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德欧华商

[原创]神秘德国华人首富身价24亿  26年卷入两起惊天悬案

来源 德欧华商/分类 德国/发布于 2019-12-08 20:00/留言 0
160
0
本文的预计阅读时间:7.5 分钟

2019年11月19日,北京,瑞吉酒店。一场在中国和德国艺术界掀起惊涛骇浪的新闻发布会正在举行。

201911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右一为涂郑春菊女士

涂郑被马跃盗走了价值24亿的艺术品
台上几位的表情凝重。核心人物是名为“MAP收藏”掌门人的德国华人涂郑春菊女士,她原名郑春菊,出生在台湾人。10岁时随父母移民德国,定居在不来梅。
 
在这里她与吕尔森造船厂(Fr. Lürssen Werft GmbH & Co. KG)负责国际业务的律师涂学明结为夫妻,郑春菊此后冠夫姓,名为涂郑春菊”,是在台湾广为人知的“涂太太。涂学明先生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与前总统陈水扁和马英九是同校同系的校友。
涂郑女士告诉在场的记者说:“我们被坑了24亿”。24亿人民币折算成欧元就是3亿。在德国,拥有3亿欧元的人不是华人首富,谁还敢成自己是华人首富?况且,这3亿欧元价值的画作和摄影作品,仅仅是涂郑春菊女士收藏财富的一部分。到底她有多富有,这就要看看你的想象力了。
 
在新闻发布会上,涂郑春菊女士剑指一位名叫马跃”的先生,他的身份是位于德国汉堡的“贝尔艺术有限公司”Bell Art GmbH)总经理,而这家公司在今年1月已经关闭了。

网上显示,马跃先生在德国汉堡的公司 Bell Art GmbH已经永久停止营业

据了解内情的人士说,马跃总经理常年在中国奔忙,无暇打理德国的公司,各种文件不及时处理,被德国财政局强行关停了。从网上可以看到,这家公司“永远停业”了。
 
MAP收藏的所有人涂郑女士说,三年前,为了增进中德之间的文化交流,MAP把价值24亿的342件作品,免费无偿借给这位马跃先生做展览。但是现在这些作品不知被马跃藏在何处,所以她要通过法律途径追讨这些作品。
 
本文第一张图中,坐在两位女性中间的,是德国当代最著名的大艺术家马库斯·吕佩尔兹(Markus Lüpertz)。他是专程来中国,追找152件他创作的艺术作品的下落,据说,这些作品“失踪”了。

马库斯·吕佩尔兹(Markus Lüpertz)

 
德国两位国宝级画家的作品在中国“失踪”
吕佩尔兹是上世纪70年代最活跃的德国艺术家之一,作品变化多端,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为欧美多家大博物馆收藏。他冷静、大胆地直面当时分裂的日耳曼民族和德意志国家不光彩的纳粹时期,他把纳粹的一些标志和象征移用于自己的作品里,创造了极为独特而令人震惊的画面,充满隐喻和象征。
 
失踪的画作中还有87件是德国另一位艺术大师安塞尔姆·基弗(Anselm Kiefer)创作的。基弗是德国新表现主义代表人物之一,被公认为德国当代最重要艺术家。

安塞尔姆·基弗(Anselm Kiefer)


他的艺术渗透着对历史及文化的反省与思考。这位怪僻而孤独的欧洲天才,创造了一个被自知之明和怜悯之心拯救了的、世界之深刻反思的、最终充满希望的景象。
 
来自奥地利著名女摄影艺术家蕾娜特·格拉夫 (Renate Graf)的作品103件也在失踪之列。她的作品多以纪实为主,同时疏离于现实。她善于将彼此迥异的主题紧密结合,带有荒芜和空寂感,有很强的艺术张力。
蕾娜特·格拉夫 (Renate Graf)
基弗和吕佩尔兹均是德国国宝级艺术大师,他们的作品也是活在世上的德国艺术家中最为昂贵的。一幅画的价值超过50万欧元是稀松平常的事。
 
被指责将这些艺术品拿走的马跃先生2019年11月21日在接受新浪网记者采访时做出了回应。他说,首先,作品并未失踪,全部在涂郑女士的掌控之下。郑女士在2019年5月13日,突然编造谎言意图毁约,要求归还作品。虽然我并不同意她单方面解约,但是还是同意将作品全部归还给她。
 
目前基弗、吕佩尔茨、格拉夫三位艺术家的作品存放在由郑女士控制的深圳、香港、上海的保税区仓库中,保税区的仓库是受海关监管的,全部作品是安全的。她随时可以取走。
 
马跃还说,实际上,我本人也多次催促其取走。作品仓储每天都需要费用的,她要结清费用之后,才能将作品运走,这些情况她是清楚的,她本人也亲自到深圳和香港的仓库看过,并且还派她的代理人与各地仓库的管理人员进行了交涉。
 
24亿元价值的艺术品到底在谁手上?听者肯定是一头雾水,顿时进入了一个罗生门。到目前为止,还不见警方、检察院或者法院的说法,只能让吃瓜群众耐心地等待一些时间。而据说涂郑女士在今年5月份已经向警方报案,检举马跃盗走她的艺术品。
 
但是,看到这24亿元的数字,很多人就会有了一些疑问,当然也有人会心生嫉妒。
 
首先,涂郑女士为什么会这么有钱?她做什么生意能赚到这么多钱?这些钱是否在德国是合法的收入,也就是说,是交过税的“白钱”吗?
 
其次,有报道说,这些艺术品进入中国时,在海关申报的价格仅仅是6万欧元,这远远低于目前爆出来的24亿人民币。
 
据说,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减少海关的关税,并且这些艺术品放到中国的保税仓库里,为了节省交税,要每隔半年进出香港和中国内地一次。如果此次24亿元的价值曝光后,海关会不会追查虚报物品价值的行为?
 
最后,这些艺术品中的大多数据说没有在德国展出过,而首先在中国的艺术馆、美术馆展出了。这又是为什么?
 
德籍华人涂郑女士是军火商?
前不久,微信公众号“荐见美学”推出了荐见的长篇报道《受害人涂郑:“24亿艺术品失踪”事件中的女主角》。在该文中这么一段话:
 
“作为军火商出身的涂郑春菊,可能会有很多灰色收入。在德国财务制度极其严格,钱放银行肯定不妥,艺术品收藏成为她斟酌之后的选项。”一位业内人士猜测,涂郑春菊曾称可以对这些艺术品进行整体销售,“如果艺术品在中国以人民币卖掉,她可能不想让这个钱重新进入德国或者欧洲,资金既然不回流,这样卖掉还可以避税。”
 
据说,涂郑女士很不愿意别人说她是“军火商”,更不愿意在中国大陆出头露面。她很想保持低调,但结果还是不得不出来向警方报案检举马跃,并公开举行了记者会。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涂太太”的名字在台湾岛内几乎是家喻户晓。原因是她被怀疑涉及一起台湾30多年来最大的谋杀悬案——“尹清枫命案”。
 
这个案件说来话长,台湾报道这一命案以及与此相关的“拉法叶舰”军购弊案(1989至1991年)和此后几起军购案的文章,可以说汗牛充栋,也有专著和影视作品出台。
 
尹清枫(1946年2月8日-1993年12月9日)当时的军衔为台湾海军上校。在担任海军总司令部武器系统获得管理室执行长期间,为他人所杀害,1993年12月10日被渔民发现浮尸于台湾省宜兰县东澳车站附近乌岩角外约四至五百公尺处外海。

被人谋杀的尹清枫(右)

尹清枫深深介入了当时台湾海军的一系列军购计划。而军火生意向来与贿赂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黑幕重重。据说“拉法叶舰”军购案中的行贿数目达到5亿美金。这些钱被各方面的人士瓜分了。
 
而且,参与这一军火行贿大案的人,不仅涉及到军方的高级将领,还有政界高官、中间商和黑社会的帮会,先后有6到7人因为此案而神秘死亡。
 
尹清枫被害的原因也有很多说法。人们知道他的被害与佣金回流和国民党高官的收贿有关。
 
但是台湾的军购有很多次,因此尹清枫被害是关系到哪一次的军购佣金都不清楚。
 
有人说他与扫雷舰的佣金有关,有人说是拉法叶舰的佣金,还有人说是拉法叶舰的零附件武器装备佣金。“零附件武装军购”的意思是,因法国的拉法叶舰军购时把零件武装系统全部送给海峡对岸,而台湾方面只拿回6艘空船,所以必须重新设立零附件武装购买的预算。
 
尹清枫就因这一次武购的佣金(挡人财路)被害,此外他与购买来自德国的扫雷舰佣金也有关连。而正是因为在德国购买扫雷舰一事,涂郑春菊女士作为中间人,介入了军火生意。
 
据台湾媒体报道,德国不来梅的吕尔森造船厂(Fr. Lürssen Werft GmbH & Co. KG)代理人涂太太与尹清枫案有密切的关系。为了分得“零附件武装军购”的一杯羹,法国汤姆笙方面聘用ABC三路的中介人。

德国著名军舰制造商吕尔森造船厂(Lürssen)的中文网页

拉法叶舰和附属武装全部经由汤姆笙包办,则佣金交给刘莉莉和汪传浦去分配给各地官员比较顺利。德国吕尔森造船厂知道这一点,所以吕尔森造船厂在售价里加入佣金,而汤姆笙则在德国的售价上又加入佣金(变成双重佣金),售价当然变得很贵。
 
尹清枫发现售价高昂的理由这样荒唐,所以才反对买吕尔森造船厂的系统。因此涂太太透过尹清枫的主管上司郭力恒向尹清枫施压,要得到这笔生意。如今尹清枫已死,郭力恒坐牢15年后出来了,始终不肯说出内情。这个“罗生门”推论无法得到证实。
 
因为尹清枫的反对,德国的吕尔森造船厂中介商郑春菊才来台湾施压。汤姆笙的代表阿贝沙也一起来台向海军施压,后来杀害尹清枫。当中最有力的推论,是尹清枫受到某些人的抹黑,而他认为抹黑的人就是涂郑春菊。
 
涂太太是与死于非命的尹清枫
最后通话的人
媒体报道说,1993年12月9日,也就是尹清枫被害当天,早晨尹清枫到亚都饭店去找涂郑春菊。但是涂郑春菊拒绝与他见面。尹清枫找她不成,就到内湖的豆浆店与郭力恒相会。

涂太太在台湾电视接收采访谈尹清枫案


这一段尹清枫与涂太太见面的叙述,也有不同的报道。研究此案的庄必圣说:“12月9日当天上午八时,尹清枫到达亚都饭店求见,但是涂太太拒绝让他上楼进房间,也拒绝下来与他会面。这对尹清枫有如青天霹雳,他在柜台前面又待了一會,……然後走出飯店”。
 
还有一个另外的说法:12月9日当天,在台湾亚都饭店,涂郑春菊约尹清枫最后一次来谈扫雷舰采购事宜。“因为吕尔森厂和台湾海军的合作,是将拆去部分设备的扫雷艇伪装成渔船,出口给台湾的民间企业,到台后再转作军用。
 
整个流程是暗箱操作,台湾海军的经手人乘机勒索一大笔佣金。作为中间人的涂氏夫妇大感不满,于是在交易结束后密电尹清枫举报。不料尹的电话已被窃听,在赴约途中死于非命。”这是一名权威历史学家透露的。
 
涂郑春菊没有等到尹清枫。一天后,尹清枫的尸体在宜兰外海被发现。涂郑春菊成了最后一位与尹通话的人。
 
报道说,涂太太当天下午就从亚都饭店转到来来饭店。第二天尹清枫的尸体在苏澳被发现。据说是因为有人通报她尹清枫已死,要她立即转住另外一个旅馆使警方找不到。本来涂太太以为不必离开台湾,但是第二天尹清枫的尸体被发现,她就匆匆离开台湾。
 
20世纪80年代末,台湾海军曾编制巨额,向其他国家购买武器,尹清枫是计划的执行人,先后经手了海测舰、扫雷舰、拉法耶舰的选型、编制预算工作。
 
在军中,尹清枫为人耿直,是非分明,是一个有名的“杠子头”,按照台湾军界升任规定,不出半年,尹清枫将会晋升少将军衔。
 
尹清枫在惨遭谋杀前曾说:“我是否挡了人家的财路?”
 
台湾军方基于反潜需要,与德国A&RAbeking & Rasmussen)厂接触,采购扫雷舰。由于德国禁止军备输入台湾,因此扫雷舰的船体及舰上设备必须分开采购。

去年破产停业的德国造船厂ABKENG & RASMUSSEN的网站

四艘在西德不莱梅造船厂——吕尔森造船厂建造的扫雷舰舰,最终以“非军事船只”形式,运到台湾,由西德退伍军人应聘到台湾海军基地,将后续运来的零部件进行组装,正式组合成扫雷舰,并参加军事演习。
 
这引起中国大陆强烈反应,并向西德政府抗议,导致德国检查单位搜查A&R厂,并限制它再继续与台湾合作。这件化整为零,偷龙转凤的采购案,被德国《明镜周刊》大幅连载报道,连其秘密军备采购内幕被完全曝光后,A&R厂不能提供补给服务和日后必须消耗替换的零附件成为台湾方面最头疼的问题。
 
涂郑春菊的出现,解决了尹清枫无法解决的问题。作为曾代表德国吕尔森船厂竞标失利的涂郑春菊,摇身一变,成为了吕尔森厂代表,出面表示有办法以合理的价格整合所有扫雷舰零附件供应商。
 
几经协商,台湾海军与涂郑春菊所代表的吕尔森厂签订了后续零附件基本合约。有人推测,这次的军购生意,涂太太获得了丰厚的佣金。
 
尹清枫死后,本来涂太太应该到台湾接受检调部门的问话。但是她是德国公民,可以拒绝来自台湾的传票,而德国也不能强迫她去台湾作证。
 
马英九上台后,尹清枫案重要关系人涂太太在2001年4月和5月两次进入台湾,在特调小组的安排下,曾与尹清枫生前的部属郭玺对质,她“对天发誓,并以人格保证”绝对没有掌握不利尹清枫的录音带。涂太太说,会找时间回台湾,并再次强调希望尹案早日侦破,而5月1日下午,涂太太就第二度重返国门。
 
涂太太顺利出境,显示检方并未做限制出境的强制处分。这是尹案1993年12月9日发生后,涂太太第一次回台湾。
 
不来梅侨界往事
位于不来梅的吕尔森造船厂(Fr. Lürssen Werft GmbH & Co. KG)和位于Lemwerder的Abeking & Rasmussen造船厂,均为德国著名的军舰生产厂家,以制造快艇著称,当然也建造民用的游艇。
 
此外,吕尔森造船厂还建造大型豪华游轮,其网站上也有中文的网页。而Abeking & Rasmussen造船厂则在2018年1月1日停止了生产,宣告破产。
 
听一些北德地区的老华侨谈到,涂郑春菊女士的先生涂学明先生就在吕尔森工作,负责国际贸易业务。

20121025日,德国贝尔艺术中心在杜塞尔多夫举办“王忠齐画展”时合影。右五为贝尔公司总经理马跃先生(德国《华商报》摄)

上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从中国大陆到德国的华侨华人还不多。在不来梅这里,除了涂家以外,还有一家来自台湾的侨领柳志成和太太柳黄林芝夫妇,也很有势力。
 
涂家与柳家似乎水火不容,相互竞争激烈。1984年4月,柳家联系侨界人士创办了“不来梅中文学校”,但涂家后来也创办了另外一家中文学校,唱对台戏。他们两家也都经营过中餐馆,并且涂家有过一家生意相当红火的餐馆。
 
涂学明先生当时是到德国的留学生,年轻时英俊高大,在这里认识了涂郑春菊女士,成为夫妇。涂先生算是当时学养较高的侨领,出席各种场合总是西装笔挺。
 
而柳志成先生原为国民党军队的军官,也有人说是师级的军官,他的太太黄林芝是当年来自台湾的漂亮留学生,两人也是在德国认识结合的。年龄相差比较大。柳先生在德国乃至欧洲有很多熟人,他已经过世多年了。
 
现在让我们回到24亿欧元的艺术品丢失大案上来。目前这个案件错综复杂,众说纷纭,因此我们的报道也不会很周全。当然,我们很愿意继续跟进报道,毕竟这个案子涉及到德国、中国大陆和台湾的两岸三地的人与事。

 

*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广告插放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欧华商”。

听说转发文章

会给你带来好运

你点的每个赞,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原文

版权归德欧华商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