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英伦圈

在外被当众羞辱3、4次,回国”斥巨资”上网课…今年的留学生太难

来源 英伦圈/分类 英国/发布于 2020-06-17 20:02/留言 0
72
0

0616

英国疫情速递

英国今日新增1279累计298136新增死亡233累计死亡41969


英国官方目前仍未更新治愈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公布的英国治愈数为1284例。


图:英国卫生部官方推特

图: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据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目前全球累计确诊数超807万死亡数达41万

图: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据

英国大学联盟(Universities UK)在《2019 年英国留学生报告》中称,作为留学生主要生源地,中国大陆在英留学生人数达10.6万人(本科以上),占在英留学生总人数的 23.2%

这意味着,因疫情而“滞留”英国的毕业生人数也相当庞大。
与此同时,《泰晤士高等教育报》援引教育机构 UniQuest 的数据显示,今年 4 月份的英国留学咨询量较去年同期暴增了67%
图为英国大学联盟标志

随着英国逐步解封,以及去年宣布重新开放留学生PSW工作签证,英国 留学申请人数近期出现堆积性增长
但此时的英国俨然成了一座“围城”,机遇与疑虑同时 摆在众多的毕业生和新生面前。

毕业生:回国求职之路何在?

疫情之下,国际航班缩减后,在英应届毕业生受到最直接的影响
机票一票难求, 归国之路十分辗转;
无论是大幅缩减的英国工作岗位,还是因无法回国而错过的暑期实习,都让本该抓住“黄金期”的应届生们陷 入了现实“两难”。疫情所放大的歧视,更加剧了留学生的焦虑和“边缘感”。 

在华威大学大数据专业攻读硕士学位的 Frankie 告诉记者,自疫情在英国抬头后,他就踏上了漫漫回家路,从伦敦到江苏,他经历了各种波折——

机票疑似被取消,机票被超售,险些不能登机,落地就被隔离, 之后又被通知为密切接触者进行二次检测和隔离。

当一切尘埃落定后,在中国完成毕业论文也并不轻松。“许多本来在图书馆可以借到的书和资源,都要‘斥巨资’购买”。
面对即将完成从学生到求职者的角色转换,Frankie 告诉圈哥,现在对未来感到有些迷茫,疫情之下各行业形势均不乐观,不过还是希望能有机会到行业领先的互联网公司就业,积累经验后或许也会考虑创业,投身公益也是选择之一,“这样也不枉花了这么多学费学到的东西”,他笑称。 
同样于今年毕业、就读于英国南部某高校时尚营销专业的小 L 本想要毕业后留英工作,但无力改变的歧视和英国就业的整体萧条使她转变了想法

“我住的比较远,有时候没赶上校巴,只能坐火车上学。因为亚洲面孔,甚至一天在车站被当众羞辱三四次。当地人有的看到我就立刻竖起衣领挡住口鼻,甚至朝我吐口水、骂脏话。当下我根本来不及反应。”

小L回忆道:“我在封城的前一周还跑去牛津做笔试,当时很多中国留学生们都在三四月抢票回国,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在英求职的竞争力,但很多英国公司都回复我说今年不计划招新。”

她表示,对于大部分普通留学生来说,在英求职变难是很现实的问题 

目前,小L已几经辗转回国,打算放弃今年的秋招,去做一个画室的市场运营,她形容这个选择是“重新开始”,但面临疫情之下的求职困境,她表示:

“我反而不想要盲目地入流,干脆走一步看一步,先干自己喜欢的事情吧。” 
疫情期间,很多毕业生因机票被接连取消,而面临着无法归国的困境,陈彤就是其中一位。
她目前就读于华威大学,直到3月底,学校将接下来的课程和考试都转到线上的消息才姗姗来迟。
在此期间,陈彤做出了暂时不回国的决定。

“我去问了在意大利的同学, 那时候他们的疫情比英国还要严重得多,但封城之后的日常生活和物资供应等完全没有问题,我的心也放下了。” 
此外,由于航线紧缩,即使回国留给陈彤的时间也很紧张,她表示:“我是一个不喜欢因为突发状况而打破规划的人。要一两天之内把所有行李打包收好,然后甩下房子和东西回国,对我来说很难。” 
陈彤一早就规划好在研究生毕业后回国求职,眼下她计划将主要精力放在毕业论文和秋招上,她表示,好在很多企业采用在线招聘,为身处海外的自己提供了渠道,也减少了对她的牵制。
然而,饱和的人才市场加剧了竞争,她补充说:“疫情本来就已经影响到了之前的春招,处于失业状态的毕业生们全都积压到今年秋招,再加上很多公司倒闭或裁员,总体需求变小,我的压力还是比较大。”
来自威斯敏斯特大学交互媒体专业的硕士在读生米兰达的情况也和陈彤类似。
从3月起,她就开始关注回国机票,然而所购的三张机票被接连取消,直接导致她无法入职此前与中国洽谈好的实习岗位。英国疫情的蔓延也导致学校提供的实习机会被取消,此前计划被全盘打乱。
威斯敏斯特大学在3月23日开始线上教学,这对米兰达的课程学习影响很大。她表示,自己的专业偏技术性,上课和做项目时需要不同软件(如sketch、principle、unity等)都只有机房才会配备
“而现在变成网课后,老师只能讲理论,但是我们不能用软件练习。虽然可以自己下载软件,但是所有软件都付费。因此实操的可能性降低了。” 她补充道。
此外,米兰达称自己的自律性也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之前我工作和生活的作息正常, 但变成网课后,如果课堂是 11点开始,那么10点58分进入教室都可以,这就导致有时会睡得晚点才起来。” 米兰达说。
目前,米兰达在官网抢到了9月4日飞上海的机票,价格约2.9万元(人民币,下同),但与目前回国留学生普遍需支付的5至7万元相比,已经算便宜了
和陈彤一样,米兰达的计划也是先把论文写好,等9月回国之后,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入互联网公司工作,争取转正。

在读生:回家还是留守?

对于在读的本科生、博士生或是刚刚结束预科学习、即将步入正课的留学生们来说,这个暑假可谓是“最纠结”的一段时期。
离家太久后的思乡尚未完成的学业成了天平的两端,有些人选择辗转回国,有些则决定留守英国。 

回家

VS.

留守

由于考试集中在6月,伦敦大学学院的地理系大二在读生黄清心原本并没有打算在这之前离开。但疫情蔓延后,学校停课,黄清心改变了想法。
加价后,她终于买到了一张价值 3.8 万元的机票,在3月24日离开伦敦,由广州中转回到家乡赣州。
图:BBC新闻
谈及回国经历,黄清心称“十分艰辛”。她分享道:“做了很多核酸检测,特别难受

隔离期间住的酒店其实蛮糟糕的,吃的也不好。但是工作人员虽然很辛苦,对我们态度也很好。

而对于网上授课,黄清心称其“影响并不大”

之前因为学校教职工罢工,很多课程都被取消了。因此,即使在疫情发生前,我也没有去学校上课,只是在家自学。” 她解释道。 
就读于伦敦大学学院工程系的博士生褚同学和华威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博士生杜博闻则表示这次疫情导致的“云学习”对科研进展造成了一定影响,现在大多依托于办公软件和远程连线进行技术交流和开会因此理论研究尚可维持进度

但涉及与学校的设备和网络连接等技术问题,也时有障碍。
杜博闻也与记者分享了自己的担心,“今年多数学术会议都被取消,科研成果受到一定影响,远程答辩可能也与往常有所不同”。 
不过两人均提到,受影响最大的,当属生物和化学等需要实验器械和实验环境的专业
据悉,有部分相关专业博士生选择暂时休学,暂停当下的研究,也有部分博士生从实验类直接转入理论研究,尽可能利用当下时间。 
Coco 目前刚刚结束了谢菲尔德的硕士预科课程,虽然有些想家,但这个暑假她打算“留守”英国
“原本我打算夏天回国实习的,但对于我这种9月份还要回来上课的学生来说,风险和成本太大,再加上来回隔离,一个月的时间就没有了。更担心万一到时候政策变化,无法回英国,就更麻烦了。
图:金融时报
她表示,整个第三学期自己都是在网课中度过的。“最明显的一点感受就是课程时间的缩短,比如原本每周至少4小时的研讨课减少到每周一小时,助教会集中回答自学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这就很考验自律性,因为成天宅在家里,很容易作息混乱、拖延、懈怠。
在英国就业一直是备受留学生关心的话题,虽然杜博闻分析,就业政策和企业的招聘规模会受到一定影响,英国大学经费受挫,或会减少雇佣研究人员因而影响到留学生就职,但这其中也不乏机遇。 
褚同学持乐观的态度:

“首先,疫情总会过去,长期形势还是向好的“,他说,近三年目睹了英国整体移民政策的变化,感觉有愈加开放的趋势,尤其是最近出台的积分制移民政策,理工型博士生可能更容易达到签证要求的分数。

图:每日快讯报
同时学校也会有一定的支持和推荐,譬如与学院合作的公司可能会提供一些工作机会,导师也有可能推荐博士生继续从事相关科研工作,“比如做博士后研究,或者到研究所”,褚同学提到。
图为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学生服务中心
Coco 也表示,特殊时期,无论是回国求职还是留英求职,都是风险与机遇并存的。 
但大环境还是更多地给自己带来了焦虑,尤其是当本科同学们都在中国参与了暑期实习的项目。“今年全球的就业形势都很严峻,到明年可能会更加不乐观。”她说到。

新生:延期或转线上,这学还上吗?

随着英国疫情渐缓和 PSW 签证的开放,很多2021届的新生们还是很向往能早日踏上异国求学路
与此同时,对于或将面临的教学方式调整及未来毕业后的发展方向,大家也表露出一些相似的担忧和迷茫
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和金融硕士毕业生一一现在在香港工作,去年毕业的她准备再次来英国读第二硕士。她表示,主要是“要知道自己想学的到底是什么,研究好读完之后的价值”。
她目前的工作让她想在风险管理方向发展,因此“申请了量化金融 (Quantitative Finance)相关硕士”。
此外,出于个人原因,一一希望可以在英国生活、工作,英国政府于今年恢复毕业生两年工作签证(PSW)政策,是今年入学学生的优势,读完第二硕士之后可以继续留在英国找工作,时间上也宽裕了很多。 
图:泰晤士高等教育网
新冠疫情的冲击令人措手不及,但还没有动摇一一想回到英国读第二硕士的意愿。她表示,疫情使开课时间变得不确定,想到未来或面临大量网课,一一坦言:“感觉学费交得有点亏”
但据目前学校方面给出的消息,开学授课还在计划之中,开学时间也未变,所以她还是保持乐观心态。
同时,6 月中是英国大学电子录取通知书(CAS)发放时间,届时大使馆也都开门了,应该不会影响正常开学,但“如果之后英国疫情的情况还不见好,学校会考虑使用一部分网课”。
准备在今年9月入读谢菲尔德大学的阿哲说:“在家太久,就算是线上开学依旧很期待。”
原本在今年3月就应入学的阿哲受疫情影响,得到学校通知9月开学。最近又收到校方邮件通知:课程已转线上,无法到达英国的同学可以通过在线虚拟学习中心开展学业
阿哲说,线上授课有为期 21 天的适应期,如果学生感到不满意,可以再选择到英国学校就读、推迟到之后线下入学或获得全额学费退款 
图:每日快讯报
谈到对此的看法,阿哲笑谈:“肯定是觉得学费没那么值,而且对辅导课(Tutorial)、做展示和小组作业等也有点疑惑,不知道会怎么进行。但我还是对教学质量比较有信心,毕竟还是相同的老师教,就是面对面交流的时间可能会变少。” 
阿哲希望能尽快到英国,体会当地文化。“毕竟当地的环境还有人、事、物都很重要,如果没有实际生活的经历,很可能不适应。” 
她说,“虽然长期而言,未必一定留在英国发展,但也很想能体验当地文化并且有相应的工作经验”。 
收到伦敦国王学院哲学专业研究型硕士录取通知的金同学,和收到伦敦大学学院教育心理学录取通知的 Rachel 也都告诉记者, 秋季入学可能会转战线上
金同学本科学校的老师告诉他,如果不能面对面跟老师交流,学习成果可能会“大打折扣”,但他认为如果实际情况所限,自己若是能把握住学习节奏,即使线上教学,“应该还是没问题”
Rachel则不无担心,“虽然学校承诺说线上也不会打折扣,但还是觉得肯定在学校学习效果更好
图:卫报
而对在英国就业,金同学和 Rachel 则持保留观点。金同学说,有机会也想去北美等地的学府进一步攻读博士学位,未必会即刻考虑就业。Rachel担心自己无法快速适应英国的环境或生活,将来想回到中国发展。 
五位同学均表示,不会考虑延期入学王逸然称:“目前看,英国的疫情渐趋于稳定。”Rachel 也说:“毕竟不知道下一年还会发生什么事。”



九项原则护航复学,英国高校全力招新

受新冠疫情影响,英国今年新入学的国际生数量将大幅下降,其中来自中国等八个东亚国家的留学生将减少近1.4 万人,约占国际学生总数的 12%
为减轻疫情 对英国留学教育产业的冲击,挽留国际生源,6月3日,由137所英国大学组成的英国大学联合会(Universities UK)发布了《大学解封的原则和注意事项》(以下 简称《原则》),为英国各大高校的复学提供了九个原则
今天第三条推送就有与中国留学生尤为相关的信息、以及各高校随即采取的相应措施。


也可在后台回复【原则,了解英国部分高校的抗疫/解封新政策~

(英伦圈原创,由欧洲时报记者陈斯睿、田皓雪子,实习记者李悦欣、蔡蕊报道报道,编辑:品三,图片除了标注来源外均来源于网络,转载请注明。)

原文

版权归英伦圈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