此间有媒体分析,克兰普卡伦鲍尔这位基民盟主席及防长不是在叙利亚问题上,不是在联邦国防军方面,也不是在联合政府的执政伙伴那里,而是在自己党内,将面临着最严峻的考验。而此时,克兰普卡伦鲍尔或许只能孤军作战。这次联盟党青年联盟党代会就向这位基民盟主席发出了警告。虽然克兰普卡伦鲍尔在会上也发表了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讲,但与会者对其昔日挑战者弗里德里希·默尔茨的狂热追棒则是她不能置之不理的。这一情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目前基民盟内的党心所向。


这次联盟党青年联盟所通过的有关由基层党员选出该党总理候选人的决议清楚地表明:克兰普卡伦鲍尔并非能自然而然地成为默克尔的接班人。而之所以会走到这一步,如上所述,部分也是由于这位基民盟主席及防长过去数月中的一些不当言行所致。当然,就在叙利亚北部设置国际安全区而言,一旦克兰普卡伦鲍尔的提议被采纳,则她有可能赢得一场政治翻身仗,但一旦该提议被弃之如敝屣,则克兰普卡伦鲍尔这位身兼两职的“走钢丝女演员”(《柏林晨报》语)将会在政治上摔得更重。


而从目前来看,克兰普卡伦鲍尔提议在叙利亚北部设置国际安全区可能又是一个败笔。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罗尔夫·米策尼希(Rolf Mützenich)就声称:“克兰普-卡伦鲍尔女士根本就说不出她所谓的安全区是什么意思。”“我得说我还很少经历过像克兰普-卡伦鲍尔女士的提议在内容和交际上所引发的那般混乱。此外,它还使我们的盟友感到非常不安。”《明镜》周刊为此也发表社评指出,克兰普-卡伦鲍尔对叙利亚北部的建议“过分幼稚”,并断言:“这是一个后果严重的错误。


而可能更令克兰普卡伦鲍尔始料不及的是,她的上述提议竟然还遭到自己的副手、北威州州长拉舍特的猛烈抨击。拉舍特向媒体表示:“我相信,这类事人们可以更好地在联合政府内进行协商。”他并声称,很多事还模糊不清。“仍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这位北威州州长甚至不同意克兰普-卡伦鲍尔的如下观点,即德国承担的国际责任太少。他表示:“我们是积极参与国际事务的。”

州长Amin Laschet:西坐北威,东望柏林。

 

由此可见,克兰普卡伦鲍尔急于通过提出上述建议来提升自己的支持率可能会造成适得其反的结果,甚至还可能会进一步削弱她在基民盟党内的地位。


1027日的图林根州议会选举中,基民盟大跌11.7%,得票率仅为21.8%,甚至低于由比昂·霍克(Björn Höcke)领衔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另类选择党(23.4%)。而比昂·霍克则被绿党议会党团主席安东·霍夫莱特(Anton Hofreiter)斥为“法西斯分子”。身为基民盟主席的克兰普-卡伦鲍尔对这一选举结果是难咎其责的。


《柏林晨报》在选举翌日发表的一篇社评中指出:“这场选举已使克兰普卡伦鲍尔的伟大目标一一柏林总理府变得更加难以企及”,并预言:“联盟党将为争夺下任总理候选人展开一场鏖战。”然而,针对基民盟内就克兰普-卡伦鲍尔能否成为总理候选人发生的争论,德国资深媒体人士乌尔里希·德本多夫(Ulrich Deppendorf)最近则撰文告诫道:“当然,没有人可以低估这位女士。因为弗里德里希·默尔茨就曾在安格拉·默克尔那里有过痛苦的经历。


但从目前来看,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问鼎总理之路已变得异常艰难。默克尔“女王储”接班不易!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欧华商”。

原文

版权归德欧华商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