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德国生活报

【汤佳专栏】她和德国大兵的爱恨情仇(大结局)

来源 德国生活报/分类 德国/发布于 2020-05-05 20:26/留言 0
163
0
她和德国兵哥哥的生死跨国之恋
旗袍和军装的跨国生死恋
18
他不幸的童年

有人说:“幸福的人能一生都被童年治愈,而不幸的人却要用一生来治愈童年。”

Tim其实还有过一个哥哥,因为姐夫的某些缘故,吸毒身亡。为此他就和姐姐家闹翻了。近年来他母亲身体不好,两个姐姐都为了家产争吵不休。Tim决定眼不见为净,永远都不要再跟这一家人老死不相往来。

我问他:“那这一切也只是你姐姐的问题,你妈妈并没有做错什么,她还是你的母亲,还是爱你的啊。”

“不,她在这个世界上只爱她自己一个人。”Tim从小就是被各路保姆带大,母亲并没有尽过多少职责。我有些感叹:不幸的人生都是从不快乐的童年开始。

“我以及很久没有跟家人联系过了,反过来说,她们也根本不知道我在哪里。而且如果当时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在场,我为什么不接电话?我何必现在打电话跟你来解释这个事情?”

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然后又想到:那你怎么又突然上线了呢?你怎么知道她在找你?

和Tim沟通以后,我才发现Amy与他沟通时,因为语言的障碍,俩人的信息是完全不对称的。Tim告诉我这个电话是他的值班电话,因为用这个电话通话是免费的呀。他今天把这个卡插上去,收到了很多很多来自AMY的未接电话与信息。通过信息他知道了Amy通过我联系他母亲的事情,他有些不高兴。

而Amy告诉我Tim在电话里告诉了她,这个电话是专门用来联系她和一些朋友的。相比较之下,我又反过去再问了Tim,他说他完全没有这么说过。从他这两天与我发消息的上线时间看,的确是德国上班时间才上线的。

19
语言差异下跨国恋的信息不对称

我相信她们两个都没有说谎。但是从语言到文化背景,加上男女差异,他们两相互给出和收到的信息就有非常大的差异性。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感情问题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Tim说他和Amy一年多以前就分手了。因为他觉得和Amy一起太累了,她在很多事情上太作,他有些受不了,就说只做朋友。

我认为Amy现在生病情绪不稳定是很正常的,但是Tim说,其实在她生病之前也一直就是这样的,他觉得这样的关系太辛苦,不如一个人自由自在。

他说话的风格有些厌世,的确可能与他的工作有关系。在战争前线看到过太多残忍的场景,回到正常的社会生活中有时候觉得很多俗事特别烦人和无意义。因为一年前和Amy分手,他延长了自己的职业军人生涯,未来15年会继续为军队效力,或许更长。只想守着这份工作,不再谈任何感情,有点想孤独此生的意思。

按理说他这样常常奔赴前线的军人,应该是需要有专业的心理医生疏导的。但是他不想傻傻地坐在一个审问的姿势跟别人聊“毫无意义”的事情。他说:“我一不抽烟,二不酗酒,三不吸毒,能够控制自己的正常生活,不需要那些所谓的心理医生。”

正是他这种孤立于世的心态,触动了Amy身上女人最柔软的地方。让她一直觉得,他是那么地需要她。而我站在外面看,Tim其实并不需要谁。或者说,在他们这样的关系里,Amy远远达不到拯救他的能力。结果就是反而摔伤了自己。

他问我会怎么和Amy说这件事,我反问他:“你希望我怎么告诉她?”

无论如何Tim是不想再续前缘了,两性关系太累,他只想自由自在的过自己的生活。“你可以告诉她我就是个渣男,让她忘记我就好。”Tim说这话的时候其实还是流露出一丝对Amy的关心。可能他心底也未必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毫无感情。

20
忘记是自由的一种形式

电话的最后他犹豫了一下:”你能不能告诉我,Amy他到底得了什么病?”

我有些惊讶,他们之间这样亲密的关系,这样重大的一件事情他竟然还不知道她具体得了什么病?我当时想,到底是他们的确分手且不联系很久了?还是说他们的语言沟通障碍比我认为的还要大?

德国人受的教育很人性化,人权,平等和爱在他们的生活中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且他们比较真诚,很少说谎。所以我不确定他对她流露出的这种关心是来自基本的良善,还是因为以往情分?

所以我特别直接地问他:“对于Amy,你到底是什么想法,你还爱她吗?你们还有在一起的可能吗?”

他毫不犹豫地告诉我,那段感情早就是过去式了,你劝她忘记我吧。现在他只想过自己的生活,自由自在,无牵无挂。

Tim似乎在过去的很多感情里受过很多伤,或者说他没有处理两性关系的能力。他嘴里的德国女人似乎是魔鬼一般的存在。多次强调自己想从此孤独此生,估计在处理感情问题的能力上一直是很欠缺的,Amy并不是独例。跟这样的人谈恋爱,对方没有强大的内心,是很难维持的。

 我想,到这个份上,也是该结束了。一段爱情如果因为工作,生活有重重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唯独没有爱了,却是再难继续的。

21
军人工作的“保密性”

当天Amy也给我发了一连串的信息,因为她感觉Tim很生气她把她们的故事告诉了我,尤其是我帮她打电话给他母亲的事情。以及她特别担心如果他知道我知晓他的工作方面的事情,他会非常生气。

Amy其实成长在一个很好的家庭,言谈之间,我感觉她生活圈都是受教育程度非常高的人。她本人也是,非常理性温和。只在Tim这件事情上她就很容易变得六神无主。过分地紧张和计较俩人之间的细节。

于此同时Tim开始步步紧逼地问我:“我想知道,关于我你都知道多少?”

我心下了然,只告诉他:“主要就是你俩的罗曼史,工作方面我只知道你在阿富汗工作过。”

他继续逼问细节:“具体哪些事情呢?”

我总不能跟他一件件说,就说:“不过是一些女人介怀的过往情事。而且这也没什么重要的,工作方面可能你自己讲述的比她说得还要多,无非就是你在阿富汗工作过,参加过战争,况且我也未当真”。

结果他十分严肃地问我为何不当真?我告诉他,战争离我太遥远了,而且战争跟德国有什么关系呢?

于是他非常较真地给我发来好几段Youtube新闻,看标题都是德国士兵在中东的新闻。我因为在外面参加女儿班级野炊,都没有点开看。他隔一个小时问我一次是否相信了?很认真地告诉我他为哪些国际组织,以及去过那些国家效力,属于那种国际上一有争端他们就上前线的维和部队云云。

我失笑,他那么介意我知道他工作上的故事,这些事情我其实一点都不想知道,他给我讲那么详细作甚?

22
倾听者莫忘初衷

按照我的理解,这样的结局应该要比被骗的感觉好一点儿。只是不爱了,两个人谈不上谁对不起谁,大家可以好聚好散,潇洒点的可以做个朋友,无法接受的就相忘于江湖。

但是Amy的反应比我想象的要强烈。非常不理解Tim的若即若离,凭什么他可以在兴起时说love you,然后突然又会冷淡下来?她甚至有些气愤。毫不理会我说的“好聚好散”,虽然在那天与Tim通话以后又已经再一次把他的号码拉黑。

她抱着一团怨气说了很多他们俩之间点滴的恩怨,大都是Tim平常那些言行不一致的行为和冷暴力。比如他俩“分手”以后,三天两头地劝Amy找男朋友,开展新生活,待她真拿张男的照片说正在与那人尝试相处,他又抱怨不止:“你怎么可以找男朋友?”

在Amy絮叨的这些细节里,有一个核心思想:“他拖了自己这么多年,生病的源头就是因为他,谈一场恋爱,差点把命都搭进去了”。

一个好的倾听者应该不要抱太多自己的主观意识,尝试着包罗万象地了解每种思想。我想我不算一个好的倾听者。

在和Tim沟通以后,我就非常明确地认为:既然没有背叛和欺骗,只是不爱了,那么大家好聚好散吧。何不给往事留一点儿美好的念想?

Amy开始主动给我讲故事的时候说要听我的意见,多难听都可以。但是待我花了16天时间那么认真写好了她的故事,她却告诉我说不敢看。再结合Tim嘴里的故事,我就觉得可能在这段感情里面,Amy太能作了。

为此我认真地反驳了她很多观点,坚持地说:“我觉得Tim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生病这件事,怪不到他头上。如果你处理不好自己的情绪,跟别人没什么关系。”

这件事情发展到这里,我已然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帮助她走出困境,而并非像现在一样,尝试着去改变她的爱情观。

22
写作是一条重回人生的路

如果不是写作,在这样充斥着各种信息的快节奏社会生活中,我也不会有机会这样认真反思自己的言行。所以说写作不是人生,但它有时候却是一条重回人生的路。

后来我想起我妹妹控诉我早年不愿倾听的行为,在她迷茫的青春期里,我从来没有成为她感情上的慰藉,虽然我与她说的很多道理都是对的,但是在某些时候,我没有能够好好地理解到,人也是需要发泄情绪和缓冲期的。她说:“道理都懂,但是我需要的其实只是你的支持与安慰。”

可能那天我需要做的,就是听Amy控诉一段令她如鲠在喉的往事,而不是坚持自己那些条条是道的是非观。所以隔天在两个人都更冷静的时候,我们又继续聊了起来。她看起来已经不那么愤慨,我也渐渐能理解她当时的心境。

Amy说我是上帝派来拯救她的“船和飞机”,但时至今日,我仍然不能确定她是否on board。

人生就像一个很长的故事,你看得见开头,却永远也猜不中结尾。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这是一份生死大爱,多希望她来德国,即使不能在一起,但年轻的时候爱上一个人,当用尽全力,最后就算没有圆满也是无憾的。

但到后来知他早已经放弃,也知Amy再没有条件在这样辛苦的感情中纠缠,我希望她即使再不甘心,也要用力把他忘记,向前走再不回头。那个算命先生不是说过吗?她命里有两段感情,还会有孩子,我想,他说得应该没错。

23
渣男现形记

本来以为这个故事写到这里就结束了。我将这两万多字整理好,用美篇打印成了一本书邮寄给了Amy。我和她淡淡的君子之交一直保持着联系。偶尔想起来的时候我会在微信上问候她一声。

她过得不错,又在学新的语言。还开始学法式绣,发了好几个花样让我看,想亲手绣一个胸针给我。我想她应该也是慢慢地放下,生活终于开始朝前走了。

当这件事情快要被我遗忘在风中的时候。3个月后的某个晚上,我突然收到了一条来自TIM的信息。

“你好,我能问你一些问题吗?”

我回复他:“当然可以,你想问什么?”

他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有很多住在德国的中国女朋友吗”?

“当然有,然后呢(你想问什么)?”

他说:“我想问她们之中有单身的吗?我知道这是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我几乎是被这个愚蠢的问题震惊了!一个人的情商是要有多低才可以问得出这样的话?我几乎是有些被他气笑了,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没有,我是一个9岁女孩的妈妈,我身边的朋友都是已婚妇女!”

想了一会儿我觉得不解气,用他自己的话反问他:“你不是说要孤独终老吗?”

他说:“诚实的说,我并不想一个人。如果有一个在这里的中国女生可以交往的话就太好了。”

我的三观碎了一地:“你以前有个中国女朋友,你自己要分手的。”

“我知道,可是她不在德国,这段关系困难重重。如果她在德国的话就容易多了。”

我在德国生活多年,早就学会了不对德国人客气讲话。你客气人家还会当真,所以我也怼得很直白:“你要是个负责的男人,跨国恋有什么困难的。”

“你什么意思?”他可能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直接。

我说:“多的是跨国恋,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两个人真想要在一起,哪有什么困难?”

“可惜我的工作不允许。”他还不死心又问了一句:“你真的一个可以介绍给我认识的人都没有吗?”

“你的工作真的挺重要的,所以你不应该有中国女朋友。”我毫不客气地挖苦。

“可是如果我还是想要个中国女朋友,你会帮助我吗?”

“NEIN(不会)。”我回答得很干脆。

“好吧,我也只是问问。或者能跟我网上聊聊的也不错啊。”他还不死心。

“聊天的话,我建议您最好找个心理医生”。

“什么意思”?他似乎没有听懂我的讽刺。

我有些不耐烦了,就随口答:“没什么。”

但是他并没有Get到我不想跟他继续聊下去的暗示,继续说:“我又没有做错什么。”

我气不过还是回复了他:“我觉得你反正浪费了Amy很多年青春。现在你再谈一个中国女朋友,也不会好哪儿去。”说完我就再也没有理会他。

第二天早上,我把我和Tim的聊天记录全部截屏且发给了Amy,并且逐字逐句地翻译给她听了。我想这是一剂猛药。这下她终于可以彻底忘记这个渣男了。

Amy看了之后感谢我为她仗义执言,说自己心理满腹委屈,终于被理解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似乎不是我们所期盼的,但是若是她能因此放下这段往事,长痛不如短痛也是好的。

24
每当生活变成一道无解的题。

我一直在等待Amy告诉我,这件事情她已经彻底放下了。我替她写这个故事的初衷是希望她能抽离自己,用第三视角看待自己的故事。

每当生活变成一道无解的题,我就会抽离出来,变成自己生活的旁观者。就算是如此刻骨铭心的爱情,但若是能从局外看,又是不同的感觉了。

但是我始终也没有等到,我和Amy的最后一次谈话是今年3月,我问她身体是否安好。她告诉我还不错,还问我德国的疫情如何。

人生很多意外。大概一周前。我的微博收到一条陌生的留言:

“你好,我不知道你是否能看到我的信息。但是我想告诉你,你认识的那个中国女孩,她去世了,走得很突然。她有告诉过我,你总是很帮助她。”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想可能是Amy。加了那个女孩的微信。她是Amy口中的那个嫁到法国的闺蜜肖。在新加坡的时候就认识了,已经十多年了。

“AMY打电话给我,我接了听到是她妈妈的声音,就知道大事不好了。她4月19号的时候大出血,走了。”

“她前一段时间就有过一次大出血,事后跟我说差点没命了。”

通过肖的这些话,我又想起了Amy与我说起自己凶险病情时淡然的口气,与她谈起爱情时的情绪起伏完全相反。面对生死,她似乎一直很坦然。

我想上天冥冥中很多事情自有安排,我就是被上帝派去聆听她故事的那个人,尽管只陪她走过很微不足道的一小段路。她突然的离开还是让我有些无处安放,堵在鼻尖的黏液,是挥之不去的感伤。

25
弥留之际的爱情

我告诉了肖我和Amy的这段过往。以及我写的那个关于她的爱情故事。肖是她的好闺蜜,参与了她十几年的人生。自然也是知道TIM这个故事的:“Amy就是太执着,一直放不下。一个月前还在跟我说TIM的事情。

一个月前?难道从去年十月份渣男事件过后,Amy和他还有联系吗?我突然很想知道,到生命最后的时候,Amy有没有真的放下这段感情。又翻了好久手机,找到了TIM的电话。

我想Amy最放不下的大概是他了。

“Tim, 我想告诉你,Amy在19号因为癌症去世了。她的朋友告诉我,她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希望你没有忘记她。”

Tim回复得很快:“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我没有也不会忘记她。”

我想了一下,还是问了他:“我能不能问你,Amy从去年十月份以后又联系过你吗?”

“有的,她和我写过消息。”Tim说

“那她最后一次给你发消息是什么时候?”我很想知道,Amy这样一个情深的女人,知道了TIM那样渣男的一面后,为什么还是没有放下。

“最后一次是德国时间4月19日凌晨4.54分。”

那就是北京时间上午10点45分。Amy的妈妈告诉肖,她是北京时间19日下午离世的。肖很想知道,Amy在弥留之际,到底跟Tim说了什么?

Tim问我能不能跟我通电话,我答应了:“她19日跟你写了什么呢?Amy把你拉黑又加回去了吗?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Amy把Tim拉黑了无数次,又无数次加回来。我以为我给的那样一副猛药,至少让她清醒了。可是并没有。她在那件事情之后一直与他有联系。

肖说Amy在18/19这两天已经完全没有了气力。用脸夹着手机和人联系。联系的大概就是Tim了。

但是Tim说得漫不经心:“她大概意思就是说自己不太好了,跟我道别之类的。”我听了他这样一句轻描淡写的话,想起Amy这份浓厚的爱情,鼻子一酸,就哽咽了。

“她到最后还是放不下你。”我内心深深地为她不值,又感到凄凉。Tim竟然还在这样一个沉重的话题上问我:“你是在巴伐利亚州吧?你们那里疫情怎么样?”

Amy三月份的时候还不断地劝Tim戴口罩。但是Tim到现在也没有领情:“我们操练运动量大,戴口罩是很不健康的。”

我没有接话,他戴不戴口罩关我屁事。只说了“再见”。


再也不见。

我反复思量了和Amy的种种对话。我想她找我倾诉,就只是倾诉而已。而我不自觉地代入了自己的感情,我不是 一个专业的树洞。

佛说万事皆空,我们一生中到底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真的很难有一个界定。连孔夫子都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与多数人想的不一样,如果早知她没有多少时间,我想我是要劝她来一趟德国与Tim再相聚一次的,反正都是放不下,就算知道是假的感情,摸得着的也比看不见的强。至少她会收获一点她想像中的快乐。

很多人在文后留言替Amy不值得。可是什么是值得?尘世间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地像Amy这样狠狠地不顾一切地爱一场?仿佛来这人世间走一遭,就是为了遇见他,报答他前世之嗯一般。好多事情,难道不是天注定的吗?

我去Amy的微信上与她告了别,望天堂里没有病痛,她来世会遇见一段好的爱情。


The End

这是我第一次写她人的故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件事情,可是有时候我想:“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人这一辈子做点这样看起来没有什么意义的事情,生活才不只是一场买卖,它是有血有肉,有爱有恨,且有情有义的。

肖希望我能把这个故事完整的整理出来。留给她与Amy共同的朋友们一个念想。

都说人的死亡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在她停止呼吸的时候 ,她的肉体离开了这个世界。

第二个阶段是在她下葬的时候,人们来参加葬礼,怀念她的过往和人生,然后在社会上她死了,活着的世界里不再会有她的位置。

第三个阶段是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她的人把她忘记的时候,世界上再也没有了她的痕迹。

我想虽然Amy生前不愿意面对这个故事,但是我写的这个故事,会让她的朋友经常想起她,不会忘记她。这样也算是我替她,替她的朋友,来做了这件事情吧,遗忘才是真正的死亡,希望她永远活在你们的心里。

汤佳

2020年4月30日于德国

往期精彩回顾





秘鲁让人最快乐的平价美食

生活.旅行.南非记 | 从北半球到南半球,这么近,那么远!

新西兰海洋奇遇 | 拯救搁浅的领航鲸

转发分享


如果你喜欢本文,请分享到朋友圈,想要获得更多信息,请关注我。

作者简介

经历过奋不顾身的爱情,和说走就走的环球旅行。当激情褪去,我仍然要把柴米油盐的平淡日子写成一首诗。 已出版著作《亲爱的,这不只是一场旅行》《爱是有故事的旅行》,个人公号:爱是有故事的旅行(ID:eva-aroundworld)。新浪微博:@汤佳_爱是有故事的旅行


爱是有故事的旅行  

真正的浪漫

不是环游世界的旅行

而是将平凡琐碎的日子也过成一首诗

  

原文

版权归德国生活报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