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英伦圈

法国病死率欧洲第一?各国统计方式竟有这么多不同…

来源 英伦圈/分类 英国/发布于 2020-05-15 20:01/留言 0
116
0



法国5月14日疫情数据

截至巴黎时间5月14日

法国新增死亡83例,累计死亡27074例。

新增确诊507例*,累计确诊181460例;

住院治疗21071例,较前日净减少524例;

重症病例2428例,较前日净减少114例;

治愈出院58673例。

从今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在法国爆发以来,法国社会与疫情相关的争议话题从口罩匮乏、检测力度不够,到禁足“太晚太宽松”此起彼伏,法国社交网络上对法国“超高”的新冠病死率质疑疑声越来越高,一些网友更是指责政府“抗疫不力”。事实真是如此吗?
病死率:死亡人数统计方式大不同
首先来看一下在网上广为流传的一张各国家和地区新冠死亡病例占总确诊病例数的比例对比图,图表显示,截至4月23日,法国新冠病死率最高(17.9),比利时第二(15.2),英国第三(13.6),之后依次是意大利(13.4),瑞典(12.1),荷兰(11.7),西班牙(10.4)。
 推特账号@NaphtalineLeBon,表格来源Our World in Data。(注:表格中的乌克兰病死率有错,正确应为2.61。)
对此,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Inserm)名誉研究员、流行病学专家Pierre-Yves Scarabin向法国Franceinfo新闻台指出,虽然这张图表上的数据没错(乌克兰除外),但要注意的是,该比例是确诊病例中的死亡比例(létalité,病死率CFR),而不是新冠感染死亡人数占该国总人口数比(mortalité,“整体死亡率”),普通民众常把二者混淆
此外,需要指出的是,要计算病死率,分母的统计至关重要,而分母,即确诊患者的数量又与各国病毒检测政策密切相关。
各国病死率对比。(Franceinfo网站截图)
日内瓦大学全球公共卫生研究所主任、流行病学专家弗拉奥尔Antoine Flahault指出:“检测得越多,确诊病例就越多,其中轻微症状、无症状病例也会更多,整体死亡率便随之降低。”
法国国家人口研究所(Ined)研究员Myriam Khlat表示,“与大部分国家相比,法国进行的检测数量微不足道,因此确诊病患数也较少(分母小),新冠病死率就显得较高。”
英国的情况和法国差不多,也是只对病情严重的高风险人群进行测试。
弗拉奥尔指出,德国进行大量检测,“找到了更多病毒携带者,对控制疫情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确诊者被建议佩戴口罩、自我隔离,确诊患者的接触者也接受检测。(法国解封后采取了同样的措施。)“不检测并不是光让统计数据不准确,更糟糕的是让病毒携带者在不自知的情况下继续感染更多人。”
此外,病毒检测的时机也很重要。德国和韩国从疫情最初期就进行积极测试,而意大利则是在疫情已经严重后开始增加检测的,因此,致死率相对较高。
另一个问题是,各国对分子(新冠感染死亡人数)的统计方式也不尽相同:
西班牙和德国统计了所有新冠病毒检测阳性者;
而法国和英国最初只统计了医院的新冠感染病亡人数,养老院中的新冠病亡人数在后期才陆续纳入统计数据中;
意大利并未对养老院的新冠死亡人数进行系统性统计。
美国的情况则更加复杂,每个州的统计方式都不一样:纽约州统计了养老院新冠病亡人数,而加州却没有。
相比之下,比利时仿佛是“泥石流中的一股清流”——该国把疑似感染(未做病毒检测)病亡人数一并统计。
关于比利时的死亡人数统计方式,该国健康研究院病毒类疾病部门负责人、病毒学专家Steven Van Gucht在接受法国《世界报》采访时解释说,这种统计方式不是我们发明的,我们执行了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建议的标准操作。欧洲疾控中心指示如何在疫情期间统计数据,如何统计实验室测试确诊的死亡病例,以及那些疑似或可疑病例——也就是那些未经过测试,但根据医生通过观察基础症状确诊的新冠状病毒感染者。
Steven Van Gucht表示,将这些疑似病例纳入统计非常重要,尤其是在疫情初期缺乏检测,但需要评估医院外、养老院内等其他地点的疫情蔓延情况时。如果不这样做,就面临着严重低估疫情的风险。目前,比利时已在养老院发起大规模检测,与超高死亡率有关的数据也能够帮助进一步完善数据。
关于超高死亡率统计,Steven Van Gucht表示,反馈数据会有两至三周的延迟,但证实了我们的估算非常接近真实情况,甚至有所低估新冠病毒相关死亡人数。这证明了统计疑似病例的重要性。对于那些只考虑由实验室检测确诊的医院内死亡病例的国家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Steven Van Gucht指出,受疫情影响,不少老人,根据他们自己的意愿或者医生的建议,并未入院治疗而是选择在医院以外的其他地方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
整体死亡率“意义不大”
看完病死率,现在我们再来看看死亡率(mortalité)。下面是另一张在网上广为流传的则是各国死亡率对比图:
 推特账号@EtRobes,数据来源: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ECDC)。
根据Franceinfo新闻网统计,截至4月27日,比利时以每百万人口死亡621人的整体死亡率,成为欧洲第一。西班牙次之,每百万人口496人死亡;法国每百万人口中有341人死亡。
各国整体死亡率对比。(Franceinfo网站截图)
负责跟踪新冠整体死亡率工作的法国国家人口研究所(Ined)研究员科拉Myriam Khlat向Franceinfo表示,整体死亡率最的大问题是,“局部死亡率”被平均,无法体现聚集性感染。她认为,在各地死亡率差别极大、疫情 “局部爆发”的前提下,讨论全国死亡率就没什么意义了。她还指出,用人口较少国家(如比利时)的全国死亡率与美国相比(分母大很多)也不太公平。
科拉同时表示,纠结中国的整体死亡率“没太大意义”,因为中国很大,而新冠肺炎疫情主要还是局限在湖北一个省爆发。
法国国家人口研究所(Ined)另一名研究员纪尧Micel Guillot则表示,流行病学最重要的是看感染和死亡这两个绝对数值,“从这个角度看,硬要说法国防控疫情工作做得很糟糕,有失偏颇。”
感染致死率IFR“更准确
病死率和整体死亡率都不准确,那该看什么指数?
流行病学专家普遍认为,感染致死率(IFR),即死亡人数占总感染人数比例相对准确。具体来说,就是死亡人数占病毒血清阳性(有病毒抗体)人数的比例。这种计算法方得到比例基本可以看作是真实的疾病死亡率。
不过,法国卫生部尚未发起大规模血清检测,理由是目前未找到“靠谱的”血清检测试剂。此外,一些法国专家也指出血清检测的局限性:由于抗体检测是对人体血液中的抗体水平进行检测,然而在疾病的感染早期,人体内可能还没有产生抗体,所以它存在检测的窗口期。
根据法国国立农业食品环境研究所(INRAE)的一份报告预计,法国感染致死率(IFR)约为0.8%左右,比确诊病死率(CFR)14.5%要低得多。
同期死亡率“更全面
除了以上三个指数,比较“同期死亡率”被认为是一个“全面”衡量流行病严重程度的指数。
根据法国国家统经所(INSEE)的数据,2020年3月1日至4月13日期间,法国死亡率比2019年高出25%。根据《纽约时报》的数据,法国死亡率增幅与瑞士相当,比瑞典高(+18%),但比邻国比利时(+34%)、荷兰(+41%)、西班牙(+67%)都要低。
法国国家人口研究所(Ined)研究员纪尧指出,计算死亡率增幅的好处在于,这种统计更全面,不仅可以统计医院、养老院和在家死亡人数,并且可以将一些没有确诊但死于“肺炎”的人员囊括在内。
日内瓦大学全球公共卫生研究所主任、流行病学专家弗拉奥尔也强调,这种统计方法不仅可以计算新冠病毒直接导致的死亡人数,还包括了新冠间接受害者:本身有基础疾病有感染新冠病毒导致健康状况雪上加霜,或者因为疫情期间实施的禁足令和疫情后经济危机间接导致的死亡。
不过,疫情也间接减少了一些其他原因的死亡:禁足期间法国一些地区的交通事故死亡率减少了九成。
法国《世界报》此前曾发文解释,在法国统计因新冠病亡的确切人数需要“好几个月”。
在法国,医院、养老院、在家死亡人员的死亡证明由医生开具后,“行政联”很快就会被送到统经所,但注明具体死因的“医疗联”则需要上报当地市镇府、大区卫生署多个机构,经过好几周才能送达法国流行病中心医疗死因部门(CépiDc- Inserm)。
而医疗死因部在收到医生填写的“医疗联”后,还需要通过编码技术员(codeur)录入系统,再进行统计。问题是,目前全法只有4个编码员(每年录入60万份死亡证明),2012年还有12个,但因为老员工退休不再招聘新人等原因,到明年(2021年)将只剩下1个编码员;而德国则有50个编码员(每年录入90万份死亡证明)。
 法国流行病中心医疗死因部门(CépiDc- Inserm)2017年发布的一则招聘编码员广告。
法国流行病中心医疗死因部门负责人Claire Morgand向《世界报》表示,四月底,该部门陆续收到8000张死因是“感染新冠”的死亡证明,而这些证明是“2月底”的!
她表示,预估截至5月初法国有3.5万-3.8万死亡人员的死因是疑似感染新冠病毒,并指出,法国新冠病亡人数统计结果可能要在最后一名死亡人员死后的12-18个月才能出来……
Z分数z-score,最精确
对最精确指数的寻找最后来到了Z分数,该指数能够以周为单位,循序渐进地展现死亡率的变化。Z分数小于2时,便不存在过高死亡率;位于2至4时,存在“轻微过高”死亡;位于4至7时,“中等过高”;位于7至10时,“很高”;位于10至15时,“非常高”;超过15时,“极度过高”。
Z分数由丹麦公告研究机构“丹麦国立血清研究所”计算,他们的数据来自包括法国公共卫生局(Santé publique France)在内的28个欧洲合作伙伴,数据随后被发布在 l’EuroMoMo网站。
相比往年最高的每周Z分数分别为:英国(48.77)、西班牙 (34.27)、比利时(27.26)、荷兰(24.28)、意大利(22.34)、法国 (21.43),瑞士与瑞典的周数据峰值未超过12.46和10.90。
 Franceinfo新闻台报道截图。
精确是Z分数的好处所在,因为它可以考虑到很多的因素,首先是死亡数在始终处于变化。“比如季节性变化,冬天死的人要比夏天多;还存在年份之间的变化,因为死亡率随着预期寿命的提高在不断下降,最后是一些偶然变化。” 纪尧表示,“国家越小,这些偶然变化就越突出,Z分数会考虑到这些变化,然后根据周与周之间的惯例变化,展现出死亡率的升高是否存在特殊。”
日内瓦大学全球公共卫生研究所主任、流行病学专家弗拉奥尔却有不同看法,他不认为Z分数是一项非参照不可的指标。“死亡率已经超出如此之高,这样的修正在现阶段并不会带来大的意义,对于一篇科学论文来说,它更加精确;但对于普罗大众来说,我不确定Z分数能让人把疫情看得更清楚。”
有一点可以确认,流行病学家、人口学家都承认,“解释死亡率数据、对比各国死亡率,是件很困难的事。”

(英伦圈推荐,刊载自圈哥小伙伴”欧时大参oushi1983″,原作者:欧洲时报原野、马行健,豆,转载请注明。)

原文

版权归英伦圈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