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德国生活报

【木马君】家乡有妈妈做的热饭热菜,你为何非要漂在外面尝人情冷暖?

来源 德国生活报/分类 德国/发布于 2020-09-03 20:00/留言 0
55
0


今天咱们不聊中年生活里的鸡毛蒜皮,想跟瓜友们唠个嗑,聊聊漂泊在外的人回老家这件事。
 
断断续续海漂了十多年的木马君,最近有点想家了。
没想到我这么刀枪不入的人,也会因为看了一部剧,被剧里的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戳到了内心。
《三十而已》里的王漫妮在上海一败涂地,回到了小县城里父母的身边。
她在上海穿着笔挺的柜姐制服,即使给客人鞠90度的躬,心里的骄傲还是杵在那里的。

她画着精致的妆容,用120分的耐心面对各种客人,那个瞬间的她既成熟又专业。

在男友露出渣男面目时,她果断拒绝他,不惜在餐厅当众脱衣,斩断和他的联系。
 
我以为,她就是那个又强又飒的女子,独立勇敢,杀伐果决。
 
可是后来,她回到了老家父母身边,好像一下子换了一个人
 
她顶着一头拉不直的蓬蓬的卷发,穿着大红色粗呢毛衣,扎着红头绳,眼神空洞天真,带着一丝迟钝。

白天蹲在家里大门口的门槛上,街坊们路过都会亲切地喊着她的名字,和她打招呼。
 
她对爸爸撒娇说:我饿了,你给我做几个菜

爸爸说:那香煎银鳕鱼行吗?

她欢天喜地,咧着嘴笑,露出满口白牙,说:这个灵的,这个灵的。

短短几句对话,那么真实自然。

在大上海当柜姐的王漫妮,平时断然没有机会这样大剌剌地对人说:你给我做几个菜。

即使是面对男友,也要保持举止得体,从容优雅,不会这样突兀地使用祈使句。

没有用“请”,“好吗?”这些礼貌词语,也不必说“好咧,谢谢亲”,然后脸上挂上完美微笑。
 
那些商业社会里的繁文缛节,矜持拘谨,到了父母身边,可以一下子通通甩掉。
就好像她原本一头拉直的精致柔顺黑发,回到老家,也变成了原来的样子,管它是不是蓬成个狮子头。
 
PS:你以为,这里我要插入洗发水广告了吗?哈哈,并没有。。。

 
讲真,电视剧放到这里,这些细枝末梢的细节戳到了我。
 
漂在外面的时候,你刀枪不入,一回到老家,就秒变弱鸡。
在外面的你大杀四方,回到家突然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还要跟妈妈撒娇。
 
看到刚刚回到老家的王漫妮,我心里有很多感触,突然想念万里之外的家乡,那吃一口能下半碗饭的咸火腿,还有怎么吃都不会腻的炒芦蒿。
我想念早晨起来,蓬头垢面,头发乱得像鸡窝,不用洗脸化妆,爸妈已经买来我最爱吃的煎饺和小馄饨,让我赶紧趁热吃。
有时候,想念家乡菜,不是因为馋了,可能是因为想念能吃到家乡菜的地方和一起围坐桌前的人。

木马君作为海漂一族,这些年兜兜转转,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说来惭愧,掰着手指头一算,我断断续续有十多年没在家过春节。
 
一年365天,能真的踏实待在父母身边的天数,可能只有个位数的零头
即使没有在春节期间回家,每次回家感觉还是好像在过年。
是的,对于留守家中的年迈父母来说,孩子们不在家的时候,过年也没意思,孩子们回家欢聚的时候,每一天都是过年。
 
说出来有点矫情,三十多岁的我,在这个瞬间,突然有点想家了
 

我每次回家,我妈总是先喜笑颜开地高兴了三秒,然后就开始嫌弃我穿得衣服又旧又垮。


她有时会嘟嘟囔囔地埋怨:

看你平时西装套裙,穿得人模狗样的,怎么一回家就穿得像个要饭的

你能不能给我长点脸,街坊四邻看了,以为你在外面混不下去了。
我每次都笑嘻嘻地敷衍她:好了,知道了,知道了,下次一定穿晚礼服回来,凹出两米八的气场。
 
想想我妈埋怨的确实有道理,那些锦衣华服,偏要穿给外人看,一回到家,就随手拖出十几年的旧衣服,随便套上,管它是不是皱巴巴。
 
那些西装套裙,有时也是在职场堪堪撑起自信的盔甲,哪有人在家还要穿盔甲的?

在家里那个垮垮的我,才是真正的放松啊。



正如电视剧里放的,刚回到老家的感觉是温暖放松的。
那浓浓的人情味把你包裹起来,你可以随意地懒散,没有人追究你的言谈举止和项目进度。
 
在家乡过生日可以大操大办,把街坊四邻都邀请来,你甚至不认识其中的一些客人。

在外漂泊的人,原本早已习惯,过生日的时候,身边围着的人一个巴掌就可以数过来。
 
我的少年时期,家乡办喜事,也有“流水席”这种东西。
院子里支起几张桌子,上百号客人,一拨一拨轮流吃。第一轮客人一阵风卷残云后,不到半个小时,立刻识大体地撤下来。

帮忙的厨子哗啦一下,兜起桌上早就铺好的塑料桌布,把一桌残余火速清理完成。

然后同样的菜式再上一轮,下一波客人又各就各位,开始流水线吃饭。
有时客人们还会互相谦让,
你先来,
哦,不不不,您先来,我下一轮再吃。。。
记忆里,流水席上人声鼎沸,有说不完的家长里短,到处都是人间烟火,好不热闹。
 
谁家办大事,必然会有很多街坊四邻热心帮厨。端菜,洗碗,脚不沾地,忙活一整天。
小时候看到这些,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
后来离家生活多年以后,在电视剧里看到了一模一样的帮厨画面,我心里忍不住开始啧啧感叹:

这是多少时间成本,这又是多大的人情啊。

漂在外面的人,习惯了独来独往,大部分时候,不想请别人帮忙,因为怕欠人情。
人情需要维护,这也是一种时间和精力成本。
 

好景不长,等最初的热闹和暖心过去后,王漫妮也逐渐地觉察出了那些格格不入的地方。
乡没有手磨咖啡,只有速溶咖啡。看似高档的咖啡馆,一边喝咖啡还一边做美甲。
小镇的人亲热地打听你的一切私事,问你一年挣多少钱,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孩子。
其实他们也并没有怀着“窥探隐私”这样的阴暗想法,他们只是单纯地关心你,觉得没有什么事不可以拿出来说。

 
回到老家才几个月,她就开始怀念上海的好。
虽然她也说不出上海到底哪里好,那里有刁蛮的客人,有防不胜防的渣男,有高昂的房租和挤到爆炸的通勤地铁线。
可是,她还是想念那里。


后来,她告别了父母和热情的亲友,重新回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
 
我看到这里,感慨万千。
如果是我,大约也会做同样的选择吧。
虽然也有偶尔软弱的时候,矫情地说着想家了,但是心里还是明明白白地知道,家乡变成了一个只能短暂停留的地方。

旅途中的三毛 肖全·摄
虽然我漂的地方不是大上海十里洋场,但是出来的人,怎么还回得去呢?

这个时候,很多人忍不住扪心自问,外面的世界到底有什么好?
 
现实一点的人可能会说,外面有更多的资源,已经累积的人脉,有更多的机会
但是资源和机会这东西,有点虚无缥缈。
生活在北上广,也不代表你就拥有了更多的资源,可能得到的只是更长的通勤时间

这就好像我在某宝浏览千遍,却永远也不会变成马爸爸。

矫情一点的人可能会说,外面有我喜欢的手磨咖啡,那里的街角有星巴克,到了周末还可以去看一场像样的演唱会。
抱着这样想法的人,每天朝五晚九,疲于奔命,根本没有安静地喝一杯咖啡的时间,和看一场演唱会的心境。
虽然找不到说服人的理由,可是我却打心底里能理解这些选择继续漂泊的人。

这跟手磨咖啡无关,也跟大城市的繁华无关。
正如一位网友所言:我已经看过了这个美好而广袤的世界,就不能假装没看过啊。
 
这个世界千变万化,风情万种,你还没有看过它五彩斑斓的样子,怎么甘心就原地留在那个知根知底的小地方。
 

我有个朋友现在生活在香港。
有一次我们聊起,生活在香港是不是很累?房价那么高,公寓那么小,连手扶电梯运行的速度都比别的地方快,上班路上还得一路小跑。
她说,人活着不就是个不断折腾的过程吗?这中间的体验和酸甜苦辣,才是生活本身。

节奏快的地方,就好像过上了倍速播放的生活,体验和经历也是加倍的,这样算来,好像自己反而是赚了。
生活在德国大农村的我,虽然体会不了那种“倍速”的生活,但是我很赞同她说的“体验和经历就是生活本身”
 
人这一辈子,从生到死,其实一直是在路上

如果是在路上的旅行者,大多希望自己能看到千变万化的风景,有不寻常的刻骨铭心的经历,只有这样,才算是不虚此行啊。
 
用剧里的台词来说:
所有选择漂的人,在走出家门那一刻就要知道,往后,你就是你自己的家了。
你要撑起你自己的天,要是连这点勇气都没有,趁早别出去。
爸妈嘴里说的,故乡是后路,听听也就算了。 
出来的人,哪里还有来处可回呢?

☆ END ☆

瓜友,你对我最大的支持是转发朋友圈,
这样我才有动力一直写下去。:)
木马君历史精选
【100万+爆文   雪花闯天涯 欧洲花式撒娇 | 外媒反华?| 
歪果仁队友  爱带娃的男人 | 什么都会 | 超级奶爸 | 直男育儿 | 半夜磨刀 | 毫无求生欲
当妈心态   不要随便许愿 | 德国产妇 | 德国双十一 | 原生家庭 | 傻白甜 | 娃病了说话指南 | C位姥姥 | 娃坠床后 | 德国儿童医院 | 
德国育儿   娃看电视 | 最好的育儿书 | 小娃吃饭 | 培养教养 | 治公主病 | 入园适应期 | 古堡托儿所
奇葩德国   德国钓鱼问三围事件 | 取名不靠谱 | 德国人口算 | 修东西  | 银行业 | 攻城狮找房 | 攻城狮送礼
中年生活    送礼物 | 德国急救 | 中年危机 | 圣诞节 | 养儿防老 | 乱选专业 | 仪式感 
木马看世界  德国有机农场 | 二战猪队友 | 百亿继承人放牛  | 歪果饭桌雷区 | 德国理疗之旅  | 海滩吵架 | 
往后,你就是你自己的家了

原文

版权归德国生活报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