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英伦圈

通话香港警察:整个社会好像都颠倒了

来源 英伦圈/分类 英国/发布于 2019-11-24 06:53/留言 0
10
0

香港当地时间10月24日,罗马酒吧商会秘书长林茵如带着数面锦旗来到香港警署,问候连日来不断与暴徒对抗、维护社会治安的香港警员们,表达海外华侨华人对他们的支持与关心。

罗马当地时间11月22日上午11时许,在林茵如的协调沟通下,圈哥在罗马的小伙伴接通了在风暴前沿守卫香港的警察机动部队(PTU)警员楠Sir的电话,期望通过此次连线,让更多人了解到香港警员在这场风波中的状态。


罗马当地时间11月22日上午11时许,在罗马酒吧商会秘书长林茵如及其先生、商会理事长李文杰的协调沟通下,欧时记者连线警察机动部队(PTU)警员楠Sir进行专访。(欧洲时报记者卢嘉琦 摄)

修例风波持续数月以来,每当暴力示威事件发生时,楠Sir所在的警察机动部队(PTU)都是冲在第一线的一支警队。

“颠倒”的香港社会:纵火烧人竟也被美化

11月11日在香港街头发生的极端激进分子纵火烧人事件经媒体曝光后,引发海内外舆论关注,更使得不少外媒也开始重新审视所谓“和平示威”的性质。然而这样的典型暴力行径,在矛盾冲突激烈的香港,却依旧被一些人合理化。


香港当地时间11月11日晚,夜色中的香港街头一片狼藉。(图片由罗马酒吧商会提供)

“正常来说,如果有人放火烧人,那全社会一定会谴责这个人的恶行,会要求把纵火犯找出来。但是现在的(香港)社会已经不是这样了,因为纵火烧人的是他们(示威者一方)的人,所以这件事反而被美化、包装起来。
楠Sir表示,被烧的老伯本意是想要阻止学生破坏地铁站,过程中发生了一些推撞行为,“所以有些人就说阿伯是自己多事,他(被烧)的结果都是自己找来的。说到这里,楠Sir用“整个社会好像都颠倒了”来表达自己的难以置信。

谈及前几日的香港理工大学“包围战”时,楠Sir更是直言:“那些暴徒,或者说学生,他们霸占理工大学的目的其实不是为了‘保卫校园’,而是因为那里(红磡隧道)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交通要道。

包括(霸占)香港中文大学也是一样的,那里有吐露港公路,也非常重要。”他指出,以“保卫校园”为名,封堵交通主干道,达到让数十万甚至上百万香港人无法正常上班、瘫痪香港经济的目的,逼迫政府答应他们的政治诉求,这才是示威者们的目标。

楠Sir同时补充道,示威者们不仅只是想瘫痪交通,他们还在大学内生产武器,防止警察清场,并对其他试图清理路障的过路司机、工作人员等进行攻击。

然而,某些媒体对部分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视而不见甚至加以美化,并将矛头指向香港警察,称他们“企图攻入大学,伤害学生,打击他们的集会自由”。

对此楠Sir明确表示,警方从未想过攻入大学,只想驱散霸占大学附近主要道路的示威者,让他们停止霸占,和平离开。


香港当地时间11月11日晚,夜色中的香港街头一片狼藉。(图片由罗马酒吧商会提供)

楠Sir无奈地指出,像这样报道与事实完全相悖的案例,在如今的香港已成为一个“常态”。“同样一条视频片段,内地的网友看完后反应是很正面的,可在香港就完全不一样。”楠Sir说。

这不禁让人疑惑,明明是同一段视频,同一张照片,为何会得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掌握话语权的“黄媒”:撕裂香港与内地

谈及如今香港的局势,楠Sir认为,这与当地传媒、尤其是“黄媒”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香港有一份有名的‘黄媒’报纸,一直会骂我们(警察),说我们做得不对。
楠Sir表示,许多香港青少年都会看该报,同时,年轻人对于手机的依赖也让他们几乎无可避免地会受到这些媒体的影响,“它们(黄媒)在谈到大陆的时候,比如手机支付、明星等等,都只说不好的内容,好的他们都不说。

时间久了,这些媒体传递的东西肯定会慢慢渗透进年轻人的思想,你想一个人看了10年以后,是不可能不受影响的。

另一方面,香港民众对内地的认知和接触也十分有限,例如包括楠Sir在内的许多警员都是直到今年九、十月份才真正开始接触微博。

楠Sir告诉记者,一开始,他们并不知道内地是否能看到香港发生的事情,“直到有一天,我的几个内地朋友发过来一些视频,我就很惊讶,我说你们能看到这些的吗?他们说我们天天都在看,我才知道,原来内地看到的东西和香港是一样的,没有多也没有少。

楠Sir的这番话显示出,很多香港人对内地的认知滞后,刻板印象严重。两地民众交流、了解有限,同时当地掌握话语权的媒体又严重偏颇、报道失实,长期生活在此种环境下的香港青少年们,不免最容易成为谣言的受害者,甚至是“造谣帮凶”。

“孤独”的港警:一度认为前路是看不见的

香港乱局还将持续多久,外界无法预知,但身处风波第一线的港警们肩上所承受的巨大压力却不难想象采访过程中,楠Sir一度用“前路是看不见的”来形容重压下港警们的感受。

“感觉太累了,工作的时间太长了。”楠Sir介绍说,近日示威者占领香港理工大学时,PTU一线警员们曾连续40个小时没有休息;而在没有重大暴力示威事件的时候,警员们每天的工作时间也基本都在14个小时左右,部分家住得较远的警员下班后只能睡在警局,常常无法回家与家人团聚。

除了休息严重不足外,港警们还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精神压力——有的警员亲友因被人恶意伪造社交账号发布不良言论,最终导致其无辜被限制入境内地;有的警员子女在校内受到欺凌,甚至被与警方不同立场的老师打手板;也有一些警员的朋友因政见不同,与警员翻脸争吵,就此结束友谊。

回忆起最初那段时间,楠Sir说,每一名港警的内心都可以说是非常孤独的。
“说真的,在香港没有什么政府(部门)支持我们,市民也不支持我们,只有我们警察在和暴徒们对抗。还没有接触微博前,我们一直感觉自己是在孤军作战,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为了什么与暴徒对抗。

香港市民态度开始转化 港警:感谢所有支持

而今,事情渐渐发生了变化。

当早期相对平和的抗议活动逐渐演变为暴力事件,进而升级到泼酸、割喉、封路、烧人,事态一步步发展到几近失控,香港市民的态度终于悄然发生了改变。

“从前暴徒堵路、示威或者和我们警察有冲突的时候,路过的市民全部都会走开,如果是支持示威者的市民,甚至会参与进去同我们对抗。但最近两个星期,很多市民的态度真的转变了,他们开始自己去清理路障,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

此外,来自内地成千上万网友的支持声音和慰问物资,也在通过各种渠道源源不断地涌向香港警察。当楠Sir在谈及内地网友时,直呼“太感动了”“太热情了”,尽管相隔万里,记者依旧能感受到电话那头楠Sir对于广大撑警网友们的感谢和感动。

同时,海外华人们也纷纷用自己的行动表达对港警的支持,其中就包括旅意华侨华人。

10月中下旬,罗马酒吧商会发起“挺警止暴慰警活动”,活动声明发出后短短2个小时,募集慰问款就超过了1000欧元,意大利多个侨团和留学生组织随后也积极参与其中。之后,商会秘书长林茵如带着数面锦旗来到香港警署,问候连日来不断与激进暴力分子对抗、维护社会治安的香港警员们,表达海外华侨华人对他们的支持与关心。而这份来自旅意华人的支持,为身处困境之中的港警们带去了一份别样的力量。

在收到旅意侨胞的锦旗和慰问点心后,楠Sir一连说了好几声“很窝心”,并期望通过《欧洲时报》向所有支持香港警察的朋友们道一声“谢谢”。

“批评我们的人有很多,支持我们的人也有很多,那如果支持我们的人能多一点,我们的信心就会大很多。楠Sir说。
(英伦圈推荐,由欧洲时报记者卢嘉琦罗马报道,编辑:葳,颗粒,转载请注明。)

原文

版权归英伦圈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