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英伦圈

五大最没意义工作出炉,每一种都过于真实…

来源 英伦圈/分类 英国/发布于 2019-11-30 05:10/留言 0
16
0


在求职者都疯狂染上焦虑的今天,一份高薪体面的工作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但近年来,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新的职业病:Brown out(字面释义是“掉电”,这里专指员工无法理解所做工作的意义。)而该病的患者大部分是光鲜亮丽的白领。


这群人为何在他人景仰的目光下“病的不轻”?

美国人类学家 David Graeber 对此进行系统研究,他的著作《扯淡工作论》在法国出版发行。作者从理论上分析了“扯淡的工作”(“bullshit jobs”),并通过搜集数百个案例证明其观点。

每天上班时,你是否觉得自己无用或者在执行没啥技术含量的任务?甚至不清楚自己在公司结构中扮演的角色?

那么你很有可能 Brown out了,这个全新的形容工作病理学的词汇由英国和瑞典两位研究者定义(另外,burn-out 指工作精疲力尽,bore-out 指长时间办公很无聊)

职场的深层危机

去年三月,一家跨国公司前负责人 Marc Estat 撰写了一本书 «Néantreprise, dans votre bureau, personne ne vous entend crier» 。书中描述道:每天都很荒诞,有规律地开无聊的会议,会议上人们说着搞笑的企业行话来掩盖无价值的工作。业务不能缩减,要扩展。工作期间不能盯着时间,但要守时。没有数据也要硬输入…”

据瑞士Le Temps报导,一位经理描述他的日常工作:“我的工作是向下属施加压力和减少公司预算。公司体制腐败,通过压榨他人获得提成,这令我感到耻辱。” 32岁的Clara Deletraz曾是一家法国巴黎证券交易所市值前40大企业(CAC 40)的职员,在“brown-out”这个词未出现时,她就严重患有这种工作病,她向LCL电台记者解释道:“我做的工作没有任何意义,工作的部门缺乏效率,任务的繁重也使我无法承受。” 

因此,一年半之前,她与人合伙组建了Swich团队,目的在于培训那些找不到工作意义的员工“冷静地作出总结”。洛桑一位职业倦怠心理学家 Nadia Droz 更愿意比喻此类症状为“内心的辞职” (“démission intérieure”)。

社会正在创造无用的角色和职位

社会学家Émile Durkheim曾预言:标准和定位的丧失将是本世纪的难题。对职场而言,我们的时代也显现出此类症状。2013年夏,美国人类学家David Graeber发表了一篇震惊中外的文章——

《扯淡工作现象》(«Du phénomène des jobs à la con»)。其中,他认为:随着社会进步,社会创造了一些无用的角色和职位,主要针对以下领域:人力资源、管理、咨询、财务等

去年9月,这位人类学家的新书《扯淡工作论(Bullshit jobs)》在法国出版发行。在书中,作者从理论上分析 “扯淡的工作”,并通过搜集数百个案例证明其观点。


作者 David Graeber。(推特截图)

David Graeber 认为:在现代工作环境中,扯淡的工作越来越多,员工经常会厌倦办公室,感觉自己没用,因无所事事而感到愧疚。

此外,“扯淡的工作” 是一种毫无用处、多余甚至有害的有偿就业形势。即使员工也无法证实其工作是否价值。他们只是有义务履行合约,假装在做“有意义”的工作。

白领群体“中招”

与蓝领工人按时计价的“底薪工作”相比,“扯淡的工作”通常指向白领群体。他们的职业令人钦佩,但实际上却在工作中深感不幸。

根据 David Graeber 在英国进行的一项 YouGov 调查指出,37%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工作不会为世界做出任何贡献。而 Schouten&Nelissen 在荷兰进行的另一项调查也得出了类似的结果(40%)。

开不完的会议、看不完的文件以及繁复的层级关系,造成这些现象的诱因有很多。

David Graeber 认为:在公共部门和私营企业都存在此类现象。矛盾的是:资本主义世界讲求的是竞争和效率,但成千上万的员工却还在原地踏步。


以下是David Graeber划分的五种“扯淡的工作”。(franceinfo新闻视频截图)

No.1

奴才 Les larbins

David Graeber 认为这类员工是新时代奴才。他们的工作是为了“突显其他人的存在或使他们感到自己很重要。” 从事营销工作的 Ophelia 就是这种情况,她是“项目协调员”,但真的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这个工作头衔明显很扯淡。我的实际工作是一位经理的私人助理。不过我确实有工作可做,因为我为之效劳的上级的工作又多又累,所以他们无法胜任所有的工作。说实话,我经常觉得我是办公室里唯一一个工作的人。

No.2

枪手 Les porte-flingues

这类员工从事的职业 “似乎没有任何积极的社会价值”,“从本质上讲,他们是操纵者、挑衅者。

Tom 受雇于美国一家大型后期制作公司,如果是与电影制作工作室合作,这样的工作会让他高兴,但有时与宣传公司的合作,让他非常厌恶。Tom 的一部分工作是掩盖广告演员的缺点:美白牙齿,轮廓P瘦,往头发上加光… “这些技术应适用于电视广告,电视剧和电影中的男女演员身上。” 总的来说。我们先试图让观众认为这些人不完美,然后在广告界面中夸大“解决方案的有效性。” 其实,我的工作性质是通过创造不足来制造需求,夸大产品能够弥补这些不足的实用性。” 

No.3

修理工 Les rafistoleurs 

这类员工需要花时间处理本不应该存在的问题。他们负责执行上级指示的蠢工作,填补公司空位或者从事已实现自动化的工作。作者 David Graeber 在书中举了以下一名工作者的例子:

“我唯一的工作职责是公司的技术支持。我的工作是将特定形式编写好的内容,复制粘贴成另一种形式。我认为糟糕的是这项工作已经实现自动化,只是因为经理们意见不统一,他们决定不采用自动化程序。

No.4

填格人 Les cocheurs de case 

这类员工帮助公司做一些“声称要做却从未实现”的事。Betsy 在一家养老院负责休闲娱乐活动。“我的工作主要是采访居民,在表格上登记他们的个人喜好,随后将这些数据存档在电脑,但最终这些工作都不了了之。

No.5

小工头 Les petits chefs

David Graeber 将这类员工分为两种。

第一种是“分配工作” 的小工头。如果下属能够独立完成任务,他们的工作显然徒劳无用。
Alphonse 正好从事这样的职业;“我的工作是管理和协调一个由五名翻译组成的团队。问题是他们已经接受了专业的培训,知道如何高效地安排时间和任务。

第二种是“为他人创造无意义工作” 的小工头。

Chloe 是英国一所大学的系主任,她的工作是为领导献策。当时她与其他三个人一起办公,由于没有决定权,她提出的建议不会被采纳。

另外,她还评价她的行政助理“是一个聪明的人,他安排计划的才能十分杰出,但是对于一名博士后来说,这样的工作无疑是浪费时间和金钱。我可以独立做研究,根本不需要助理。其实,我曾花两年的时间为自己或他人在创造工作。

之后,Chloe 担任大学系主任一职,但六个月后也辞职了。她认为,“管理主义思想”衍生了一些愚蠢的职位。

“随着这种思想的根深蒂固,越来越多的学术人员纠缠于上级开发的各式如策略、绩效目标、审计、报告、评估、新政策等无意义的‘游戏’中。然而一切都与大学教研工作相脱节。

如果职场“游戏”越来越乏味,人们是否还值得为那些所谓“体面”的工作争个你死我活? 有人说“工作是自我实现的一种方式”,但是找到一份快乐又有意义的工作又谈何容易。

(英伦圈推荐,刊载自圈哥的小伙伴“欧时大参oushi1983”,作者:李怡葳,转载请注明。)


原文

版权归英伦圈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