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英伦圈

米其林上星靠钱、店家偷税…3星可信度究竟有多高?

来源 英伦圈/分类 英国/发布于 2019-12-04 06:01/留言 0
2
0

是的!寒冷的冬日来了,新一版的《米其林指南》也热腾腾出炉了,饕客们又可以依照着榜单去暖胃了!但,“寿司之神”的店被摘星了…

而且据说日本的一星餐馆涉嫌偷逃税款,还被韩国大厨告上法庭。韩国媒体还曝光花钱就能买星…

除名算什么?“寿司之神”不care

 
还不知道“寿司之神”是谁?那你需要好好补补课。
 94岁的小野二郎是“寿司之神”本尊

位于日本东京银座的“数寄屋桥次郎”寿司店,只有10个座位,却闻名世界,被誉为“值得用一生去等待的餐厅”94岁的店主小野二郎便是“寿司之神”本人。

 

对25岁开始学做寿司的小野二郎来说,生存的意义就是要竭尽全力做出全世界最好的寿司为此,从食料的精挑细选,醋米的温度,到腌鱼的时间长短,再到按摩章鱼的力度,小野二郎都亲自把关。

 

也正因为这种对寿司制作略有些偏执的修行态度,让小野二郎在1965年开张的寿司店,自2008年米其林首次出版东京指南开始,就年年榜上有名、获得三星好评。

 

别看店面装修朴素,只有10个座位,店内还没有厕所,日本首相安倍可是在“数寄屋桥次郎”专程招待过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右三)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右二)光顾寿司店
你也想感受下“寿司之神”的手艺,坐一坐奥巴马、周杰伦、小贝等坐过的椅子?可没那么容易。因为:
 
贵!
贵!贵!
还!是!贵!
人均消费最低也要4万日元(约合2569元人民币),这还没算上税~
 
此外,规定用餐时间只有15分钟,还不接受点单,“寿司之神”做啥你就吃啥
 
最重要的是——订不上。
以前每月1号开放预订,但现在只接受老客户,或者是关系户,再或者通过高档酒店的礼宾部预订
 
正是最后这一点,让“寿司之神”的店今年“痛失”三星。不过,《米其林指南》发言人在东京的发布会上解释说:“说餐厅丢了星星,这话并不正确,但它确实不在我们的指南里了。米其林的规则是介绍人人都能去吃的餐厅。
 
但保不保得住星级,“寿司之神”并不在乎,而且也并不打算改变当下预定难的现状。“遗憾的是,我们的餐厅只能同时容纳10位客人,这种情况将持续。”

小野二郎在他的官方网站上说道,“请注意,除非另行通知,否则我们将不会接受电话预定。

腐败指南!韩国大厨起诉米其林

已经攒够了声誉的“寿司之神”不在乎有没有星级,而韩国首尔的大厨鱼闰权则是完全不想跟《米其林指南》扯上关系。
 
上周,49岁的鱼闰权宣布将起诉米其林。他在社交媒体上贴出了首尔中央地区检察厅的收据,称米其林“违背了别人意愿,强行把餐厅列入榜单,而且还没有明确的标准”。
鱼闰权餐厅在米其林官网上的介绍
 
在2016年《米其林指南》开始出版首尔的美食指南后,鱼闰权的意大利餐厅Ristorante Eo连续几年获得了一星评价。

但去年发布的《2019年米其林首尔指南》中,Ristorante Eo虽然上了榜,但并没有获得星级,而只是被列进了“米其林餐盘”的榜单。今年,Ristorante Eo依旧没能评上星。
 
很显然,对于自己被摘星,“降级”至“米其林餐盘”,鱼闰权有点不服。



“首尔有成千上万的餐厅,和《米其林指南》上的那些水平相当,甚至更好。仅仅让其中的170家来代表首尔美食,那就是个可悲的笑话。”

 韩国厨师鱼闰权
与其让餐厅继续留在“米其林餐盘”上,鱼闰权更愿意退出。

他写道,“让我的餐厅Ristorante Eo上这份充斥着腐败的指南,是对Eo员工和粉丝的诋毁。他们就像是幽灵,根本没有电话号码,而我只能通过电子邮件找到他们。尽管我已经非常明确地拒绝将我的餐厅列入榜单,但他们今年还是将它排进去了。
 
虽然有分析称,鱼闰权的这场官司可能打不赢,但对《米其林指南》“充斥着腐败”的指控却被韩国媒体“做实”了。
 
最近,韩国媒体就曝光称,上星很简单,花钱就可以。据说韩国仅有的两家三星餐厅就是这样评上了三星。
 
还有线人表示,要想在短时间内评上星,可以考虑交咨询费、出让股份,亚洲有十多家餐厅就是这样干的。
 收取咨询费的欧内斯特·辛格

韩国餐厅“尹家名家”就表示,利用米其林内部信息收取咨询费的欧内斯特·辛格就曾经暗示“尹家名家”,已经评上三星的新罗酒店“罗宴”和光州窑集团“GAON”“都委托我做过咨询,要不你们也找我咨询下吧”。

尽管“GAON”的总厨师长否认认识辛格,但却被扒出2016年3月与辛格,以及光州窑集团的会长赵泰权、集团旗下另一家餐厅“毕彩娜”的厨师见面。

正是8个月之后,“GAON”就摘得了首个《米其林指南》韩国版的三星评价,而“毕彩娜”也评上了一星。而“罗宴”的总厨师长也在2013年上传过与辛格的合影。
 
据说日本东京的高档韩国餐厅“Yongga”也接受过咨询服务,并且自2013年以来连续六年获得米其林二星。
 
“《米其林指南》被金钱迷住了双眼,缺乏哲理。”鱼闰权吐槽道。

保持星级?厨师承受巨大压力

但更多的厨师仍然期望仗着米其林指南照亮自己的厨师生涯毕竟,获得米其林星级依然是厨师界的最高荣誉。

获得星级很难,接下来保住星级更难,而要是最后丢了星星,定会让他们抓狂。
 
法国厨师马克·维拉特就是其中之一。
 
维拉特在法国阿尔卑斯山区拥有一家餐厅,2018年评上了米其林三星,但第二年就被降到了一星,只因为他家的一道干酪舒芙蕾。

按照维拉特的说法,他在使用的法国当地干酪里加入了番红花,结果《米其林指南》的评审员认为他用英国的切达干酪鱼目混珠。
 法国厨师马克·维拉特

“我们这儿的厨师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我也正在克服沮丧,6个月里备受抑郁症困扰。维拉特说,《米其林指南》的评定结果“让我声名扫地”。
 
11月27日,维拉特对《米其林指南》的听证会在法国南泰尔举行。维拉特也希望,自家餐厅能从《米其林指南》上彻底消失,因为在他看来指南的评审员有眼无珠、“太无能”。
 
而一旦获得了《米其林指南》给的星星,就得十分努力维持星级。这也让不少大厨备受压力。
 
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Faviken Magasinet是一家二星餐厅。不过这家已经经营了10年、在欧洲餐饮界小有名气的餐馆今年5月宣布将在12月14日关门。
因为为了维持米其林星级,主厨马格努斯·尼尔松感觉压力太大、太累了。
 瑞典厨师马格努斯·尼尔松

被经营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尼尔松决定放弃自己苦心经营了多年、已经获得米其林二星的餐厅。

“从2020年开始,马格努斯将抽出更多时间陪伴家人,将注意力放在他的果园和园艺上。Faviken Magasinet的官网写道。
 
不管怎样,无论是维拉特还是尼尔松,都是爱惜自己羽毛的厨师。但也有人靠着《米其林指南》赚着黑心钱。
 
日本大阪的章鱼烧店Hanadako没能上星,但入选过2018年米其林必比登推荐名单。(注:米其林餐厅一般指拿到星星的餐厅,比如米其林一星;必比登主要是提供价廉物美的餐厅或街头美食,最大特点是人均消费不超过200元。)

最近,这家人气章鱼烧店和与它同集团的两家店被大阪国税局查出在过去的5年里偷逃税款,共计1.4亿日元(约合900万元人民币)。
 
《米其林指南》让世界各地的厨师们有了奋斗的目标,也让世界各地的饕客们有了品尝各种美食的参考,但今年或许对《米其林指南》来说有些流年不利。
 
然而,即便今年曝出这么多负面新闻,吃货们当然希望《米其林指南》依旧每年一更,但也希望大厨们能够健健康康、心情愉悦地为我们制作美食,而不是被米其林的星级束缚了手脚。

毕竟,“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同的人对美食的评价也会不同。走心烹饪出的美食,才能赢得人心。
 
(英伦圈推荐,刊载自“深海区”,原作者:杜雨敖,转载请注明)

原文

版权归英伦圈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