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新欧洲

“流浪汉都是靠乞讨和救济为生的懒汉”,巴黎人告诉你,即使有工作也会惨到只能睡地铁…

来源 新欧洲/分类 法国/发布于 2019-11-20 22:01/留言 0
171
0



作者:木南

当街边的树木只剩枝干在风中摇曳,当小别墅的烟囱里开始冒出热气,当圣诞集市亮起第一盏灯卖出第一杯热红酒,当每一个路人都不自觉地缩紧了身子加快了步伐,终于,冬天如约而至。


同冬天一起来临的,还有瞬间下降的温度,能穿透大衣的寒风,纷纷落下的雪花,及街头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们。

这几天,如果大家出门多留意一下就会发现,在巴黎的地铁站里,流浪者的数量明显增多了。

他们可能缩在角落默默无声,也可能躺在站台的座椅旁睡觉,又或者主动说声“Bonjour”,再问你要些零钱……无论是哪一种方式,这些人数量的不断增多,都隐隐反映出社会制度背后的种种问题,已经严重到无法再忽视。

昨天,巴黎大区及巴黎大众运输公司(RATP)公布了一项由RATP和巴黎社会救助机构观察站(Observatoire du Samusocial de Paris)共同耗时半年多才完成的大型研究调查,揭开了那些以巴黎地铁为家的人群背后,隐藏的真实现状和故事。

调查从去年12月开始,一直持续到今年8月,从寒冷的冬过渡到炎热的夏,四季更迭不休,但巴黎地铁站里的无家可归者从未消失过。

即便地铁里人来人往,却似乎从没有人愿意停下来了解这个的群体,不知道他们的身份背景过往经历,不懂他们为什么会失去居所,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去工作,更不会去探寻他们面对的困难和窘境。

那么,或许这样一份报告来得正是时候。

有收入,却依旧无家可归
平日里,我们在地铁站里见到的无家可归者们,大多分散在不同角落,每次见到也无非零星几人,但根据报告显示,即便在地铁站过夜的人数并不固定,但大约有200到350人每晚都在,而且一旦寒流来临,人数就会激增,在2018年的寒冬,就有约2500人曾在地铁站里过夜。

由此可见,在巴黎这个繁华城市里,无家可归者数量有多庞大,我们看见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在对巴黎289个地铁站中714个无家可归者的跟踪调查之后发现,在这些以巴黎地铁为家的人群中,有82%是男性,47%的人年龄在45岁以上,20%超过60岁。

有三分之一的他们完全没有收入,靠乞讨为生,仅仅只有7%的人整日都呆在地铁中无所事事。

还有三分之一的无家可归者表示他们有收入,20%的人靠打工谋生,6%的人有退休金,3%是失业者。

在他们之中,只有17%的人领取了积极互助收入津贴(RSA),8%领取了其它社会福利。

果然,事实并不是有些人想象的那样,睡在街上的人都是有手有脚却不肯工作,有一部分的他们,也在为了生活拼命努力工作,即使现状依旧穷困潦倒,但喂饱自己总归还是力所能及。

但无奈的是,由于社会阶层的分化, 贫富差距日渐加大,贫困打工者陷入困境,极难走出。他们白天在外打工,夜晚来地铁睡觉,或者反之,久而久之,就真的把地铁当成了“家”。

除了因为工资收入太低,无法支付房租的人们,地铁里还有那些退休人员。他们入住地铁的原因大多是由于退休之后,收入减少,而不得不搬出之前的住所。工作几十年之后,竟依然无家可归,令人唏嘘。
除此之外,地铁这个大家庭里,还有与家里绝裂,离家出走的年轻人;“因为医疗机构人满为患”而无处可去的病人……


不过,尽管他们将地铁当作“家”,但仍旧会花很长的时间回到地面,吃饭,喝水,上厕所,洗簌换衣,在地铁过夜,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宅在此,从而与社会隔离。或许平日里我们在街上碰见的某一个年轻人,就正是他们中的一员,打破表面的和平,往往才能窥见残酷的真相。

无家可归究竟如何生活

在巴黎交错纵横,沸反盈天的地下世界里,也有特别受欢迎的站点。

像Auber-Opéra、Nation、République、Charles de Gaulle-Etoile、Châtelet、Saint-Lazare、 Strasbourg-Saint-Denis)……这样的大型车站和中转站,往往都聚集着更多的无家可归者。

他们居无定所的生活由来已久,其中39%的人表示自己一直无家可归,超过10%的人已流落街头超过10年,四分之一的人在街头生活至少5年,逾半数失去住房超过一年。

他们在地铁里工作,休息,避难,交际,形成了自己的生活圈。

但由于长期的流浪生活,心理的巨大压力,以及地铁内部的环境问题,长期生活在这里的无家可归者们,不论是贫困的打工者,还是乞讨者,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健康问题:近三成的人都称自己“病的不轻”,四分之一的人表示在过去一年中吸食过毒品或者鸦片类药物,还有人经常饮酒,或者有精神方面的问题。

面对这样的局面,政府并不是无动于衷,没有作为的。每年为了控制无家可归人群的扩大,政府拨款700万欧元来修建收容所,支持各种救助协会等等。

最近,巴黎大区政府和大区流动交通署还斥资550万欧元,在近郊上塞纳省(Hauts-de-Seine)开设两处“团结之家”,专门为这些地铁无家可归者提供帮助和服务。

其中一个由Clichy-la-Garenne的红十字会负责管理,将于12月2日正是开放,最多可以收容120人,男,女和家庭分开,全天候开放。

另一个项目位于Issy-les-Moulineaux,专门为妇女以及家庭设立,一共有25个位置,本月27日即将开放。

面对这样的调查报告,菌菌突然记起几年之前在里尔,为了完成课业中的项目而去一个叫做“Action Froid”的公益组织做过志愿者。

组织者之一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奶奶,每周三次邀请志愿者们一起走上街头和地铁,为无家可归的人们送去衣物,热饮,面包以及一些日用品。其实,寒冷的天气里,只要给他们一碗热汤,或者一条毯子,就会收获他们感激的笑容。

有空的时候跟这些无家可归的人们交谈,你会发现,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有些流浪者真的很友好,只会拿取他所需要的物品,还会把他拥有的但不需要的东西交给我们,让我们帮他送给其他更需要的人。

所以,你看,善良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发出光了啊~~

菌菌说这些并不是说,这些无家可归的人的存在没有给社会带来不好的影响,相反的,他们寄居在地铁中,为整个交通的运行,地铁内部的治安,环境的卫生都造成了不可忽视的影响,仅仅从每一个遇见他们就绕道而行的乘客们就能略见一二。

但是,这么大的群体中,依然有苦苦为了生存而挣扎的人们,有努力拼搏却痛苦绝望的人们,或许,给他们一个小小的机会就能彻底改变人生也说不定呢。

未来,是否能够让所有的无家可归者都离开地铁仍是未知。

但至少,这一个冬天,希望杜甫感叹过的“路有冻死骨”,能够消失在我们身边。

ref:

https://www.20minutes.fr/paris/2654083-20191118-paris-plus-plus-abri-metro-travailleurs-pauvres

https://www.ouest-france.fr/societe/pauvrete/metro-boulot-metro-de-plus-en-plus-de-travailleurs-precaires-dorment-dans-le-metro-parisien-6613675

http://www.leparisien.fr/info-paris-ile-de-france-oise/transports/qui-sont-les-300-sdf-qui-dorment-chaque-nuit-dans-le-metro-parisien-18-11-2019-8195508.php



新欧洲专稿,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原文

版权归新欧洲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