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欧时大参

[原创]马克龙真人示范戴口罩有多难!学校为复课拼了:拆门+消毒,学生整天不离座!

来源 欧时大参/分类 法国/发布于 2020-05-07 04:00/留言 0
174
0


法国5月5日疫情数据

截至巴黎时间5月5日

法国新增死亡306例,累计死亡25201例。

新增确诊576例,累计确诊172589例;

住院治疗25548例,较前日净减少267例;

重症病例3696例,较前日净减少123例;

治愈出院51371例。


今天疫情如何?

目前,全球已有超过25万人死于新冠。据BFM新闻台估计,美国6月死亡人数可能会超过10万人。

昨天,法国参议院否决了政府的5月11日解封方案,不过该结果并不会对解封工作产生影响。

返校和公交问题可谓是解封方案中难度系数极高的工作,今天的法国新闻则继续围绕着返校大戏展开:

昨天,总理菲利普就在参议院面前铿锵有力地强调,失学是“定时炸弹”、返学是“优先事项”。

不过在具体实施层面,基层已经连续几天叫苦不迭,称管理层4月29日发布的复课要求之严格、囊括范围之广泛,“实在是做不到啊”。

包括巴黎市长伊达尔戈(Anne Hidalgo)在内的巴黎大区316名市长干脆致函法国总统马克龙,要求推迟5月11日以后开学的政令。“带头大哥”伊达尔戈还表示,14日才会开始复课、全市可能只收15%的学生。巴黎市府5日表示,希望每班不超过10人,幼儿园每班人数应更少。而按教育部的规定,小学每班15人,幼儿园每班10人。

不过,教育部长布朗盖也霸气地表示:“学校接收多少学生,做决定的不是巴黎市长,而是教育部。”

面对这种头疼状况,总统马克龙和教育部长布朗盖今天一早双双戴上了帅气的黑口罩,奔往巴黎西郊78省普瓦西(Poissy)一所小学视察了。

 马克龙走进教室后,用“作揖”代替握手,向老师问好。(BFM截图)

这让人不禁想起,疫情爆发以来,马克龙一直在“东奔西走”、身处舆情的风口浪尖:去战地医院视察、去农业大区慰问食品生产人员、去马赛访问有争议的医生……

在直播镜头里,马克龙平静地和孩子们“套近乎”,多次问孩子们:你们感觉怎么样?你爸妈做什么工作?会不会担心?

 马克龙与小朋友近距离交流。(BFM截图)

他还跟孩子们上了“防疫课”,解释了口罩和勤洗手的作用:

 总统真人现场示范防疫措施:5日上午,马克龙在向小朋友介绍防疫基本措施时解释说:“我们大人需要戴口罩,但是很多人像我这样,总是用手去摸口罩、调整口罩位置,那么摸完口罩,就必须立即洗手。”(BFM截图)

镜头特写还展示了法国总统口罩的三色国旗标志。

据悉,马克龙佩戴的口罩由法国奥布省(Aube)Saint-Pouange的Chanteclair纺织厂生产,一只4.92欧元。法国武器装备总署(DGA)此前已对口罩做过透气性和过滤性检测。

不知道“总统同款口罩”是否会热销(马克龙在镜头前摸了口罩很多次)?

 马克龙戴的印有法国国旗三色标志的口罩。(法新社图)

我们可以看到,教室中孩子们的桌椅已经分得较开:

 图中小姑娘的妈妈是在新冠病区工作的医护人员,自己长大想当老师。图为她给大家演示如何正确洗手。(BFM截图)

视察完后,马克龙还接受了采访,虽然没透露什么新消息,但传递了坚决复课的讯息:

 考察结束后,马克龙在教室接受两名记者采访,三人都没有戴口罩。(BFM截图)

1. 重要的不是复课的学校有多少,而是逐步复课的事实。

2. 他希望看到“有序复课”、而不是一股脑扎堆复课:“我的目标是,让所有跟不上课业、急需返校的孩子有课可上。”

3. 他理解市长的担心与教师对复课的担心,并保证“绝不会让教师置于危险境地”。

4. 国家还在与各校校长们研究防疫措施:减少每班学生人数、调整课时等。

总统表态一出,不知道各地的“抱怨”声会不会减弱一些?

 

此外,马克龙还重申:

1. “尚未打赢疫情狙击战”,只是“疫情放缓”而已。法国将迎来“新的防疫阶段”;

2. 今年夏天,大家必须限制国际出行,“尽量呆在欧洲”;

3. 现在谈假期具体安排为时尚早,等6月初“再议”。

紧锣密鼓的“复课准备战”

安抚焦虑的家长

对于学校来说,首先要面对的是家长的焦虑情绪:一些家长急着要把孩子送回学校,而另一些则坚决反对复课。

老师们得先统计好愿意返校的学生人数才好做下一步安排。

例如,里昂八区政府向该区所有学生家长发邮件询问送孩子返校、在食堂吃午餐的意愿,但问题是,很多学生家里根本没有网络。

区内一所幼儿园园长表示,自己不得不挨家挨户打电话询问:“很多家长目前不工作,也不打算把孩子送回幼儿园。”

而在马赛北部街区一所强化优先教育(REP+)小学,280名学生里只有十几名愿意在复课后返校。

另一方面,学校还得安抚那些急着将孩子送回学校的家长们。

由于条件限制,学校没法在第一时间接收所有学生。比如巴黎市就决定,5月11日后,学校暂时只接收医护人员、教师、警察、消防员、商人或殡葬行业从业人员的子女。

5月14日起,将逐步接收巴黎公交公司RATP和法国国铁SNCF员工子女,以及有学业“脱钩”风险学生、单亲家庭子女、残障学生,届时,幼儿园大班(GS)、小学一年级(CP)和五年级(CM2)也将复课。

谁来远程教学?

复课后,一部分教师必将回归学校。

那么问题来了,谁来继续远程教学呢?

教育部目前已确认的只有一点,那就是返校教学的老师们,将不再需要进行远程教学。

教育部在昨天的通报中称,“健康状况脆弱”的教师可继续远程教学。

这又难免让一些不得不“抛下自己子女”、回归学校的教师感到“心理不平衡”。

“很多孩子回家后连法语都不说了”

接下来问题又来了,既然远程教学的师资力量减弱了,那不返校的学生咋办?

布卢瓦市(Blois)Mirabeau小学(REP+)校长Juliette Bigot就很担忧:

“我们花了好些时间才让孩子们适应远程教学。要知道,很多孩子回家后就不说法语了。如果老师却要回到学校进行实体教学,还能有精力管他们吗?”

“我们连门都拆了”

另一个让学校欲哭无泪的是卫生清洁工作。

法国西部勒东县(Redon)一所小学校长表示,自己已经操碎了心。为了尽可能减少传染源,学校还不惜拆掉了一扇门。

“还得把教室的桌椅搬走一些,以确保每张书桌相隔一米远。”

此外,学校还得在地上粘贴标识,规定学生活动方向,避免路线交叉。不知道活泼乱跳的小“魔兽”们是否能按照“地图”乖乖行事?

“每个孩子滑一次,就得消毒一次”

在幼儿园,玩具都被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单人小课桌:

“每个孩子将有一份自己的玩具(铅笔、拼图、积木等)。每隔几天互换玩具,当然前提是先给所有物品进行消毒。”

巴黎东部一家幼儿园园长表示,积木都已经收起来了,“因为消毒太麻烦”。

滑滑梯怎么办?“要按照教育部的卫生规定,每个孩子滑一次,就得消毒一次。”

比起给玩具消毒,如何让5、6岁的小娃们“保持社交距离”简直是个大难题。

法国北部鲁贝市的Legouve小学就无奈地出了一个“损招”,要求学生一整天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课间休息也不例外!

午餐怎么解决?!

另一个大难题是如何“安全地”吃午餐?按教育部规定,若食堂条件不允许,学生要在教室吃饭。

Legouve小学决定,将午餐时间从原先的11:30-13:30扩大到11点至14点,这样可以保证孩子们能吃上热乎饭菜,不至于一窝蜂挤在食堂里。

而巴黎市则还没有确定午餐方式,市长表示仍在纠结:是让孩子们去食堂吃饭?还是在教室里吃“盒饭”?

家长们对孩子的担心不必多言,不过与此同时,部分家长却反其道而行之、巴不得孩子能早点返校:

“如果不能返校,我会失望透顶”

家住92省的项目主管Camille有3个孩子,分别在读幼儿园、小学二年级( CE1)和三年级(CE2)。

她很担心孩子们无法正常返校:虽然已有了复课计划,但5月25日之前返学“肯定是不可能的”,幼儿园“就更说不准了”。

事实上,自己较大2个孩子能不能正常返校,她心里实在没谱:“每个班仅有12名学生……而且一周只上2天课”。再加上“我一直可以远程工作”,所以可能“我的孩子应该不属于优先返学的那一批”。

这位“心大”的母亲面对镜头贡献了一个金句:“如果他们不能返校的话,我会感到特别失望”。

除了“职场家庭兼顾”的考虑,一些家长希望孩子返校也是希望他们能恢复一定的社交生活,而不是闷在家中互相干瞪眼:

“让他重回校园生活”

家住92省、从事旅游行业的Marina同样希望小学一年级的儿子可以在好的条件下返学:

“我希望到时候他可以重返校园,和同学老师待在一起。”

埃松省的一名幼儿园主管Pauline也盼着幼儿园中班的女儿可以重回课堂、”和小伙伴们待在一起”。

“我们一丁点儿消息都没有”

刚提到的这两名家长对学校的卫生防疫措施都感到“一头雾水”。

Marina对即将落实的“防疫之道”知之甚少:“连兴趣班的老师们都没有消息”。

Pauline 甚至直言“开局不太好”:

“我们一丁点儿消息都没有,学校只是问我们,想不想把孩子们送回学校。我知道周四学校要开会,盘算着周末我们会知道的多一点儿,但我感觉,这个开局不太好。”

此外,Marina还担心2个月的“失学状态”会留下隐患:“我不是老师,没法向他解释很多东西,尤其是数学。” 

“失学5个月,底线都不要了”

家住77省、身为教师的Louise火气就旺得多:“有的老师说5月不会重回讲台,很多家长也和我说不会把孩子送回学校。家长、老师统统撂挑子,那会产生什么后果?已经停课两个月,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如果孩子们夏天之前不能复课,那就是5个月不上课。失学五个月,底线都不要了。”

表示“很失望”的Louise希望自己9月份就要升初一的儿子能“尽快返校”。

事实上,Louise觉得“被失学”简直是后患无穷:“虽然交代下去的任务都被认真地完成,但……这和课堂教学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而且,她觉得即便拖到9月份,老问题还是没法解决:“那时候病毒消失了吗?”,“孩子们会更遵守卫生要求吗?我看,无论两个月还是六个月,情况都是一样的……以前,人们为义务教育奔走呐喊了好几个世纪,但现在,我们却在给孩子树立坏榜样”。


(欧洲时报/ 原野、马行健、靖树 编译报道)

编辑:靖树

点击阅读原文,欧美疫情数据图不间断更新中!

点按以下二维码,更多精彩资讯尽在掌握


文章好看就点这里

原文

版权归欧时大参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