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站

  1. 欢迎来到 - Tuecn.com

    毫无疑问,我们在为您努力寻找有用的资讯。

    这里查看

  2. 合理放松 呵护双眼

    不要长时间面对屏幕,窗明己净,才能闪亮人生。

    这里查看

  • 1
  • 2
切换到精简模式
德国生活报

【德媒探密】库尔德监狱中ISIS覆灭后的圣战分子们活得好吗?

来源 德国生活报/分类 德国/发布于 2019-12-12 21:31/留言 0
66
0

在叙利亚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曾经是士兵,是战士,为了他们幻想中的国家战斗,但是他们选错了阵营、选错了理想、选错了方式,他们就是ISIS分子,这个几年前中东地区最大的恐怖主义势力,曾经威胁到全世界安全和稳定的恐怖主义集团。在位于叙利亚东部的一座库尔德武装控制的监狱中,关押着超过5000名ISIS圣战分子,牢房拥挤不堪,臭气熏天,人和人紧紧地挤在一起,房间的角落里摆放着承装排泄物的水桶。

他们在牢房中站着、蹲着、躺着,穿着囚服,彼此之间没有任何距离,他们似乎在等待,然而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究竟在等待着什么。

德国媒体深入叙利亚东部腹地,来到了这座叙利亚境内最大的关押ISIS圣战分子的监狱,这座监狱现在由库尔德武装管辖。库尔德武装部队声称这里关押着5000名圣战分子,但是具体准确的数量没有人知道,因为太多的ISIS分子挤在一起,完全无法清点也没有人想要清点他们的准确人数。

这些人被关押在这里的原因是相同的:他们曾经是野蛮、恐怖、灭绝人性的ISIS哈里发国的一份子,都为ISIS参加了无数次的战斗和屠杀。

德国媒体来到这里,现场感受了这座高度戒备的监狱,监狱的准确位置并没有告知记者,因为必须要严格保密,防止ISIS残党的反扑。

在将要带着德国记者进入监狱之前,库尔德人指挥官戴上了面罩,这里所有的监狱工作人员们每天都戴着面罩工作,他们害怕被ISIS分子看到自己的脸,害怕在未来,一旦国际社会最终决定释放这些犯人,他们会遭到严重的报复。

狱卒在和囚犯对话时,坚决不会提到前ISIS领导人,在10月初被美国特种部队击杀的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也不会提到土耳其对库尔德武装的进攻,因为一旦提及这些问题,都可能激起这些前圣战分子的愤怒,引发暴乱。

德国媒体首先采访了这座监狱的典狱长,典狱长介绍称:“我们有来自40个国家的战犯,包括但不限于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利比亚、美国、法国、瑞士还有德国,他们都是在巴格兹战役中被俘的。

巴格兹战役发生在叙利亚与伊拉克边境附近的巴格兹镇,今年春天,库尔德武装力量联合叙利亚政府军以及国际联军对ISIS势力进行最后清缴,整场战役持续了6个月,总共击毙了超过1600名圣战分子,俘虏5300人,收容62000多名IS亲属和追随者,其数量甚至超出了后方隔离营的容纳能力。战役结束后,库尔德人焚烧了ISIS的黑旗,解救了5万多名被ISIS奴役的民众,宣告了ISIS的覆灭。但是在巴格兹战役中,大部分较高级别的ISIS成员都已经逃走,他们在圣战活动中攫取了大量的金钱,积累了足够的人脉,并凭借这些优势逃之夭夭。而最终留下被俘的大部分都是外国人,他们没有当地人脉,没有钱,凭着自己对极端伊斯兰势力的向往从世界各地来到叙利亚,加入ISIS,最终沦为阶下囚。

巴格兹战役结束之后,这些被俘的囚犯们就被关押起来,他们从此和世界隔绝,对于世界上发生的一切都一无所知。他们获准每天在院子里活动一个小时,而后再次被关进拥挤的牢房。

这座监狱里,所有的囚犯都穿着橙黄色的连体囚服,这在所有库尔德武装的监狱中是独一份,这使得这些囚犯都像是面临死刑之前的重刑犯。但是这怪不得别人,此前ISIS兴盛时,所有ISIS监狱内的囚犯也都是穿着这种囚服,当时ISIS表示:“这种囚服是根据美国关塔那摩监狱的囚服设计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ISIS分子们作茧自缚的体现,他们自己为自己设计了最后的囚服。

但是和谋杀或其它严重犯罪不同,这座监狱里的ISIS分子并没有面临死刑的压力,典狱长介绍称:“我们只是把他们当作犯人对待,其它方面没有任何想法。虽然我们很多的狱警都在和ISIS的战争中失去了亲人和朋友,但是我们并没有向他们复仇的打算。

牢房中,毛巾被挂在墙壁上,喝水的塑料杯子堆叠放置,墙边放着用来排泄的水桶,虽然通风系统运作良好,但是由于牢房内太过拥挤,空气并没有好到哪去。

在监狱的医务室里,囚犯们能有更多的空间:他们至少可以保证一个位置躺着。但是这并不代表幸运,医务室里的囚犯们大部分都是垂死之躯,他们中的很多人在战争中受了重伤,随时都有感染的风险,为了预防潜在的传染病可能,每个人都要戴着口罩。

监狱长在介绍思想改造工作时表示:“我们试图通过绘画来改造ISIS分子的思想,让他们不再具有攻击性。”陪同记者参观的狱警说:“我觉得我们改变了他们的一些观念。”记者在一间单人牢房中看到一名囚犯一动不动地坐在灰色床垫上,在他面前放着一个颜料盒和一张色彩鲜艳的画,上面画着鲜花和风景。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个静静地坐在那里、画出平静祥和画作的人,曾经做出过什么令人发指的暴行。

但是,典狱长也表示:“我们现在没有别的办法改造他们的思想,我们严重缺乏人手,而且土耳其对我们发动了进攻,我们还要撤走一些警力去支援部队。

此前,德国外交部长Heiko Maas曾表示,德国联邦政府只愿意接收那些经过法院核实确实是德国国籍的前ISIS成员。这句话在典狱长听来如同一个笑话,他说:“这些人,这些罪犯闯入我们的国家,然后他们自己的国家拒绝为自己的国民承担责任,而是将问题甩给其他国家。

在ISIS如日中天的时候,这些人从全世界飞到叙利亚,加入了那个为整个中东带来了毁灭性灾难、为整个世界带来黑暗与恐怖的组织,当时的他们绝没想到,最终等待他们的,会是一间拥挤狭小的牢房,和身边散发着恶臭的水桶。


我是超酷广告分割线

“关注德国生活报”

扫一扫

转载及广告业务请联系:

info@de-life.de

原文

版权归德国生活报所有,本站仅收录文章。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订阅欧洲小站以获得最新内容。

写留言